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1日 星期四

第七回 紫陽關內妙造化 天逢祖師指正路

「天逢祖師指正路」的圖片搜尋結果


第七回  紫陽關內妙造化  天逢祖師指正路
天理流行遍大千    然貫古今無倒顛
古風重振儒當運    佛住塵世調聖賢  吾乃
天然古佛  爾師是也  今承
母旨  飄下雲端  恭進天壇  叩參
慈母  提筆言宣  沙盤著書  本屬應緣  為救眾生
神人合辦  參研之子  切莫執偏  信乩信理
理在佛仙  失理神埋  學道修子  遵理心寬
天佛院景  遊記亦然  稟理閱觀  自無考難  咳咳止
喜悅著書寄金言    沙盤留訓引良賢
修道之者智慧廣    認識真假無執偏
怪力亂神天忌諱    平易真理最適然
天才雖是天橋當    亦是凡身非佛仙
鸞乩之文屬方便    正邪只憑真理觀
句句真言真天命    若涉識神有邪言
參悟之子分取捨    道在慧眼照心田
天道辨理謙讓先    不諍是非默口煎
隨緣度化莫好辯    是真是假天明然
白陽大道救原子    諸徒皆是天使仙
以身作則遵佛戒    標竿正直立人前
萬般考磨無退志    道心持恒毅力堅
路遙馬力自分辨    事久人心當如見
理天聖域一心造    平常之事即大千
道真理真天命真    言真行真大道全
實地修起三寶路    替師走馬把道傳  哈哈止
識時運兮,修道惟誠。免卻塵塗苦淵,無緣悟不?有緣訪得真傳,人身莫失兮,靈氣豪。聿修本浩然三品,純粹志昂,代天宣化。闡天機而啟道,醒人迷津。
應時運兮,真宗普下。闡千古之不露,關訣印心,拯救九六原靈,三期末劫兮,道劫降。狂風水火一齊臨,非  上蒼之降劫耳斯,乃人間之釀惡使然。豈神仙之多勞,念蒼生之殃及!惡滋如沉疴,鶬鶊莫療。迷網同落漠,馬蹄難振。善即善則,惡即惡仍,畢竟悲多歡少,愈墜愈深,伊於胡底?哀哉!人之終兮,魂歸三叉路前稽查署,辨是非。九陽關中甄褒貶。天佛院中分玉石。善則昇,惡則墮,地府獄中受辛苦,敗道反道者亦然,絲絲功過分得清。鑒今季世,佛聖仙真,不忍同類塗炭,神人攜手孜孜立著遊書。萬喚千呼,強調入善,百無一二,超凡入聖。三推兩卻,成亦多難,十有九落,思矣哉!為蒼生苦,為蒼生痛。蒼生原為佛子,沉已久矣!迷而深兮!於茲  母佛慈憫,賜悟緣通天澈地,力遊諸界不辭千辛萬苦,勃發一腔熱血,搔探聖地異境,捧來西方實事,鑑察因由實蹟,立著於遊記,以化大同,回頭從善,進而尋師求道修真,得光明大路,拯救億萬靈光。是以急力從事,來日書竣,亦可週及外邦,以娑婆化蓮池,斯為美哉,豈不妙矣!
話說此作,言非河漠,事出淨土,舉實情在目前,理當探本,詞傳澈宵,事辦連天。言夫前日,遊覽三叉路口,亡魂稽查署,繼遊翠微山三官寶殿(行宮),而尚未曾見亡魂受審懲罰之由,今宵奉旨,擬定觀覽九九紫陽關,如何賞功罰過,善惡分甄。現時辰已到,悟緣心靜,鎮殿元帥,有勞護壇,吾等出遊!
悟緣:愚徒已經整衣冠,恭侯啟程!
師尊:今夜吾將帶爾前往九九紫陽關,遊記修子功過分甄之實情,悟緣似有心事?
悟緣:弟子非存心事,而是覺得奇怪!記得九陽關遊記業已出書,為何  老師要帶愚前往遊訪,如此豈不是重複嗎?
