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1日 星期四

第十回 丹陽全憑規戒清 臨淵履薄放心行



第十回  丹陽全憑規戒清  臨淵履薄放心行
西方淨土自心修    湖映五嶽泛慈舟
瘋狂駕駛不遵矩    僧人自穩性海遊  吾乃
西湖瘋僧  爾師天然  今奉
母旨  來降東土  步入佛壇  恭參
天母  再面徒賢  天時已急  宣化速焉  莫執己見
快快向前  找尋有緣  示之因果  勸伊修仙
浮幻人世  名利熬煎  趁早向道  學那荷蓮
一塵不染  清香無顛  證個原來  快樂綿綿  哈哈
道降庶民應三期    寶島蓬萊立仙基
門戶散沙將結合    靈台心法人人依
世事如夢真理藏    執著名利怪罪疑
自古治亂本定數    人列三才俱良知
正人君子無虛偽    遷善絕惡最稱奇
克己耐勞悟天理    代天宣化度人歸
儘管風雨遮日月    法船依然憑道馳
真理本來最平實    聖業更在平凡焉
三天大事一心辦    各個皆抱沖天志
識時達務知進退    取捨一念良心知
莫因自是離中道    歸根認祖一真理
心眼睜亮慧燈耀    盲修自埋最可悲
堅恒忠誠貫始終    立愿了愿應緣機
順天行道決無錯    同助天盤發光輝  哈哈
歷汰分玉石,純青陶火煉。磨盡阿僧劫,切磋步仙群。前因後果應,因果算平均。良莠分乾坤,善惡隔雲泥。見性貴點一,修身絕冥君。積善勿執德,閑心九九吞。道失忠孝義,三關受熬焚。天堂地獄徑,只在方寸分。或為餓鬼道,抑昇坐佛門。善惡天淵別,苦樂兩途奔。關關甄褒貶,磨煉各紛紛,補修尚可兮,懲罰不忍淪。輕重等不一,將過抵功勳。抑為不受忍,罰責斤抵斤。抑或過太甚,落獄會閻君。總之修道者,切莫爭分文。仙佛慈悲喻,凡俗當遵循。聊作二三語,賦之作遊聞。  哈哈止
師尊:前九回之遊記,已編著成上冊廣佈人寰,造成極大震撼。一時洛陽紙貴,供不應求,勸回不少佛子認理皈真同心向道,此皆為  皇天慈恩所賜。希望愛徒再接再勵,抖擻精神,神人合一,將「天佛院遊記」如期著成,普頒天下,蕩魔扶正,維護正法,以期道盤妖氛早靖也。
悟緣:愚徒謹遵  師訓!感謝  師尊慈悲,成全弟子有此機緣擔當聖職。更感恩  皇母賜下此條大光明之金線,甚盼有緣逢遇此書者,能珍惜得來不易之佛緣,用心參悟,一遍、兩遍乃至無數遍,自見其妙矣!
師尊:本書乃是曠古難逢,非時不降,非緣不遇之修道寶鑑。凡我白陽賢徒,務必盡力廣為流通、傳佈、講說。並以書中之真理,做為修道指針,見賢思齊,見不賢引以自誡。且能以身作則,立定標竿,做人間苦海之燈塔,以引迷航原人,循理皆歸淨土也。
悟緣:  師尊一片苦口婆心,凡有血性良知者,聞之而無動於衷者鮮矣!
師尊:天時已急,白陽賢徒莫再蹉跎寶貴光陰,應把握此良辰為大道貢獻一切心力,立愿了愿,同助天盤,來日師徒會面靈山,共慶團圓,斯為大樂也。
悟緣:在上冊中吾們只遊了「紫陽關」之三口(神陽殿、清陽殿、碧陽殿),今夜  師尊要帶弟子往何處繼續遊訪?
