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2日 星期五

第十五回 皈依正信路光明 背道入獄遭懲誡

「皈依一貫道」的圖片搜尋結果

第十五回  皈依正信路光明  背道入獄遭懲誡
南無原鄉無念機    屏棄塵染名無依
瘋相生滅由緣起    僧住清淨應三期    吾乃
南屏瘋僧  天然爾師  欽承
天旨  降至東川  恭進佛軒  禮參
慈娘  問安諸賢  今日到壇  續著金篇  三才辛苦
功居品蓮  還望貫志  助天收煎  天運燃眉
諸子曉然  各立大愿  勇往直前  替師分憂
替母擔肩  道務紛景  諒有感焉  速傳正法
以匡苦顛  白陽佛子  祈盼甚急  書早著成
拯救迷頑  方有指針  循此參研  可整盤蓮  咳咳止
三叉路  自心分  清濁異邦
九九關  受教育  真懺免難
理不明  又頑固  地嶽苦慘
趁此生  勤悟道  真修實參
歷劫因  逢真道  不修最冤
得人身  遇明師  指點玄關
登佛壇  學聖賢  心志要專
改毛病  去惡習  理得心安
日三省  觀照深  本性可全
行十善  三施作  功德圓滿
緣若盡  寸氣斷  魂歸靈山
不畏苦  不執相  乘願再凡    哈哈
世尊證道之後,大轉法輪,雖然佛法浩瀚博大精深,但以八聖(正)道稱為最中肯易學之法,白陽弟子修參道學,亦不可不知此者。八聖道即正見、正思、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與正念、正定。
正見者,佛云:「見無所見是為正見。」又云:「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此正見以白話解釋之,即謂正確地觀照事、人、我、法、相也。凡人每以「我識」、「六根」做為判斷一切事-理的憑準。於是隨相轉念,尤其以自我(私心)為中心之立揚,分隔了大我與真我之合一。於是三毒五蘊因之而生。故六祖云:「不思善、不思惡,即與麼時,那個是明上座本來面目?」惠明言下大悟。此者正見使然也,能正見者,何懼不能見性?
正思者,正念也,正心也。「達摩西來一字無,全憑心地用功夫。」此意在勉人需於正思用功夫也。正思亦可謂正確之思惟。「道心惟微,人心惟危」,故修子必於思想上以道心調人心,以道心克慾心也。所謂「聖人求心不求佛,愚人求佛不求心」,其意即此也。
正語者,正確表達以道德真理為依據之理論。天地無言,唯賴人語。故修子本身應培養對道德真理之認識,尤其擔當承先啟後之神聖任務者,對道義道史上應隨時隨地提示給大眾,此亦維護正法,同助天盤也!
正業者,正確之行為也。凡為修士必有規戒可循,聖人以道設教,匡扶人類行為不至越軌。故而「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進一步應該事事以利他為主,利他即是仁愛精神,由小及大而為博愛、天下為公。是故修士於初修之時循規蹈矩,日久功深,則為所欲為皆不踰矩也。
正命者,正確之靈命、天命、性命、生命、使命、壽命也。上帝為靈命之源,人類皆秉承天命賦性而生,人人均負神聖使命,藉著心身之生命融會理、氣、象於因緣之中。故修子由日常生活之中領悟生命之實相,行使因緣之使命,終究達於天人合一之天命,皈回靈命之源也。
修子切莫因修道而作離群之想,蓋大乘道者乃悟出世心行入世行也。故過正常生活,不怪力亂神,不違俗離常,在衣、食、住、行、育、樂上順天性之自然而行之事也。
正精進者,君子自強不息之意。博學、審問、慎思、明辨、篤行,則腳踏實地,心悟佛意,有過懺侮,有功不彰,一切盡其在我,量力而為,不可勉強而失自然,或偃苗助長,造成身心之傷害也。要知大乘佛子乃是世世願行菩薩道者,於精進中不疾不徐,無為而為,無求無執,如此方是正精進也。
正念者正心,亦是覺心菩提,佛之掃三心、飛四相,儒之格物致知;道之清心寡慾者是也。如是則人慾盡而天理行,習染一除,本性可見也!修子必持平等、至善、慈悲則達正念。
正定者,自性無散亂之意也。此境與戒、慧同體,故修子由戒入手,由慧啟門,皆可達於正定。依信、願、行三者同步而進,自能了然大道奧義,而立金剛定正信,持此信力,即可不受外界變幻不定之現象所動搖,如此辦道如意,修道安穩矣!
