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1日 星期四

第八回 清陽殿口嚴審查 十條大愿是天梯

「十條大愿是天梯」的圖片搜尋結果

第八回  清陽殿口嚴審查  十條大愿是天梯
天行日月運乾坤    然照昔今養群倫
古道今宣繼道統    佛駕慈航救迷沉  吾乃
天然古佛  萬國教主  欽奉
母旨  來降佛壇  參叩
天母  會見徒賢  今日來壇  遊記金篇  藉機點玄
末法人根  受業受煎  智慧被覆  真假難辨
諸般神通  誘引倒顛  道盤起浪  誰能代天
掃此妖偏  望徒宣傳  以匡原蓮    咳咳止
大道玄玄一氣判    兩儀四相連
乾坤奠定三陽泰    人物畜生焉
性性存存無為兮    行道平自然
人稟天地五氣秀    獨尊萬靈先
靈貴智慧能修道    秀尊悟中玄
念茲在茲茲在道    三品朝祖蓮
佛光照澈靈山塔    中庸二六綿
修心養性日三省    萬緣切勿纏
禪機造化真如覺    默神凝道玄
玄中有真無聲臭    慧光照三千
逍遙自在天外客    道載萬八仙
至道何人曉得悟    先天一點玄
點開靈山通天竅    永別六道煎
淨土法門今開泰    普度三曹賢
趁時運兮莫錯過    求師尋天然
花花世界非樂土    在世勿流連
十中九非顛顛倒    名韁利鎖牽
譸張為幻是非作    坎隙三途陷
釀惡孽障總由己    墮坑萬丈淵
生為人身修道貴    藉假練真仙
運至斯時天開泰    一失萬劫難
人道天道行同軌    娑婆化蓮天
平收萬教同歸理    大同開泰年
唯願眾生信心定    西方安樂然    哈哈止
夫五教聖人,代代祖師,婆心度世,苦口化人,意欲使人人同歸覺路,令皆共出迷津。蓋人如不能知心,即不知「道」。故修道者,必自煉心始也。然煉於未發難知,煉於既發易為。如遊心、妄心、諸雜念心,皆既發之心也。而欲使之寂然不動,殆必守其心,定其心,收其心。
夫守心之訣,在守其未動時。定心之訣,在定其心動時。收心之訣,在收其已動時。收之不易,先要察其機而隨起隨收,收之愈疾,守之愈堅,定之愈固,此乃修心之妙訣也。要者,使此心動靜合道。
蓋心者,即先天一氣之真陽結成。故心屬火,但非純陽無陰也,陽中自有真陰。心字之形相有三點覆下,下有偃月載上。可見陽非陰不長,陰非陽不生,真陰從真陽,故以心名。所以動一毫妄念,心內就短少一分真氣,一事入心,便添一種魔障。
修心之道,儒曰正心,佛云明心,道名煉心。心皆一心,法皆一法,無有別也。修持或各有小異,證果則無不同歸。而聖仙神佛即是此「心」圓滿至善之別稱也,從心起修,則一真一切真,一證一切證矣!
天命從天性之光輝而來,大道亦是率性而行,修子各俱良知良能,雖然累世習性隨身而在,但人人良知猶然絲毫不減。修心養性,就是在訓練良心能不被習性所蔽,而由迷返覺,由覺而行,由行而證,證者無他,一切皆合於天良而已矣!
悟緣靜心,今夜遊書時辰已到,仙鶴也恭候壇外,吾倆出遊吧!
悟緣:此仙鶴怎麼這麼通靈性,準時來到佛壇以資遊力。
師尊:一念動三千  有靈皆應田
寸土常寂靜  隨緣共轉天
仙鶴乃有修之靈物,故亦能洞澈天意,何況有道之靈,皆會以能助道為榮,是故時辰一到,此仙鶴自然應命而來!