師尊:今夜要前往「和陽關」之「丹陽殿」遊訪,現在時刻不早,鎮殿元帥請嚴護法壇,悟緣速速淨心,隨師上蓮,吾們出發吧......。
言畢,只覺蓮台向西疾飛而去,玉兔隱約於薄雲之中,天際星稀,罔見一物。沉沉默默,唯聞嗖嗖風聲。剎那間,蓮台飛越「紫陽關」,朦矓之中,浮現古殿聳立之影。  師尊緩緩降下蓮台,但見五、六位吏員迎向前來,對  師尊作禮......。
仙吏:小吏等奉  「天輔祖師」之命,特來迎迓,「丹陽殿」距此不遠,恭請佛駕光臨。
師尊:諸位免禮!  祖師盛意真不敢當,有勞領路。
悟緣:悟緣拜見諸位仙吏,今夜隨  師前來貴殿拜訪,還望多多指導。
仙吏:不用客氣,請隨吾等入關......。
    於是仙吏前導,未經半刻眾人已到關前,關門高聳,四圍儼若堡壘,關門上書曰:
「和陽關」三大字,氣勢磅薄,關門兩旁刻一對聯,書曰:
褒貶兩端天地逮
降升相對聖凡分
仙吏前導一同進入關內,瞻之左右,關門寬廣,衢通南北,前面路旁建有無數樓閣,旁立棟棟平屋,微光透窗而出。往來之眾頗多,俱是貌慈有道之士。悟緣隨師且行且觀,行不半里,眼前突現一宮殿,殿宇巍峨聳立飛雲,雕樑畫棟,美侖美奐,正門上面高懸一匾,書曰:
「丹陽殿」三大字,金碧輝煌,左右柱上有幾對長聯,以草書寫就,龍飛鳳舞,蒼勁有力。悟緣正欲駐足觀覽,忽見  天輔祖師親出殿前,與  師尊相互見禮,並肩進入殿內,連經三門直趨內閣。  祖師命司禮員設筵款待......。
師尊:公忙之中前來相擾,又蒙治筵相待,真是不敢當。
祖師:禮數不週,素肴野果實在不成敬意。鑑今收圓日切,千佛萬祖為此晨昏忙祿,救劫度眾。今宵喜聞  古佛師徒奉天命前來本殿採訪實例,吾亦可為遊書稍盡棉薄也。
悟緣:人間修士悟緣叩見  祖師!
祖師:哈哈!免禮!免禮!果然是明師出高徒,此子根器確是不凡,難怪受  古佛垂青保舉,引靈著作遊記。
悟緣:多謝  祖師誇獎!還請祖師多多開示。
師尊:就請  祖師將貴殿職司略為介紹,以明世人。
祖師:本殿之專司在於問清「修道規戒」。
凡三界之原靈,欲歸「洞天淨土」,個個需經三關九殿之考核無訛,而後始得歸之也。
原靈先經首關「紫陽關」之第一殿「神陽殿」,盤查姓名,定籍,對證因果。通過後則至第二殿「清陽殿」考問天命  明師,對證引保無訛,再至第三殿「碧陽殿」盤查進道功程,然後才送到本殿(和陽關丹陽殿)考核規戒。本殿設有三十六員巡察仙吏,六十四員督導專吏,八員鑑察真君。復設有九個「飛蟲了凡小關室」,及各一間「磨心自新室」與「懺悔室」,收容違規犯戒之原靈,施以懲罰或懺悔教育。此外又置八間紅樓,專以歡迎在世守規遵戒,深具功德之原靈安慰,名曰「褒善閣」。
悟緣:敢問  祖師,來到貴殿之原靈,如何方能通過考核?
祖師:善哉!此問。在世無論皈依任何教門之修士,均有其必需遵循之規戒,雖然各教門戒條不盡相同,但歸納之不外三點:心清、身清、行清。
三者皆清,方可通過本殿之考核。倘或三清不全,即難以通過本殿。犯規戒情節輕者,判入本殿之「懺悔室」懺悔;犯規戒情節重大者,則判入「懲罰所」接受刑罰。
悟緣:懇請  祖師再詳示心、身、行三清不全之義!