八聖道實為修子自觀自照之明燈,若能依此、修此,可獲大益,何樂不為?哈哈。
今夜著書時辰已屆,有勞鎮殿將軍嚴護法壇,悟緣愛徒速速靜心!
悟緣:弟子叩請  師安,前幾回  師尊已率愚徒遍歷「九九紫陽關」,訪錄各關之職司,並親睹歸空修子之種種考證情形,不知今夜  師尊要帶弟子前往何處繼續訪遊?
師尊:今夜吾等奉旨遊記人間修子歸空之情況,再至地獄觀看貶落之修子,接受懲罰與教育之情況!
時間緊迫,悟緣速上蓮台,吾倆出發矣......。
蓮台迅疾引空而去,不久飛至一城市之上空,但見地面萬家燈火,天上繁星點點,幾令人分不出天上人間。突然  蓮臺緩緩下降,在一座巨大建築之前停下,細視之原來是有名的○○醫院......。
悟緣:敢問  師尊,這座現代化建築之醫院燈火通明,為何卻令人感到陰氣森森?
師尊:那是爾之靈覺使然!生、老、病、死乃人生必經歷之程序,而醫院正是眾生「病」、「死」蒼萃之地,是故陰氣充塞,令人不自在也!吾倆速進內參觀當更明瞭。
悟緣:弟子遵命!
嗯!陰氣愈來愈盛,令人寒毛直豎!
師尊:悟緣正心平氣,勿受其氣干擾也!
悟緣:是......。
果然恢復原狀,驟然不覺陰氣矣!
眼前有許多鬼魂來去,又見黑、白無常立於病房門口,亦有福神等侯在走廊上,似乎是各辦各事,互不相干。
師尊:所見鬼魂皆因與病人有「業力」之冤欠,索命而來者。黑、白無常則係奉冥王之命,等侯拘提亡靈前去報到。福神則來迎善魂往生天界者也。
悟緣:弟子啟問  師尊,菩提自性本自清淨,不生不滅,為何這些鬼魂尚要在此苦苦索命?
師尊:問得好!在世若為「執著人」,死後定做「執著鬼」,這些鬼魂皆因認假為真,執著肉體之假相為真,殊不知所奪走者是一假體,「真我」(自性)如如不動絲毫不受影響。
悟緣:照這麼說,壞人可以做盡壞事,亦不會受到報應了?
師尊:非也,此問是頑空之誤見,自性雖是如如不動,但身、心、口之業力,仍在因果之中,連佛都還落於因果之中,何況是壞人?既是壞人又做壞事,其心未明、性未現可知矣!
再說,一個明心見性之人,言行合道,心與天合,怎麼會去做壞事呢?
悟緣:感謝  師尊解此疑惑......。
二人且談且行,已來至一病房門口,病床上一清瘦老者,神態安祥,似乎已入瀰留狀態。周圍五、六位兒女圍繞,瞼上充滿焦急與悲傷,一位醫師與二位護士,正在做最後之施救,然而人力已無法回天,老者溘然而逝矣......。
師尊:悟緣!注意看!
悟緣:啊!老者玄關與下丹田之間那條放金色毫光之「靈帶」突然斷了,毫光之中隱隱一縷白光,若非細心實在不易看出,漸漸白光越聚越大,逐漸幻化成一人形,形狀與剛過世之老者相仿彿!但似乎胖了一點,而且也年輕了許多,臉上充滿歡喜之表情,敢問  師尊,這是什麼緣故?
師尊:這位老者乃是人間有修之士,早年得明師一指,即專心學道,不斷傳道度眾,行功立德,如今大限已至,因此靈覺凝於玄關正門之處,恢復自如本性與本來面目,故肉體雖死卻是靈性之「復活」,當然是可喜可賀,此理明否......。
此時耳際忽聞仙樂飄飄,室內檀香陣陣,一位天神自天冉冉而降,先與  師尊作禮,再與老者亡靈為禮。老者之靈一一環視遺眷,見遺眷個個傷痛欲絕,不禁搖頭嘆息。然後老者之靈對著遺體鄭重地拜了三拜,起身隨天神而去,仙樂與香味越去越遠......。
悟緣:剛才這一幕真奇怪!老者之霽既慶喜獲「重生」,為何還眷戀遺體,而下拜告別?
師尊:悟緣此言差矣!此老者之靈對遺體下拜,並非眷戀之意,乃是其在世「借假修真」,現在立刻要告別人世,因此對其肉體之一種感謝表現也。
現在咱們換個地方觀看,速上蓮台!起......。
到了!可下蓮台矣!
悟緣:這是什麼地方?好像是鄉下嘛!