師尊:悟緣問得好!此次吾師徒奉天命遊記天佛院,目的在於將「得道」修子,如何經過天地正法職司之各主管,察查對證,又如何到達「天佛院」,並請各天官之慈悲,把白陽法義流傳於書中,以讓世人有所參循,因「得道」修子必經九九紫陽關之考核方辨昇降,故吾倆奉命前往訪遊也!
悟緣:原來如此,弟子明白矣!
師尊:今夜吾召仙鶴以為遊力......喃無.......仙鶴聞命,翩翩而至堂前,美哉!鶴毛翼羽無半點瑕疵,高約三尺有餘,潔白綽約如處子!
二人跨仙鶴,扶搖直騰而上,背負青天,仰視蒼蒼望無極,俯瞰塵界,閃閃燈光倒穿星,不知幾千里絕雲霄,而莫之夭閼!
悟緣:仙鶴騰疾穩如神,敢請,  師尊說其由!
師尊:吾語汝,是鶴也,已過千年有餘,常隱崑崙之巔。不啄生靈,不食五穀,吸風飯露,除守精養氣定神之外,與世無爭,與人無患,超然自在,再修百年可脫殼飛昇,返仙階而成正果!
悟緣:真有此事!諺云:信不虛傳。可見成仙作佛總由修,心堅成果樂不休。禽獸之類尚能如此,況乎人者?
師尊:有志而恒則不難矣!人為萬物之靈,五行俱全,人身難得,人若心堅修道,亦復如是。今逢天運真傳普渡,有緣者得之,惜之保之、守之修之、徹始貫末,何愁不能了脫苦海而證果!
師徒言談之間,忽過亡魂稽查署,又越翠微山(三官大帝行宮),遙見前面有一大圍牆,燈光閃閃,牆外野草密茂,瞭望東南,有三條大路,通於圍牆大門口。
悟緣:此處必定是「九九紫陽關口」矣?
師尊:是也!關內設有「得道功過審查懲戒所」,吾倆可下仙鶴,觀覽關下各署之設。以筆遊書.........。
言罷,古佛令仙鶴降落道旁,鶴在林中候息。二人向關口而行,未經數武,忽見關門大開,走出幾位吏員,至  古佛前,稽首而敬。
仙吏:小吏奉殿主之命,前來迎迓,客廳距此不遠,恭請古佛與悟緣大駕辱臨,殿主在廳堂,恭候久矣!
師尊:免禮!免禮!多蒙  祖師雅意,俺豈受得?悟緣!快快拜見仙吏,勿失禮儀。
悟緣:下生拜見仙吏。
    於是數人直向關口而進,高峻圍牆,儼若古昔之城池,關內寬廣,左右前後有十幾員,魁梧貌壯之護關金剛,佩劍披甲,昂然把守關門,舉首一望,正面高懸一匾,書曰:
「九九紫陽關」五大字,金光奪目。
悟緣隨  古佛之後,且觀且行,趨進關,眾護法金剛,與  古佛彼此敬揖禮畢入關,吏員領先,數人直向關內道衢而行。片刻之間,已到殿前,舉首一望,殿宇赫赫,莊嚴似藩府,正面橫懸一匾,書曰:「神陽殿」三大字金光奪目,左右對聯書曰:
功過清明豈能欺瞞
天理至公毫無私情
其旁石壁尚有許多古文,悟緣欲細讀之,只見  殿主出殿前相迎,忱忱如也!
師尊:忙中叨擾,不恭不恭,敢乞  殿主包函!
殿主:古佛多勞矣,為救眾生,沐雨櫛風...請…請入殿稍息!
悟緣:下生拜見殿主聖安!
