2016年7月8日 星期五

仁者心在動

仁者心動的圖片搜尋結果


仁者心在動

        慧能在寶林寺開堂講法九個月後,搶奪衣缽的惡人聞風而來,他就躲到前山裡頭,可是那幫惡徒竟然放火燒山,還好,慧能躲在石頭縫隙才免於災難。接著他來到四會地帶,弘忍曾經告訴他「逢懷則止,遇會則藏」(註:見「悟者自度」一章)(此處可確定頁數再行標註),於是躲藏在獵人的隊伍中,跟著四處狩獵,就這樣經過十五年的歲月。

        慧能為了保護衣缽,隱居在大庾嶺有十五年之久。
        「該是下山弘法的時候了。」慧能自言自語,十五年來他飽經苦難,為的就是要禪宗法門,勿令斷絕,於是他下山來到廣州故城西北近郊的法性寺,這時候法性寺的住持印宗法師正在講解《涅盤經》,寺外有兩位僧人正為昨晚強風吹旗而爭論不休。
        「那是風動。」
        「不對,不對。是旛動。」
        「胡說,明明是風動。」
        「旛動才是。」
        結果兩人為了風動還是旛動吵到正在講經的印宗法師,台下的慧能看到他倆爭辯到面紅耳赤,互不相讓,就對他們說:「不是風動,也不是旛動,是仁者你的心在動。」他的話如雷轟頂,禪堂頓時安靜下來,眾人目光一致地看著這位年輕人。住持印宗法師看他衣衫襤褸、滿臉鬍渣,但是眼神清亮透徹,神情泰然自若,看起來絕非泛泛之輩。

        確實,現在的慧能已不是當年那位蒼白瘦弱的年輕人,經過十五年歲月的淬煉淘洗,慧能的眼神清澈如鏡,神色自若,眼中流露出智慧的光彩。
印宗法師凝神注視問道:「怎麼說是仁者心動?」
慧能說:「如果心不動,怎麼知道是風動?還是旛動?如果知道心動,就不用在意風動還是旛動了。宇宙之間,何其廣闊,只要明心即可見性。」

        慧能語出驚人,印宗法師虛心請教:「請問行者,您是傳說中那位得到五祖弘忍衣缽的人嗎?」慧能十分訝異這個老和尚的眼力,心想既然已經決心弘法,就不再隱遁下去,於是回答說:「不敢當。」話一說完,禪堂又是一片譁然,印宗法師身往後傾,差點從法座上跌落。
        印宗法師要求:「是不是請行者把衣缽拿出來給大家瞧瞧?」於是,慧能就從包袱中捧出那襲已經破爛不堪的袈裟,展示給眾人看。
        印宗問道:「五祖弘忍大師當初傳了什麼法門?」慧能說:「弘忍禪師沒有傳授什麼,只是說了體悟自性之道,也沒提到禪定、解脫。」
        印宗說:「為什麼不提禪定解脫?」
        慧能說:「禪定解脫是二種法門。佛法是不二法門。」
        印宗問道:「為何佛法是不二法門?」
        慧能說:「法師講的《涅盤經》就曾說過佛法是不二法門。……」

        慧能開始闡述佛法不二法門的真義,鏗然有聲,佛理字字真義,就像暮鼓晨鐘敲醒眾人妄念,印宗心中豁然開朗,眉開眼笑,眾僧人聽得心悅誠服。
        印宗歡喜合掌說道:「老衲講經就像石頭,不及妙義,大師闡述的佛經義理就像真金,精純無比。如果看得起老衲,我願意為你剃度,請你主持法性寺。」
        話語落地就彎下腰來,頂禮跪拜。慧能大驚,想要阻止印宗法師,但眾僧人卻跟著向慧能跪拜,慧能無法推辭就上座讓印宗為他剃髮受戒。
        於是,慧能就在法性寺開東山法門,延續禪宗法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