前面一棟樓房,有許多人聚在那兒,像是有什麼事情發生。啊!樓上還有佛堂呢?
師尊:這裡是台灣南部的一處鄉下佛堂,今天早上這位堂主歸空了,現在遺體正停放在廳堂之上,悟緣,爾可隨  師進去看看。
悟緣:是!廳堂之上一位孝男正揭開覆蓋在死者身上的白布,原來是一位坤道堂主,雖然已經逝去,但是臉色栩栩如生,神態安祥,恍若睡著了一般,令人望之不覺畏怖。
現在又來了幾位遺屬,開始為死者更換壽衣,經過這麼久的時間,屍體竟然如生前一般,並不僵硬。一會兒功夫便已更換整齊。
懇請  師尊開示,許多道親歸空之後,仍然身體柔軟,究竟是何原因?
師尊:此種現象乃是死者具有濃厚之宗教意識,白陽弟子每日虔心燒香禮佛,經常聽聞講師講經說法,日久自然對大道體悟愈深,因此大多數具有信心、真心、誠心、迴向心,雖臨命終之時,心中不起畏怖而有歸依之感,加上  祖師願力之加被,因此得以柔軟也。
悟緣:此種情形是否為白陽法門所獨俱?
師尊:非也!其他教門之修士,亦時見上述之情形,其道理亦是相通也。
悟緣:那麼這位已歸空之坤道堂主,定是一位抱道奉行,深解白陽法義之修子,故才有此現象?
師尊:不錯!其靈現已被引至「得道亡魂稽查室」,若無惡過,則將逐一經過「九九紫陽關」各關口之考證,然後往「天佛院」安位也。
現在吾倆再換個地方繼續參觀。悟緣速上蓮台!起......。快到了!蓮台亭在空中,悟緣可睜眼看看!
悟緣:看此景緻好像又來到大都市,下面一條寬大馬路,雖在夜裡仍然車水馬龍,馬路一側十字路口之一角,有一座規模宏大壯麗之廟宇,廟裡燈火輝煌不少香客正在燒香禱告,香煙嬝嬝十分鼎盛,原來正是聞名的○○宮。
鄰近廟宇亦是一片建築,綠瓦屋頂老式建築,稀稀落落幾個人在走動,空地上擺著許多花圈,亦有靈車,氣氛顯得十分凄清,竟是一家大規的殯儀館。
從殯儀館順著馬路下去,是一座佔地廣闊的人工花園,名為○星花園,花圃修飾得非常整齊美觀,園內百花盛開,五彩繽紛,不少遊人悠遊其間,也有兒童在此嬉戲,個個都顯得快樂自在,真是人間樂園也。
師尊:悟緣,爾看到什麼嗎?
悟緣:弟子看到一座大廟宇,一家殯儀館與一座大花園連成一排!
師尊:用心「看」,不可只用眼睛看!
悟緣:  師尊如此交代,定有深深用意!.........。
哈!弟子會意了!
師尊:說說看!
悟緣:此係天、地、人三曹清會對案之顯象。廟宇供奉的仙佛代表「天」;殯儀館之亡者入土為安代表「地」;花園裡之遊人充滿歡樂代表「人」,弟子愚見,不知對否?
師尊:哈哈!孺子悟力不差!
悟緣:太好了!照這麼說在第四回遊記中,弟子與  師尊參訪「收圓籌備處」時,蒙  天官開示之收圓勝境,終將有實現之一天。到時候苦海化成蓮花佛國,東土改成淨土西天,大同世界,風調雨順,物阜民豐,國泰民安!
師尊:悟緣!先別高興得太早。蓮花佛國、大同世界之創造,非是一部份之人力可成,而是要靠一切眾生之力共同創建。眾生者,造業之眾,因果所生,若是眾生皆造善業,而生善果,成為一股共善之業,則有助於大同佛國之早日到臨。世上各教、各門及我白陽弟子所共同努力之目的,即是在此,  吾深望世上修子能善悟此義,發大願心,而共助天盤也!
悟緣!時間己然無多,快上蓮台隨  吾往地府遊訪!
悟緣:弟子已站穩了!
師尊:蓮臺起......。
蓮臺再度破空而去,轉瞬溶入於蒼穹之中,不知飛越幾千萬里,最後來至一處高山之前,速度漸漸減緩,慢慢下降......。
悟緣:咦!這裡不就是「心頭山」嗎?記得弟子第一次與  師尊靈遊時即來過此地。
師尊:正是,吾倆現在就由山邊之「地獄洞」進去,可達地府也......。
蓮臺繼續飛走,穿洞而入,只覺四面黝暗,伸手不見五指,身旁陰風陣陣,突然眼前一點紅光,漸近漸大,終於飛至,原來是一座殿府,殿前匆匆走出兩排吏員,遙望來路。悟緣與  師尊來至殿前下蓮臺......。
悟緣:敢問  師尊!這裡是何處?