殿主:免禮!免禮.........。
說著率先入殿,悟緣跟隨師尊身後一同進殿,望之殿內,莊嚴清幽,正面高懸一匾,書曰:
「皇恩浩蕩」四大金字,騰騰閃目,轉眼顧左,壁緣懸有一幅格言,書曰:
一問一答,問清審詳,聖道唯尊,不敢亂評,纖毫功過,公正明燈。
一考弓長,二對天命,三接開荒,四查壇名,
五對引保,六詢名字,七提曰庚,一一考證,
九九關口,止終非福,少人賢兮,初授三寶,
惟掛道名,不修不務,曳白曳兵,道難成矣,
提醒原靈。
悟緣讀畢,轉目右視,壁緣亦有一幅戒言,書曰:
今日知了孽,宿昔苦相尋。
莫怨今生苦,卻知前世因。
莫嘆修道難,當明前世人。
若今修道易,必定清一身。
前世無冤懲,何患苦怨尋。
修道二路別,誠則貴真真。
殿中許多執事吏員,各忙其碌,見  古佛入殿,眾皆恭而敬。  古佛亦與彼此相揖。殿主請  古佛上坐,位別賓主,吏員獻茗珍果!
師尊:叨蒙  祖師雅誼,總覺難安,今夜奉旨登門造訪,有擾祖師,實是抱歉,還望祖師多勞指導,觀覽各署之設置,以錄遊書,資匡濟今末世之鑒也!
祖師:善哉盡吾心也!觀今世殆,絕仁義道德者多,人面獸心,狼戾滔天。愧之!  吾居之「紫陽關」內,任重事繁,欲挽世道無由,喜有今日,  古佛請旨著造遊書,  吾亦可稍盡一點心力耳!
悟緣:弟子有聞「得道」之人,壽終後必至此關,考證功過,未悉此關有何部門之設,敢請  祖師開示!
祖師:善哉!善哉!  吾本欲言及此地之情況,今生問之,  吾言之也。凡今之人,在世行善「得道」者,及壽既偃,皈依淨土,個個總須經過「九九紫陽關」,考證三寶,與稽查三世因果。
所謂「九九紫陽關」者,乃「三關」之總稱也。故「九九紫陽關」內,別為「三關」,曰:「紫陽關」、「和陽關」、「九陽關」。而紫陽關則為三關之首,關內設有三殿口,曰:「神陽殿口」,「清陽殿口」、「碧陽殿口」言「神陽殿」則本  祖師天逢,專司盤查姓名,「清陽殿」則  天炳租師所轄,專司考問師尊,「碧陽殿」則  天衛祖師所主,專司盤查進道。
隔此「紫陽關」約半里之處,即為「和陽關」。關內並設三殿之專司,曰:「丹陽殿口」、「景陽殿口」、「王陽殿口」。「丹陽殿」為天輔聖所蒞,專司皈依問清。「景陽殿」則  天離聖所蒞,專司外功細問。「王陽殿」則  天心聖所蒞,專司內功究明。
隔彼和陽關約半里之處,亦有一關,名曰:「九陽關」,關內並設三殿之專司,曰:「震陽殿口」、「紫陽殿口」、「九陽殿口」。「震陽殿」則  天柱祖師所蒞,專司功果交論,「紫陽殿」則  天英祖師所蒞,專司八德審明,「九陽殿」則  天任祖師所蒞,專司仙才改註。
以上三關合計有九殿口,而每殿口又附設有九個室、所、牢、院、處、庭之專司,皆按各殿口之所司而別各殊。故三關之內,總計有九九八十一之小關口,有三十二位佛聖祖師,五百靈官,天龍八部,二百六十五員仙吏專司:考證、審問、稽查、懲戒、刑罰、賞功、鍚福、修煉、懺悔、療治、淨身、修性、圓明等等。
凡在世皈依寺觀善堂及「得道」之人,至其壽終,始由「亡魂稽查署」,而至「三官寶殿」(行宮),考證三寶或大道妙玄。而後至「紫陽關神陽殿口」,由本祖師盤查姓名,稽清三世因果,而後轉各關關口口,經歷八十一,方可至「八卦功果院」,按功定果,靜養本性。
悟緣:叩謝  祖師開示九九紫陽關之玄機!若人在世,素善好施,一生踐履善堂、皈依寺觀,朝夕虔誠事神禮佛誦經,善行堪讚,功德卓越於眾,及其壽終,欲皈淨土,亦當經此八十一關口否?