人們應該向其學習任勞任怨,常保白潔之道心.........。
說畢,  師尊帶悟緣輕跨仙鶴飛騰向天!不覺之間,已越「紫陽關」口,又踰「神陽殿」。俯瞰西南杳遠之間,見有宮殿,高聳盤鬱,頂蓋琉璃瓦,十分華麗,銀灼堂煌。殿閣樓觀之旁,亦有幾棟高屋朱樓,約數十間,出入之眾許多,瞭東望西,綠野蒼蒼。距此不遠,亦有數棟茅屋,燈光閃爍,屋頂顯出幾道烏氣,鬱鬱冒冒,愁氛煞人。方顧之間,東方一路見有一簇人群,個個俱高冠整肅,前後乾坤分班,仙吏導引直向前面鬲屋,魚貫而入。頃刻之間,後又來了一簇人馬,亦復如是,向前面之屋而入。
悟緣:敢問  師尊,彼是何所?
師尊:彼方「清陽殿」之所轄,原人考證之所也!今宵  吾師徒奉旨所觀訪者,即是此地。爾欲明其詳,吾倆可下仙鶴,漫談徐行觀覽,當可瞭然......。
言罷,  師尊右手一拍鶴背,慢慢降於路旁,師徒二人,攜手向前路衢而行。
悟緣:方才坐在鶴背,所睹巨殿,焯焯光煥著,是否就是「清陽殿」?
師尊:正是「清陽殿」之樓觀也,乃  天炳祖師所蒞,殿闕嚴肅,專司考證原人,遵師之規也。
彼樓觀之近旁巨屋,左則「清陽原人自新所」,右則「清陽原人休憩所」。如僻遠樓觀曠野之地,獨建茅屋幾十間者,乃「清陽懲戒所」也。今末世善惡混淆,處處雖有善人,而能替天行道濟世覺迷者稀也,嗟哉?一人之善,難塞百人之咻,如是之故,雖皈依寺觀、善堂或「得道」之人,亦多被群慝所涅,始敬終背,初勤末怠,故濟濟修道之士,終至於此三關,考校其咎,則十中有九名列黑籍,非過則罪,貶入彼茅屋懲罰所,照罪行刑也,如是之故慝惡之人,烏氣沖頂,見乎其上,見乎其左右也,如所見東南路上,簇簇群眾,男女擁擠而不紊,直向「清陽休息所」而入者,皆由「神陽殿」盤查無訛,考證已畢之原人,三關執事吏員,導自「神陽殿」口,而至「清陽殿」考證也。此殿乃紫陽關,考校道脈天命明師,主要之殿口,故在此受考校之原人甚雜,有者遐自地府修善所,超拔晉昇,赴淨土之亡魂,有者邇自善界天,提荐晉昇之神祗,有者導自「神陽殿」,領來之元靈等等,總之三界元靈,神祇人鬼,前赴淨土洞天,皆須經此殿,考校對籍,凡在此之元靈,先在「清陽休憩所」報名,安息于室,候「清陽殿」傳遞吏員,對籍盤問,一一照規問道,傳呼入殿考校,如是嚴肅規律,毫不紊亂。
悟緣:天地造化之奧妙,實是令人嘆為觀止,上蒼對於任何靈性,皆有最公正最正確之安排,看來世人是不可稍存一絲僥倖之念頭了!
咦!這「清陽殿」,亦是「紫陽關」之一個殿口,怎麼從我們來訪至今,都還沒見到與台中重生堂奉旨著作「九陽關遊記」一樣之情形呢?
師尊:悟緣爾糊塗矣,「九陽關遊記」非遍遊「紫陽關」,「和陽關」,「九陽關」之遊書。其書明明為「九陽關遊記」,只拜訪「九陽關」內之原各附設機構,而吾倆現在所遊之地方是「紫陽關」之「清陽殿」,怎麼會有與「九陽關遊記」所述相同之景緻呢?
悟緣:是也!愚徒一時糊塗了,竟把「九九紫陽關」與「九陽關」弄混了!
師尊:非也,悟緣乃因先閱讀過「九陽關遊記」一書,故心有影礙,世人常會不知不覺犯此毛病!
悟緣:  老師教訓的是,先人為主之執著,確實是人心之通病,以後徒兒會謹記師訓.........。
二人且說且行,不覺之間,路行半途,忽聞鼓聲三響,望之前面殿內,走出五六吏員,至  古佛尊前,稽首拜禮!