祖師:(一)所謂「心不清」者,口齋心不齋者是也。
心中匿藏貪、嗔、痴之邪妄,不符中道思想。或偏激消極,狂熱衝動,迷痴執著,對待分別者,皆屬之也。
附帶說明:口齋非專指茹素而言。如花言巧語、搬是弄非,以訛傳訛,天機惑眾、惡言傷人、綺言騙人。或抽煙、飲酒、嚼食檳榔,皆屬口不齋之行為,若是心齋口不齋,會陷「身」入於不清之境。是故心清者,乃指口齋心亦齋也。
(二)所謂「身不清」者,乃指舉止非禮,足涉不正當場所,身行離道之事。
如不淨身焚香禮佛;或衣冠不整、赤身擅入寺觀廟堂、佛壇;或神聖臨壇時,嘻笑喧嘩、走動亂禮者;或乾坤混淆,破壞聖地之莊嚴;或焚香叩首,拍墊邪眼,流於形式者,皆屬之也。
(三)所謂「行不清」者,乃指呵風罵雨,怨天尤人、慢待尊長、污染江河,露恥日月,藉善騙財、設計陷人、驕侈荒淫、偷盜搶奪、妄用功德金等一切違背道德之行為皆屬之也。
悟緣:感謝  祖師詳示,世人聞之,能不慎乎......。
忽見傳遞吏員進入內閣稟事......。
吏員:啟稟  殿主,今有「紫陽關」導引專吏,引領二十餘名原靈來殿考核,請定奪。
祖師:傳令準備!請  古佛與悟緣隨吾至正殿採訪......。
言畢,與  師尊、悟緣三人離開內閣,同至「丹陽正殿」,升殿對案。不多時導引專吏率領原靈進殿,行至案前一齊跪地.........。
眾靈:叩見  祖師!師尊!
祖師:諸位免禮,今爾等轉至本殿考核規戒是否修清,本殿明鏡高懸,是功是過,或賞或罰,清清楚楚毫無私情。
鑑察真君,請即刻開始吧!
真君:遵命!各位原靈上前接受考核時,請報告在世姓名,皈依何門?並敘述遵規守戒實情,若是實言,自有定奪,頑冥欺瞞者,罪加一等。
現在第一位原靈,請上前接受考核......。
靈甲:啟稟  祖師!下生吳○○。在世皈依道教「五府王爺」,受王爺之教化,因王爺之顯聖靈感,醫好吾遍尋名醫罔效,纏綿三年之病。令吾在感激之餘,發心效勞王爺濟世。復蒙王爺收為「契子」,因此吾奉獻一切時間力量服務廟堂,對於神明虔誠禮拜。又能推行慈善救苦,故也積了些許功德,歸空後通過「紫陽關」三殿口之考證,來到此殿,以上是吾在世之實情。
祖師:鑑察真君請對證簿冊,吳生所說是否屬實?
真君:啟稟  殿主!根據簿冊所載,吳生所說是實,是一位虔誠敬神之人,秉性良善又能修養心性、待人以禮,可謂是真修實煉之士。唯一缺點是其所皈依之教門,乃是以濟世為重之王爺廟,未曾注重茹素持齋,此點還請定奪。
祖師:嗯......吳生在世能盡心向道,真是難得,只因所皈依之教門,未能教導爾持齋茹素之理,吾亦不多加怪罪,但爾未能符合「身清」之條件,判在「懺悔室」接受懺悔教育一旬,待爾此身澈底清淨,再送爾至「褒善閣」以候移送「景陽殿」。
靈甲:叩謝  祖師!吾在世常因「犒軍」祭拜五營兵將,需用三牲五禮以示敬意,不知此乃不合規戒之事。
祖師:希望世人勿一味盲從風俗,敬神拜佛千萬不可殺生害命,如此不但造下殺業,而且以血食敬拜仙佛,是大不敬之事,仙佛慈悲豈有接受之理?若改以清香、素果、鮮花、清菜加上一片誠心,自然可以感召神佛庇佑眷顧。
否則犯了規戒、造下殺業而不自知,豈不冤哉枉也?
真君:請吳生隨導引仙吏前往「懺悔室」,以淨化未盡全清之身業.........。
第二位原靈請上前接受考核。
靈乙:弟子叩見  祖師,吾在世皈依鸞堂,姓蔡名○○,此生受  恩主公之教化,究明五教原來同根,萬法本來平等之理。平時除了參鸞效聖以外,經常抽出時間參加地方公益事業,服務社會人群。日常待人接物皆遵聖訓,謙和有禮,信義不離。
吾入鸞三年後,發願終身茹素。每逢  恩主聖誕舉辦法會之時,必參加放生、祈禱之聖事。如此經過十多年心安理得快樂之生活,無疾而終。以上乃是弟子在世修道之經過,請  祖師鑑核。
祖師:鑑察真君!蔡生之言是否屬實?