祖師:古今修道「得道」之士,無論儒道釋任何門戶,功德多寡,頓法或漸法。及其壽終,個個須經由八十一關口之考證也。所謂八十一關者,乃天地之數,凡欲脫三界大道,必經由此八十一關口,始得成真証果也。凡過前關之眾,始至於此,由本殿考證,在世皈依或「得道」呈奏之表文。名字時辰,對案三曹天地人,佛規禮節無顛,天命無訛,甫得經過本殿,而至「清陽殿」、考證尊師之道。故本殿者,列為「紫陽關」之首口,並付設九所,磨真小關口,各憑在世所修功過而至各關室。
悟緣:弟子領會矣,可否再請  祖師開示關口室之不同?
祖師:原靈皈依淨土洞天,三者有餘方可赴之!一者三世因果必清,二者品行必端,三者濟世渡眾行功立德。三者若就,則淨土隨願各皈。倘若三者不全則未可也,必也補修於三關所內,及其功善無疵,心性至圓,甫得經過八十一關口而至淨土。尚有在世「得道」而行為不端,反道敗德,欺師背祖,如此之否者,天地正氣與之不能相合,及其壽終,則雖通過三關之考證也。故本「神陽殿」口,設有磨真,養真九小關室,專司辦理對清三世因果,凡在世皈依寺觀善堂得道之人,如前世孽緣尚重,而今生又虛名懸善,屢屢作離軌背道之事者,本  祖師公正無私,明察秋毫,正氣難寬,貶落「第九磨真小關」,罰邢三旬之日,而後令冥吏前來押落地獄,受十殿閻羅定判行刑。抑或有三世因果已清,而皈道門之徒,毫無虔誠禮佛,參悟真諦,則列入第七關室。接受洗習性去毛病之教育。
或有「得道」之士,始則勤修,行道至誠,後則漸怠,慢道而驕,又自高自大,如此則列入磨真第四關「懺悔所」補修。徜在「懺悔所」內,有真心改過懺悔者,則可過關至「清陽殿」。倘若在「懺悔所」內,毫無悔過之心,又存抱怨怒者,記一大過為戒,凡連犯三次大過者,則貶墜冥獄受苦。有者三世因果已清,自「得道」後,雖虔誠向道,而對於濟眾救世及三施弗勤,故功德甚微,則引入「養真第三補修室」,補修功德之後,過關赴「清陽殿」。可堪羡者,「得道」至誠,立功立德之人,如在世素善好施,始終抱道如一,捨身救眾,行平等慈悲不二之法,如是行道,壽終之後,仙吏迓迎「養真第一室」,與「養真第二室」,淨身換上紫衣,賜戴金冠,天官迎迓進入「清陽殿」,以上賓之禮待之。
故修道者,心誠如一,勿怠厭志也!世之善惡功過,  上蒼明鑒,絲毫不差。今逢天運開泰之日,「得道」者,要之在乎認理皈真,內外如一,莫可迷了智慧,以訛誤人,或自甘墮落,退道自苦也!
師尊:感謝  祖師詳示貴殿之職司,現今三曹普渡,萬教齊發,真宗應運臨塵,搭救原人。無奈末法人根,慧為業覆,易被似是而非之言所騙,以致以訛傳訛,誤人誤道之例不勝枚舉,還請  祖師略述職司常逢之例,資載遊書,以正世眼!
祖師:真理無古今    橫直在人心
若執門戶理    皆易造業人
古佛一言正中現今普化聖業之弊端,現今白陽法船處處,可謂  上蒼之一大慈航,業已為普化聖業開擴發展成一片光明淨土。此皆是  古佛之恩澤所被,及白陽弟子之共同努力所致也!
古佛:豈敢!豈敢!  吾白陽法門奉天承運普渡收圓,雖然稍有成就,但弊端亦是不少,今夜就煩請  祖師,為彼等迷人開示一條光明正道吧!
祖師:自古迄今,上蒼降下不少法船,其所秉承之真理,皆是一也。但因人心之領受各不相同,往往在經過一段時間之後,就會發生人為之錯誤。此責非屬傳真之師,乃是替師傳法之門人誤解所致!此點  吾望世人先要明白。現今白陽法門遍及娑婆世界,其所教化引導之人,絕大部份皆是認理皈真之士,素行善良,依道憑德,三施樂行。最難得的乃是白陽弟子,都俱有一顆積極代天宣化之道心,此亦是白陽法門,發揚甚速之原因。但亦因為此份度人殷切之心,少部份之人往往會在不知不覺之中,犯了老王賣瓜,自賣自誇,輕人揚己之毛病!
