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4日 星期一

蜘蛛之絲--自私害自己

蜘蛛之絲的圖片搜尋結果

一天,佛世尊獨自在极樂淨土的寶蓮池畔閒步。池中蓮花盛開,朵朵都晶白如玉。花心之中金蕊送香,其香胜妙殊絕,普薰十方。极樂世界大約時當清晨。    俄頃,世尊佇立池畔,從覆蓋水面的蓮葉間,偶見池下的情景。极樂蓮池之下,正是十八地獄的最底層。透過澄清晶瑩的池水,宛如戴上透視鏡一般,把三惡道上之冥河与刀山劍樹的諸般景象,盡收眼底。    這時,一名叫犍陀多的男子,同其他罪人在地獄底層掙扎的情景,映入世尊的慧眼。世尊記得,這犍陀多雖是個殺人放火、無惡不作的大盜,倒也有過一項善舉。話說大盜犍陀多有一回走在密林中,見到路旁爬行一只小蜘蛛,抬起腳來,便要將蜘蛛踩死。忽轉念一想:“不可,不可,蜘蛛雖小,到底也是一條性命。隨便害死,無論如何,總怪可怜的。”犍陀多終究沒踩下去,放了蜘蛛一條生路。    世尊看著地獄中的景象,想起犍陀多放蜘蛛生路這件善舉。雖然微末如斯,世尊亦擬施以善報,盡量把他救出地獄。側頭一望,說來也巧,淨土里有只蜘蛛,正在翠綠的蓮葉上,攀牽美麗的銀絲。世尊輕輕取來一縷蛛絲,從瑩洁如玉的白蓮間,徑直垂向香渺幽邃的地獄底層。    這邊廂犍陀多正和其他罪人,在地獄底層的血池里載沉載浮。不論朝哪儿望去,處處都是黑魆魆暗幽幽的,偶爾影影綽綽,暗中懸浮著什么,原來是陰森可怕的刀山劍樹,讓人看了膽戰心惊。尤其是四周一片死寂,如在墓中。間或听到的,也僅是罪人懨懨的歎息聲。凡落到這一步的人,都已受盡地獄的折磨,衰憊不堪,恐怕連哭出聲的气力都沒有了。所以,恁是大盜犍陀多,也像只瀕死的青蛙,在血池里,惟有一面咽著血水,一面苦苦掙扎而已。    偶然間,犍陀多無心一抬頭,向血池上空望去,在闃然無聲的黑暗中,但見一縷銀色的蛛絲,正從天而降。仿佛怕人看到似的,細細一線,微光閃爍,恰在自己頭上筆直垂落下來。犍陀多一見,喜不自胜,拍手稱快。倘抓住蜘蛛絲,攀援而上,准保能脫离苦海。不特此也,僥幸的話,興許還能爬進极樂世界哩。如此,再不會驅之上刀山,也庶免沉淪血池之苦了。    這樣一想,犍陀多赶緊伸出雙手,死死攥住蛛絲,一把一把,拼命往上攀去。原本是大盜,手并足抵,區區小事一樁而已。    可是,地獄与淨土之間,何止千万里!不論犍陀多怎樣心焦气躁,要想爬出地獄,真談何容易。爬了一程,終于筋疲力盡,哪怕伸手往上再升一級,也難以為役了。一籌莫展之下,只好住手,先歇會儿喘口气,便吊在蛛絲上,懸在半空中,一面放眼向下望去。    方才是不顧死活往上攀,總算沒白費力气,片刻前自己還沉淪在內的血池,不知何時,竟已隱沒在黑暗的地底。那寒光閃閃,令人毛骨悚然的刀山劍樹,也已在自己腳下。如果一直這樣往上爬,要逃出地獄,也許并非難事。犍陀多將兩手繞在蛛絲上,開怀大笑起來:“這下好啦!我得救啦!”那吼聲,自打落進地獄以來多年不曾得聞的。可是,基地留神一看,蛛絲的下端,有數不清的罪人,簡直像一行螞蟻,跟在自己后面,正一意在攀登上來。見此情景,犍陀多又惊又怕,有好一忽儿傻不愣登張著嘴,眨巴著眼睛。這樣細細一根蜘蛛絲,負擔自家一人尚且發發可危,那么多人的重量,怎禁受得住?万一半中間斷掉,就連好家伙我,千辛万苦才爬到這里,豈不也要一頭朝下,重新掉進地獄里去么?那一來,可乖乖不得了!這工夫,成百上千的罪人蠢蠢欲動,從黑洞洞的血池底下爬將上來,一字儿沿著發出一縷細光的蜘蛛絲,不暇少停,拼命向上爬。不趁早想辦法,蛛絲就會一斷二截,自己勢必又該掉進地獄去了。    于是,犍陀多暴喝一聲:“嘿,你們這幫罪人,這根蛛絲可是咱家我的!誰讓你們爬上來的?快滾下去!滾下去!”    說時遲,那時快,方才還好端端的蜘蛛絲,竟噗哧一聲,從吊著犍陀多的地方突然斷裂。這回有他好受的了。霎時間,犍陀多像個陀螺,滴溜溜翻滾著,唆地一頭栽進黑暗的深淵。    此時,惟有極樂淨土的蜘蛛絲,依然細細的,閃著一縷銀光,半短不長的,飄垂在沒有星月的半空中。    
    佛世尊佇立在寶蓮池畔,始終凝視著事情的經過。當犍陀多倏忽之間便石頭般沉入血池之底,世尊面露悲憫之色,又重新踱起步來。犍陀多只顧自己脫离苦海,毫無慈悲心腸,于是受到應得的報應,又落進原先的地獄。在世尊眼里,想必那作為是過于卑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