仙吏:小吏奉  祖師之命,前來歡迎  古佛貴師徒。
師尊:善哉!承蒙  祖師雅意,敢煩  仙吏先導。
悟緣:下生拜見仙吏.........。
於是數人齊向「清陽殿」而行,步不數武,已至殿前,瞧瞧左右,莊嚴殿闕焯煥,儼若「三官寶殿」,門楣懸上一橫匾,書曰:
「清陽殿」三大字,殿闈高聳,兀立巨大石柱,柱上刻書一對長聯。書曰:
天高地遠世間貴在三期明路得
運合道真人事重於一點良心在
殿前清幽,兩緣石壁,有許多詞賦,正楷草隸俱有,恍若陽間之寺院巨觀。悟緣乞請,獲准恭讀。石壁文曰:
世事難料  霜露易消  功過大小  明鑒昭昭
絲毫毀滅  顯在一朝  勿求多福  戒之險搞
人生在世  宛如海潮  一溢一滅  乍潤乍礁
靈亦如是  時轉時輪  或廢或凋  吉凶禍福
自作自召  因果簿上  件件分明  絕也雖逃
悟緣  將詞賦朗誦甫畢,忽見一位  仙吏,身著八卦道衣,步出殿外,和顏悅色。
仙吏:  古佛與悟緣一路辛苦,  祖師在內院有請,歡迎入院稍息。
師尊:偏勞  仙吏帶路,悟緣速整衣冠.........。
於是  仙吏領先,悟緣隨  古佛之後,一齊入殿。闊綽殿皇,莊嚴華麗,執事吏員頗多,見  古佛入殿,眾皆相揖,忻忻如也。仰之正面,高懸一金匾,書曰:
「大哉遵則」四大字,金光四射,顧在壁緣,懸上許多幅詩訶,草楷活筆,略誦一二。文曰:
慈悲救苦三曹渡    正理無私濟世顛
純氣流通萬脈轉    果尊位在生華蓮
另又一幅  書曰:
慈悲愛載  渡化大同  正理宇宙  靜心圓通
萬方濟世  廣被不藏  永不滅兮  金蓮真宗
師尊:悟緣!莫可在彼流覽,  祖師在內院,等著我們,速進內院拜謁。
言畢一同連進三重門,即至內院,忽見    祖師已親自出迎,慈容懌懌,與  古佛彼此敘禮,並請一同上座。
祖師:命司禮員,設筵瓊漿珍果待客!
師尊:  祖師雅意,飽德難忘!今宵吾師徒奉旨前來貴殿  相擾,伏望  祖師垂訓誨言,將貴殿之所司,及關署之情況公開刊載金篇,為濟世之資也。
祖師:  古佛客謙矣,爾吾各有所司,所為皆是普度三曹,收圓九六。況  古佛較吾多於奔勞之苦。吾看  古佛就在此敘敘,  吾派一吏員導引真君,引悟緣至各處觀覽可也。及其觀覽回院時刻,若有所疑,吾再為其解惑,不知  古佛聖意為何?
師尊:多謝  祖師美意!悟緣一路切記禮規不可稍疏,知否?
於是  真君奉  祖師之命,帶悟緣步出內院,二人行至「考校殿」,只見殿內,原人滿門,各受問號考證,執事  天官滿坐几案,一一忙碌對簿稽查。
真君:悟緣可以在此小坐,參觀旁聽可也.........。
悟緣隨眼而望,正殿中几案前,有一位婦人,垂頭愁色,只見  執事天官,查閱修道功過籍,怒髮衝冠,拍案大喝一聲,指婦人......
天官:妳在陽世,處處違背佛規禮節,竟敢忤逆天命,謗師誹道,可惡可惡!妳猶敢籌謀陷賢,奪果爭位是何道理?在世虛名懸善,屢屢毀謗善堂之譽,可知罪該何當?
婦魂:.........。(婦人被  天官審問,期期艾艾,難以啟口,雙膝跪地,淚涔涔,懇求  天官宥罪。)
天官:(怒目),在世不善,至此何求,即時令天龍八部,提押罪婦至刑罰之所,照律懲辦。
天官審畢,只見二位魁梧貌威披甲佩劍凜凜威風之護法金剛,聞命,推出犯婦,押往前面懲戒茅屋而去。
悟緣:戚哉!嚴哉!修道之人,違規背道,必難過此殿之考證也......。
轉顧旁右案几前,有一位老翁,壽晉若耄,廣宅恰然,目光若電。此人信必在世乃守規遵道,善行之士也。執事天官翻閱修道簿冊,慈容和藹而考校,問師保引等等,老翁對答如流......