真君:啟稟  殿主!簿籍所載內容,與蔡生之言大致相符。但蔡生在世常因心境無明之關係,週不如意事,輒出怨天尤人之言,此項缺點還請  殿主審核。
祖師:善哉!蔡生不愧是  恩主公之好門徒,奉道至誠又茹素、戒殺、放生、行功立德,亦是真修實煉者也。惜不能體悟因果教育之深義,時時怨天尤人,此乃心、口之不清也。吾判爾在「磨心自新室」反省一旬,望能澈悟實知因果循環乃是自作自受,並非上天之不公。
師尊:  祖師開示之理,乃一般人最易犯者!俗云:「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孟子曰:「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是以動心忍性,益增其所不能」。
人有時處在不如意之環境中,心情難免煩躁、消極、悲傷。但切不可亂發脾氣、怨天尤人;而應任勞任怨,不變道志,保持心情之平穩。對於自作自受之逆考,更應發揮毅力勇氣加以克服,如是方能達到琢玉鍊鋼之效果。
真君:善哉!  古佛苦口婆心應機勸化世人,希望世人皆能善體天心,方不負  古佛之苦心也。
蔡生請隨導引仙吏至「磨心自新室」吧.........。
第三位原靈,請上前接受考核。
靈丙:弟子林○○叩見  祖師,吾在世乃是皈依天道之白陽門徒,受明師點化得明正道,諸惡不作、眾善奉行。平時除焚香禮佛,參加各種研究班外,更常跟隨點師開荒佈化。待人處世低心下氣,彬彬有禮和藹誠懇。遇有行功機會,吾亦能量力而為,如此進道不懈,終生茹素,雖然未能達到明心見性之悟境,但自問是一個腳踏實地之修道者,以上報告請  祖師鑑核。
真君:啟稟  殿主!林生所說與簿籍紀錄符合,唯林生在世犯了極大錯誤,心中認為天道佛規禮節,才是最高級、最標準之宗教儀式,以致對於其他教門禮節不肖一顧。
又其住宅邊有武乩救世,彼每每見之雖無毀謗之言,不過心中鄙夷之意現於形色。
再者,常認為「合同」只能拜「無極」之神,如用以拜「氣天」之神,則「氣天」之神會消受不起。
以上數點錯誤觀念,請  殿主裁奪。
祖師:恭禧林生三世有修,今生得逢明師正道。查爾亦是真修之士,奈因爾之心性不能容納同是隨緣度化之其他教門。此乃未能領悟萬法平等,只在真心引入,慈悲方便之義諦,是以犯了自我門戶之執著與槓高。雖未造下口業與身業,可是心未能清,判爾前往「磨心自新室」接受教育為期二旬。望爾好好體悟,並澈底剷除潛意識內之執著。
世上武乩與紅陽時期之宗教儀式,雖然形式上或與白陽法門有所差別,但其因材施教,應緣度化之功能同樣重要,亦不可輕視。
這就如同學校教育雖有幼稚園、小學、初中、高中、大學之分,但其教育意義皆是一樣,豈能以大學而輕視小學乎?望修子能領會此中原由,不要犯了唯我獨尊,輕視他教之毛病。
師尊:大眼明察秋毫,連潛意識都洞察入微,不漏絲毫,望世人起心動念都要稟持真理,久久自然心清。修道在乎真修,真修在乎遵循真理,而真理乃是建立在圓滿、平等、至善、至真、至美之上。修子依此而平心境,自然在麈而不染塵也。
真君:林生請隨導引仙吏前往「磨心自新室」吧!
第四位原靈請上前接受考核。
靈丁:弟子黃○○叩見  祖師,吾在世亦是皈依應運之白陽法門,領悟人生實相,抱道不退,並開設家庭佛堂,廣度緣人不遺餘力。而且注重佛堂之莊嚴潔淨,每日必定打掃一番。在佛堂之旁,吾闢一間講堂,定期請講師來開班傳道,並經常開辦禮節、三寶等研究班。
對於本身之修持,吾律己甚嚴,待人以寬。恭敬前賢,提攜後學,全家茹素,三施勤行,不貪不取,守身如玉,一生行事皆遵照聖賢教育,不敢稍忽,以上在世修道大致情形,恭請  祖師定奪!