師尊:這裡已是地府之「東獄殿」,乃  東獄大帝所轄,  大帝已率吏員出迎,悟緣隨  吾拜見,不可失儀!
大帝:  古佛聖駕與令高徒悟緣光臨,有失遠迎,恕罪!恕罪!
師尊:  大帝快勿如此說,今夜吾奉旨攜劣徒悟緣冒擾,還盼多多賜教是幸!
悟緣:弟子叩見  大帝聖安!
大帝:快快請起,請隨吾進殿敘話......。
言畢,  大帝前導,  師尊與悟緣隨後進殿,殿闕建築亦頗莊嚴壯麗,祇是氣氛要比前幾回所遊諸關口凝重,未幾已入殿堂,賓主坐定,  帝命司禮吏員奉茗畢......。
師尊:悟緣!今夜  為師何以帶爾至此參訪,知之否?
悟緣:請恕弟子愚魯,方才弟子還以為  師尊欲帶弟子去拜訪十殿閻君哩!
大帝:世人對於地獄十殿之情況較為熟悉,而本殿位在十殿地獄之東,與西方極樂世界遙遙相對,人跡罕至,難怪悟緣會做如是之想,若有所疑儘可提出不用客氣!
悟緣:弟子記得東嶽就是泰山,為何「東獄殿」竟會設在地獄。
大帝:  吾帝雖名東獄大帝,實際權責係掌管地獄之靈,是以有本殿之設。
師尊:今夜吾倆師徒奉旨訪遊  貴殿所轄之「僧儒道獄」與「得道懲誠獄」,望  大帝稍加說明職司,以便隨後訪遊也!
大帝:「僧儒道獄」專以懲治雖在世皈依寺觀善堂,但無法通過「九九紫陽關」考證,而貶落之亡靈。
「得道懲誡獄」係特為白陽法門「得道」之原靈而設,獄內之原靈亦是由「九九紫陽關」貶落者。
此二獄之性質,與其他地獄稍有不同,均係針對身入道門之亡靈而設。至於本殿轄下之「聚善所」與「修神所」等,非在參訪之列,於此不再多述。
師尊:時間不很充裕,是否就請  大帝允許參觀訪問二獄?
大帝:獄官已來殿等侯多時,  貴師徒可隨之前去。
獄官:請  古佛與悟緣修士隨下官前往......。
三人步出殿右行,翻過一處小山坡,視線頓時開闊,「僧儒道獄」已然在望......。
悟緣:前面見牛、馬二將軍押一批罪魂將要入城,罪魂個個腳鐮手銬面帶憂戚,有數位罪魂狀似不願進城,而遭惡面鬼卒以鞭毒打,鞭加雨下,罪魂哀號呼天搶地,最後還是入城去了!
獄官:守城官已在城門侯駕,請二位隨吾入內參觀!
城官:恭迎  天然古佛與悟緣修士!請進!
師尊:不用多禮......。
三人來至獄內,哀聲震耳欲聾,正是罪魂在此受刑之慘號聲......。
悟緣:請  獄官提調幾位亡靈接受訪問!
言罷獄吏已押來一僧一道二位亡靈......
獄官:聽著!這兩位是  天然古佛與人間修士悟緣,奉旨著書來此遊訪,以充金篇資料,爾等快將在此受刑因由訴出,不得隱瞞!
僧魂:苦也!請  古佛慈悲救我一救!
師尊:自作自受,吾亦愛莫能助,不若將在世犯過實情,趁此機緣照實吐露,或可稍抵罪愆也。
僧魂:是!是!吾在世為一寺廟之主持,寺廟香火鼎盛信徒極眾,經常有人送來許多善書經典供香客取閱,尤其鸞書之類特別多,在吾認為除了佛法之外,其餘皆為邪魔外道,鸞書更是邪魔之物,閱之會引人入迷,因此除了佛教書刊之外,其他書籍一律引火焚燬,此生在吾手中焚燬之書不計其數,吾始終認為是在維護正法而沾沾自喜。
歸空之後,魂雖至「儒道釋亡魂稽查室」,但隨即被貶落地獄,  大帝因吾蓄意焚燬代天宣化之善書經典,罪大惡極,雖有功德亦不足抵過,發落來此受刑,每日毒火焚身,皮焦肉裂,痛苦難當也。
獄官:萬法本來平等,爾之行為破壞法力莫此為甚,希望爾好自反省體悟,以待日後刑滿出獄也。
悟緣:這位道士請了!是否亦將在生所犯之過訴說,以供登載遊書,勸化世人?