天官:恭禧!恭禧!有智慧之人,在世能藉假修真,行善立德,功載非凡。靈官!請導引此老翁入「休憩室」,安息片刻,再迓晉「碧陽殿」考證!
悟緣:善哉,在世守規遵道,行善之人,壽終至此,可謂榮幸之至也!
又轉目視左几案,  天官指某壯夫......。
天官:爾在陽世,膽大包天,竟敢凌辱天命,欺藐前賢,與同修交,罔顧信實,讒言傾眾,爾之道心何存?察爾今生修道之功過錄,此罪該當墮落地府,「僧儒道獄」,嚴受刑罰。但今稽之三世功過籍,則先世稍有積善立德,因此姑憫爾夙世有功於德,今以夙世之功勳,抵于今生之過。
靈官!將此人帶入「自新所」,纖悔自新,三旬之日,侯冥吏頓往幽府十殿,轉輪台投生,再世而修。
悟緣:唉!夙世修善積德,今生若違規背道,觸犯天命,失德犯過,亦是難於超生了死。所謂:「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頭已百年身。」慎哉!慎哉!
忽聞中案几,  天宮拍案大喝一聲,案前見一婦人,戰慄跪地,滿面愁容垂淚。
天官:妳在世,屢屢進入善堂,道義不講,善語不說,好評人家是非,師傅堂主,時加糾正勸導,妳偏當馬耳東風,抱忿不快,匿恨謗師誹道,是何道理?妳明知誹師之罪,非是小可,竟敢犯乎天律,偏作謗師毀道之舉,明知故犯!罪該何當?
婦魂:......。請  天官恕罪!恕罪!
天官:來呀!命  靈官將此婦帶入「懲戒所」懲辦。
悟緣:嚴勵兮!似若衙署之威也。善惡終有報,真是絲毫不爽。雖然世人能皈依寺觀善堂或求得天道,進入道場修道,天榜掛號,壽終之後,還是要經過九九紫陽關之考證,若是真修實練者,必可安若上寶,反之虛名掛偽者,還是自作自受,道場之仙佛一點也沒辦法庇佑你的。天律森嚴!修道人並沒有比一般人高一等,而各門各教之修士,來到紫陽關,在天律之前選是人人平等,絕無半點私情。故而「上天無親,唯德是輔」,此者方是修道人之重點也!!
真君:悟緣!見此情況已詳乎?
悟緣:弟子一目了然矣!
真君:既已明白,余再領爾到「自新所」觀覽可矣......。
言罷,二人直向殿旁之右巨屋而行,未經數武,已到庭前。望之庭所,寬幾十丈,室分有五六間,出入之眾許多,往來相攘,輕步輕音,愷悌如也。仰之正面,懸一橫匾,書曰:
「清陽原靈自新所」七大字,其旁一對長聯,書曰:
必定少懲改自悟違過自減
當然堅志重新悔懺果新生
二人就入所內,睢睢各室,寬闊能容百千之眾,清幽絕塵。石几上,疊疊經書,原靈俱整齊嚴肅,端坐石椅,或誦經,或讀書,或學禮習規,各分其位,各別其室,室內有教導吏員,盤旋諄諄教誨原人。
真君:室內之原人不少,約幾百眾,上下功過參差不一。有者在世修行,多過而善稀;有者在世修行,善多而過少。如過多者,則列在此所第二室讀書明理,學規習禮,為期三旬。而後合冥吏領往地府,轉輪台投生為陽人,在世修行,俾其投生之後,不致再作越軌背禮之事。
如在世善多寡過者,列在此所第一室,補修昔日之缺失,而期屆,憑各修之功程而別之,如善修者過關而至「碧陽殿」;如不善修者,導引  吏員,領至「地府修善所」補修也。故今悟緣所看到在此室之眾,俱在世修行之善功不足,規戒未圓,抑或犯小過之人也。若是犯大惡與大罪之人者,則非在此室自新,乃在前面之茅屋「懲罰所」,刑罰二三旬之後,再令冥吏押落地獄刑罰,此則略述此所之狀況,余再領爾到「休憩所」觀覽可也言罷二人齊出「自新所」,向右而行,望前不遠,有五六間朱樓高聳,見之正面,金光射目,提神注目視之,乃一橫匾是也,書曰:
「清陽原靈休憩所」七大字,左右對聯,書曰:
修成功大過消矜上品
立就德高孽盡應純靈
二人步就廊下,視之室中,明窗淨几,異香習習,絕無纖塵,陳列彝鼎,道貫經籍。
悟緣:善哉!居此之人,何謂不樂。
在室內休憩之眾,俱衣冠整潔,出入相揖,愉愉悅悅。
真君:此室之魂,皆是事神至誠,立身行道者。能安息於此所之原靈,俱有功而無過,自由自在,安安然然暫休憩於此所,侯  靈官導引至「碧陽殿」也。      余再領爾到「懲罰所」觀覽可也。言罷,二人齊出休憩所,直向前面衢道而行,望之不遠,見有許多茅屋,慘慘哀號之聲,陣陣傳耳,腥氣遂風迫膚,覺有淒冷,令人難聞。
悟緣:敢問  真君,此「九九紫陽關」乃考證原人之關口,為何有此刑罰之聲?