祖師:鑑察真君!簿冊所載,是否與黃生之言相符?
真君:啟稟  殿主!黃生之言句句屬實!
祖師:善哉!善哉!黃生在世遵規守戒,堪為世人模範,可敬可佩!命導引仙吏直接迎至「褒善閤」休憩,再前往「景陽殿」接受考證可也!
真君:請黃生隨導引仙吏前往。
第五位原靈,請上前接受考核。
靈戊:弟子劉○○叩見  祖師,吾在世亦是皈依天道,經過明師指點明路。因吾學歷商,口才敏銳,蒙前輩之成全,參加講師訓練班,並努力鑽研五教經典,最後成為一位成功之講師。
吾一生不論風雨、遠近到處傳佈真理,而且自己更是以身作則,成全不少道親去惡向善,認理皈真,開設許多佛堂。
因吾身為講師,故日常總是循規踏矩,不敢疏忽規戒,以上在世情形簡單報告.........。
真君:啟稟  殿主!劉生之言與簿冊記載皆符,乃為一不可多得之代天宣化人才,但其只注重其講師之任務,故每在點道或仙佛臨壇開沙批訓時,認為不關己事而閑散壇邊,與其他道親閒聊或論道,完全忽略職責外之規戒,此點還請  殿主裁斷。
祖師:善哉!天地無言,惟賴人語。劉生代天宣化,立功立言令人敬佩。爾之聖職雖無虧缺,但於職外之規戒則非存心之疏忽,故吾不懲罰爾,判在「懺悔室」中懺悔二旬,再候定奪。
真君:劉生請隨導引仙吏前往吧!
師尊:今夜承蒙  貴殿參著遊書,實例條條直指人心,可謂針針見血,令人驚心。時間已然無多,請  祖師允許吾倆師徒先行告退,繼續往「丹陽懲戒所」遊訪!
祖師:既是如此,吾命導引仙吏引貴師徒前去。
仙吏:請  古佛與悟緣隨小吏出殿......。
三人快速而行直趨「懲戒所」頃刻間來到一巨屋,屋前豎立石碑,書曰:
「丹陽懲戒所」五大字,三人一同入室,忽聞慘號之聲,傳自左旁之室,聲聲貫耳。
仙吏:此慘號之聲乃罪犯受懲戒之呻吟哀號也,吾領二位至左室觀之便可明瞭.........。
於是三人向左室而行,既到室前,見門旁懸掛一木匾,書曰:
「飛蟲了凡小關室」七大字。悟緣就近窗下探望室內,群眾混雜,大多數均是衣衫襤褸,赤足披髮,亦有掩面痛哭者,慘慘然然,不禁汗毛直豎。
室內尚稱寬敞,分隔有數十間小囚牢,以鐵絲相互圍隔,牢窄陰暗,坐臥不便。每一罪犯各據一小牢,內有無數毒蜂叮咬罪犯身軀,有些罪犯被毒蜂叮咬,遍身膿包,慘號之聲聞之令人鼻酸。
仙吏:凡判在此室之魂,皆是不守規戒,或藉行善沽名釣譽、妄用功德金、目無尊長、藐視前人、欺師滅祖、偏談是非、自傲槓高、逞強好辯、反道敗德之輩也。隨其犯過之輕重而分別毒蜂數量之多寡,罪犯如能真心悔過,則毒蜂自然減少直至不再叮咬;若猶冥頑不改,則毒蜂亦隨之增多也。
師尊:成仙做佛本由人    犯過受罰亦由身
天淵之別在何處    遵規守戒修煉真
修道之人最重遵守規戒,無心之過尚可懺悔遷正;若是明知故犯,則天律森嚴,懲罰在所難免。今夜遊訪「丹陽殿」,採訪無數可貴之實例,希望世上修子閱之有所警惕也。現時刻已晚,還請仙吏代吾師徒向  祖師敬致謝意,吾等就此告辭!
悟緣:弟子拜別仙吏!
仙吏:恭送  古佛師徒!
師尊:悟緣速上蓮台,起......。
佛壇已到,悟緣靈體還原。
鎮殿元帥隨吾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