道魂:唉!唉!吾在陽世身入道門,然而並未專心修道,只是假道之名安身而已,是以道經不參,妄造是非,劃符作奸,假法術流為人消災解厄,誆騙銀財!甚者藉法術敗壞婦道人家名節,犯下滔天大罪。
過世之後,亦是魂經「儒道釋亡魂稽查室」查證所犯罪行,該當貶落地獄,  大帝以吾善德不立,罪行累累,辜負身入道門之大好修道契緣,知法犯法罪加一等,判吾入此獄中刑罰。兇厲鬼差冷面無情,每日執長叉猛刑吾軀,利叉插穿五臟六腑,痛得死去活來,天眼昭彰,吾今真是悔不當初,懇求  古佛在上救拔!救拔!
師尊:仰箭射空,力盡還墜,果報業力替代不得,爾還是安份在此受刑吧!
言罷,獄卒押下二魂......。
悟緣:再勞  獄官帶路,吾等欲再至「得道懲誡獄」一訪。
獄官:請隨吾來......。
三人出城而去,行經一段曲折小徑,過一小坡,「得道懲誡獄」赫然在望,城官已候在道旁......。
城官:歡迎  古佛與悟緣駕臨本獄!
師尊:吾等時間不多,請速提調幾位貶落之亡靈前來接受採訪。
城官:是!請稍候。
言畢,命獄吏前往提調,不久見獄吏押三位亡靈迤邐前來,個個衣衫襤褸,形容憔悴......。
獄官:眾靈聽著!爾師  天然古佛今率悟緣前來採訪,個個將所犯罪惡據實報告,如有虛言,加重罪罰!現在還不快快拜見!
眾魂:罪靈叩見  師尊與悟緣!
師尊:起來吧!在世不知修,今日淪落至此,唉!咎由自取也!
獄官:現在個別開始報告吧!
靈甲:吾在世得聞白陽大道,認真參研真理,並不時參加各種道理班,日後亦自設佛壇,度化不少佛子為善向道。因吾之努力學習,道理漸明,以後便在佛堂自己開班傳道,殊不知吾之道學程度,僅止於「頑空」階段,因此所傳之道理皆為似是而非之歪理,比如吾常講說:抽煙、喝酒、賭博等惡行,絲毫影響不到自性,因為自性原來不受,所以無罪可言,萬法由心生,亦由心滅,所以如果做了壞事,心不認為是壞事就行了......等等。
因吾之以訛傳訛,自誤誤人,不但無功反有大過,而且吾不肯接受大善知識之勸導指正,一錯再錯,造成今天之大惡果,懇祈  師尊救苦救難,徒今知罪了!
師尊:再大的罪罰,自性原來不受,怕什麼?好好在此安份受刑吧!
獄官:第二位罪靈開始報告吧!
靈乙:唉!吾在陽世曾拜求白陽大道,當時不知「得道」之珍貴,拜求之後就未再進一步深入探求真理,雖引保師常勸吾要進道,但吾只當是耳邊風,並不放在心上,因此對道義一竅不通,更甭提到修持。
只因吾在陽世作惡多端,吃、喝、嫖、賭無所不能,歸空之後在三叉路口之「得道亡魂稽查室」即被貶落地獄,每日接受陰差酷刑拷打,遍體鱗傷,真是悽慘,以上是吾之報告。
獄官:好!第三位輪到爾報告了!
靈丙:吾在世為一點傳師,平素開荒辦道認真,領導不少後學。只因吾不知道本平凡貫於日常生活之中,學道多年毫無感應,逐漸失去信心,而一心追求玄異神通,四處訪道,只因吾之迷而不覺,逐陷入「三六七二」假祖師之魔圈。最不該者,吾所領導之後學,大部份都隨吾一起走入邪道,誤人生死者,莫此為甚,吾實在罪該萬死!唉!唉!嗚.........。
悟緣:唉!一人墜落,千百萬人之生死大事盡誤!可嘆!可嘆!
師尊:今夜時辰已屆,吾率悟緣先行告退,煩請  獄官代吾倆向  大帝轉致感謝之意!
悟緣:拜別  獄官!多謝今夜之協助,使遊記增添無數寶貴資料。
師尊:悟緣上蓮台!起......。
佛壇已到,悟緣靈體還原!
有勞鎮殿將軍護法!
吾回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