真君:「九九紫陽關」雖非地府,但對掛號呈疏受洗等修道人,負有考證審查之責。若是皈依世上寺觀善堂或「得道」及其他道場修道者,於「三叉路口」配分來此接受考證,此與一般亡魂,直接向「聚魂所」報到不同。
因此凡來「九九紫陽關」接受考證之靈,皆是受過真理啟導之教化,對於因果善惡,都有明白之領悟,若是再知律犯律,言行不一,欺師背祖,逆軌違規,或持理輕人,財勢凌人,則在未送交地府懲刑之前必先送來「懲罰所」,施以刑罰,以明罰加一等,罰追一等,之公正嚴明也,唯本懲罰所行刑時日很短,最多三旬,只示警誡,不似地府各殿判刑畏苦也!
二人且談且行,不覺已到懲罰所,望之茅屋之前,豎立一木牌,書曰:
「清陽懲罰所」五大字。
就近其室,窺之于內,廣闊幾十丈,佈置許多刀戟鎚針等等,刑俱頗多。可憐罪犯,個個披髮赤足,老壯男女俱有,眾約五六十名。只見執行吏員,貌醜威凜獰猙,手執刑俱,正在施行刑罰,只聞叫苦之聲震堂,真是慘不忍睹。有些罪魂,不堪其痛,暈倒刑台,執行官員,毫無寬宥,猶加勵聲罵叫......
悟緣:弟子觀此刑罰甚重,實是令人膽慄心寒......實是不忍再睹也......敢請  真君回院何如!
真君:彼輩在陽世,已受教化,明白真理,卻禁不住慾邪之誘,偏作背道敗德之業,如此刑罰,不為嚴厲。不久把彼輩押入地獄判定受刑,其時地獄之酷刑不知要勝此幾倍也?今爾所見者,只窺管中之一斑,既已不欲再觀,且時辰所剩亦不多,就遂爾之意吧!言罷,二人向回程,漫談且行,不覺之間,已到內院。
祖師:悟緣今宵觀之詳乎?
悟緣:弟子親觀各所情狀,浩慨萬分,善惡有天淵之別,修道之人,豈可不遵規戒、背師逆理也。弟子還原後,必動力善,廣于宣眾,俾人人行善,尊師重道也!
師尊:感謝  祖師賜此佳機,又幫遊書添上無數寶貴資料以醒修子,今夜  吾想趁此機緣請  祖師為我白陽弟子廣說遵規重道之法,不知聖意如何?
祖師:白陽法船應運而生,在  古佛大智、大慈、大悲之佛光引導下,蔚然成為現今茫茫苦海之大慈航,處處扮演著代天宣化之重責。更難得的是白陽法門,打破傳法必在寺觀善堂之局限,深入火宅,揚儒風適人心。不但宏展了彌勒淨土普被三乘根人之大慈悲、大方便、大願力,更且為大同世界,娑婆蓮邦打下不可動搖之基石!
今夜  古佛之意,  吾當然體會得,何況本殿主司原靈遵規重道之考證。吾亦欣喜隨機說法也!
凡入白陽法門之原子,必先誠心跪於  明明上帝蓮下,誠心當愿,而後方能承師指點明路,故十條大愿對白陽弟子而言,乃是本殿對真考證之重點,現  吾就將其大意分述如下,以便白陽弟子參照也!