諸如,一般白陽弟子因重視三寶真傳之故,往往會犯了不求三寶不能超生了死之錯覺,因而輕視未求道之修人,此者乃是不明超生了死必需明心見性,覺行圓滿者方能證之。無論皈依任何正教,若是能深會其教理真傳,徹行不懈,真修實煉,最終,皆可明心見性而超生了死的。雖然白陽法門,為應運而降之正教,俱備有正理、正法、正緣。更有許多前賢標竿,可為後畢模範,入之修之比較安穩,但也不能因為如此,就生出自我門戶槓高之念,輕視紅陽真理,諸如  阿彌陀佛已過時了,  釋迦佛已過時了,紅陽廟執相為後天,我們為先天等等觀念,皆是不合至平、至正、至公、至圓之道心。要知白陽弟子雖然求了三寶,經明師指點修道路徑,若不肯真修實煉,如此亦是不能超生了死的。一者先修後得,一者先得後修,只是因緣不同,最後所要達到之境界則是一樣的!故  吾望世上修子,不要常在法門上作爭端,而要安緣真修方是正道。否則,徒造口業,於道何益?
悟緣:感謝  祖師之慈悲!如今修子之信仰態度似乎都會在無形中犯了「唯我獨尊」之毛病,其實萬法平等,大道之真假,乃在於心之真假也!
師尊:環視目下白陽道場,盲信、迷信者仍然不少,實令  吾擔憂,還請  祖師借此機緣,廣為我白陽弟子開示信仰正道之正確態度!
祖師:既是  古佛有此應緣之心,  吾就不揣淺陋,略為提示一二以資修子參照修道修理,修理依真。故而信仰必需以「真理」為「皈依」,不可以「人」為「歸依」,蓋真理萬古不變,歷代仙佛聖賢所傳者皆秉此為則,故為修道之指針。
人,時有私心邪昆,故不可以之作為依循準則,況且事理與天理相通,諸子在修道之依循上,莫可人云亦云。對那些只會成群結黨,湊熱鬧,裝門面,而,對世道人心從無真正之關懷、對社會公益亦從無貢獻者,或專以妖言惑眾,不重品德之人,切莫迷隨盲從也!
道乃是圓滿至善之代表,絕無自譽毀人,或自命不凡,輕視他人之污點。故而佛云:「萬法平等,眾生平等。」只要是實含真理之用心,行為確實符合道德慈悲者,皆是信仰之準則。
道在日常生活當中,修道是件極平常,極平實之事,只要將五倫八德於二六時中,自自然然行之於日用之間。不但獨善其身,而且兼善天下,這便是修道;若是為了修道,而破壞了正常生活,甚至荒廢正業,狂熱、衝動等,皆非正確信仰所應有之表現。
行道發自本心,不可著相、不可頑空。無論是法施、財施、無畏施,都要出於自願自心,量力而為,不可勉強。而且行功立德,莫要稍存功德無量或將來必成仙作佛之想,當效法菩薩之力行四弘誓願,廣度大地有情。且內無度人之執心,外無所度之執相,如此自自然然隨天真所流露可也!
大道至公無私,不沾一點人情,認理行道,方是正辦。所謂修人情道者,就是不知修道之真諦,把道當人情做。如有些「前人」,隨心所欲,把道當人情賣。只要你聽話,有錢送,或者為了利用或攏絡某人,就放個「天命」給他,讓他當點傳師。再者如有些修子,不辨「前人」之正邪善惡,盲目跟從,或專門討好阿諛「前人」,妄想將來受其庇蔭,唉!這種失去理性與智慧,全憑人情利害之關係來修道,不消說,亦非正確之信仰態度,若不痛改此非,只有一齊墮落!