(一)誠心保守:
修道唯誠,上士聞道,拳拳服膺,須臾不離,此乃誠心保守之簡意也。上根人逢遇真道,以無執之心,行無為之道,精進不懈,始終如一,順境不沉,逆考不變。中根人虛心推誠,眾善奉行,諸惡莫作,踏實平實。下根人不掛虛名,不敷衍應付,不潦草欺偽,如此誠誠懇懇,唯恐自欺欺人,則符合於誠心抱守之愿矣!
(二)實心懺悔:
覺念常在,照澈無明,雲生隨散,不覆本性,知過勇改,曉非敢絕,此為實心懺悔之簡意也。上根人無心無念,不起分別,不起邪見不生妄心,不動惡念為實心懺悔。中根人以不遮掩自己之過錯,時時反省,改過自新為實心懺悔。下根人以不知不過,一遇有人指點不是,實心遷善,不以虛假面子為榮,而以認過改過為勇。
(三)虛心假意:
一切迷惑癡愚,不見自本佛性,不識本心,不能常生智慧,皆是虛情假意也。故上根人常住般若法輪降伏邪心。中根人斬斷行言不一,口是心非。下根人杜絕借道混日,裝模作樣,如此則達本條愿力。
(四)退縮不前:
上根人以不能勤行精進、忍辱、持戒、布施、智慧為退縮不前。中根人以經不起種種考驗、磨練,而未能真實行愿了愿為退縮不前。下根人以始勤終怠,忽進忽退,道志若有若無為退縮不前。
(五)欺師滅祖:
上根人以不能契會祖師之心,不能領悟大道實義,不能代天傳出真理,為期師滅祖。中根人以離開明師命脈法船另投他門為期師滅祖。下根人以不尊重點師、講師、引保師,或違逆天命者為欺師滅祖。
(六)藐視前人:
上根人以不能繼往開來,承續真理薪火,替先聖先賢肩擔,為藐視前人。中根人以不能伸展前人志向抱負,不能完成前人交待之宏法佈德訓示為藐視前人。下根人以槓高自大,目無長上,不恭前人,不順前人為藐視前人。
(七)不遵佛規:
上根人以起心動念,行住坐臥,不契合中和為不遵佛規。中根人以不守五常五戒,不行十善八德為不遵佛規。下根人以在佛堂喧雜吵鬧,衣冠不整,不懂禮儀為不遵佛規。
(八)洩露天機:
上根人以不言而言,非人而言,機未契、緣未熟,而開示妙玄者為洩露天機。中根人以隨便公開三寶心法為洩露天機。下根人則以在未點佛燈之情況下,用文字或言語透露三寶之名相為洩露天機。
(九)匿道不現:
上根人以不能隨緣不變,不變應緣,同體大悲,無緣大慈為匿道不現。下根人以不能度人勸人向道為匿道不現。
(十)不量力而為者:
上根人以不能消習氣罪業,不能斷煩惱無明,不能破我法二執,不能證實相為不量力而為。中根人以「情枷愛鎖看不破,名利如命奇貨居,良辰佳期付流水,苟安怠惰誤時機。」為不量力而為。下根人以種種藉口理由,說難說忙,沒空聽道、修道、辦道,不常親近道場、道親,疏於叩首燒香為不量力而為!
以上十條大愿,乃是白陽弟子在求道時所當天誠立之愿。要知立愿,必需了愿。行愿方能帶爾真修,了愿方能成真。但白陽弟子各人根器不同,體認不同。故所行所證亦然不同也。天下修子不妨自己好好參照本書,以開大愿心眼,以行大愿實義。
師尊:感謝  祖師費心為我白陽法船,打開一條光明大道。  吾望諸賢徒能於此中有所覺悟,方不費天心之一番安排也。在此  吾亦要強調一點就是:道德上之天命勝過沙盤上之天命,真修之天命勝過形式上之天命,無形之天命勝過有相之天命。天命有真有假,但道真理真天命方真,亦即天命永遠是建立在真理之上!修子細思。
悟緣!今夜時辰已晚,快拜別  祖師,吾們準備回壇!!
祖師:鳴鐘!恭送  古佛!
古佛:悟緣快上仙鶴!
起............
佛壇已到,悟緣靈體還原。
護法真君,隨吾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