大道至慈,於法輪之運轉中應緣不變,不變應緣。飛鸞,確係天人合一之作為,奧妙無窮。主其事者,苟誠心為道,無半點私心,而「天才」又能澄心靜慮,率性天真,如此仙佛批訓之鸞文自然可信,反之就會發生問題。其實信神信理,信鸞亦同,修子莫可一味盲信鸞文,而應以智慧去佐理,分辨訓文之用心。若是符合真理啟人悟道者,則為真理之化身,仙佛之心語。否則完全聽信或盲目入迷,被騙還不自知。所謂「成也飛鸞,考也飛鸞,敗也飛鸞」。飛鸞本是  上天引迷人悟之方便應緣措施。仙佛借木筆沙盤,除啟示大道玄妙之外,主要還是闡發五教之奧旨,以讓眾生去污回圓有所遵循而已。故修子應多多參悟五教經典以印證訓文。如此才能產生真知灼見,才會對道產生堅穩之信心。故而修道不可盲信鸞文,而應存理智與清醒之道心!
大道運轉至為玄妙,但總以秩序天律為則,在人則重人道綱常。故莫以怪力亂神為引人之寶。現世有很多修子成天拿著天機瞎猜唬人,說某某人是「祖師」,什麼時候會世界大戰!什麼時候要鬧瘟疫等誆人唬人,殊不知天機者,非人不傳,豈是那麼容易彼人猜著?況且若是「害怕怎樣」才硬著頭皮修道者,已失正道矣!有時仙佛或會借文警世醒人,但身為修道人,當努力用心者,並非在於天機如何如何,而是在於以身作則,立德立言,救世渡眾,代天宣化,以期化劫弭難,豈是在拿天機故弄玄虛?故望修子之信仰切莫建立於天機上!
天運午未,儒家應運,但望人人存心養性,修己安人,化娑婆為樂土,這才是修道之精神,與白陽法船之大使命!故而深望修子不要再迷於術、流、動、靜之中,若是把其運用在慈悲應緣之真理上或可一用,或以健身健心猶可,但若執此四門為修道,則離道遠矣!
白陽弟子受領三寶真傳,就是得了返回理天之金線、只要能澈悟三寶之真如妙義,憑此三寶之天命真傳、道統真傳與心法真傳,抱道奉行,須臾不離,做正人君子,就是金線不斷。金線斷與不斷,端視修子自己是否誠心修道,不在於是否跟緊某人!當今白陽弟子絕大部分都能皈依真理,認真辦道,但極少數不肖之徒,亦即所謂「三十六假弓長、七十二假祖師」也乘機出籠,各設下了誘人之毒餌,引入上鉤。有自稱是「祖師」者,或宣稱他掌握封「神」大權,將來「神」都是他封的。有的自稱「天真祖」者,妄言奉命科選三千六百聖,四萬八千賢。有自稱是第十九代明師者,或言三寶既被公開,已經失效,必須皈依他,重新點道。有自稱負責辦收圓者,必需皈他再點,方能返回理天。真是光怪陸離,不一而足,可憐!一些迷妄無知之修子,紛紛入彀,誤入岐途而不自知,甚者沾沾自喜!
究其原因,彼輩死心蹋地追隨「假祖師」,崇拜「假祖師」者,都是修入人情道、沙盤道、天機道、術流動靜道者,彼等對道義真理一知半解或迷信盲信,一味妄想受「祖師」之庇蔭,沾到將來被「封神」之便宜,嗚乎哀哉!
道是生而不有,為而不恃,長而不牢,為而無為之事。豈是專以個人崇拜,妄圖擁有多少佛堂,多少道親,以提高自己地位來得到別人之重視?吾望白陽弟子能慎思明辯之!
師尊:  祖師一席金玉良言,真是字字珠璣,凡我白陽賢徒,望能好好自參自照,趁此寶貴人身還在之時,擇理而循也。
今夜非常感謝  祖師,因時間之關係,  吾師徒就此告辭!
悟緣:叩別  祖師!
祖師:恭送  古佛!
師尊:悟緣快上仙鶴,起......。
佛壇已到,悟緣靈體還原。
鎮殿護法,隨  吾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