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1日 星期四

第九回 碧陽丹青氣貫虹 化氣關中錄珍例

「濟公老師」的圖片搜尋結果


第九回  碧陽丹青氣貫虹  化氣關中錄珍例
濟困扶危不執功    顛相正心人笑狂
和氣自知誰明曉    尚愛天真吾主翁  吾乃
濟顛和尚  南屏祖師  今奉
母旨  降來東土  恭入佛壇  參禮
慈母  執筆吐言  時逢午未  天盤選賢  助道同肩
沙盤飛鸞  方便應緣  識者參理  迷者攻評
明者自觀  惑者執相  天佛院記  其理亦然
借文載道  真理傳宣  覺世牖民  以慰諸天  哈哈止
三期白陽應天時    真宗普降救迷痴
五方神聖皆助道    三界仙佛化劫期
不爭門戶唯遵理    弗論是非悟真機
鬼神六通無不曉    只為無身建功基
到處找尋有緣者    望遇有修大慈悲
有緣雖然是不少    可是無修也難期
世人五通不知急    半迷半醒學愚痴
真正佳期良辰日    天開龍華白陽期
萬年寶道公開倡    迷者源源名利思
儒宗當運重人道    能把惡果化善時
末法人根輪迴歷    代代善惡皆有為
善多惡少乃有幸    方遇現今收圓期
人身也得中華土    真道普降隨明師
惡多善少則不幸    萬載冤業難清除
因果既多怨恨結    死死生生必報之
望悟解結一念在    積德建功消業機
一身債務此世了    無牽無罣赴瑤池
若還執著恩怨中    永墜輪迴不能移
雖是大道佈寰宇    可惜無緣亦雖居
真修真行合道志    一人超昇九祖依    哈哈止
世人皆渴望過幸福之生活,修道者亦希望步上幸福光明之大道。真正之幸福,不在於有形物質之佔有,乃依於無形心靈之感受(覺悟),即是剎那亦屬永恒。憾哉!世人不造福田而渴求幸福;修者冀得大道,卻自尋苦惱。是故人間變成苦海,幸福之境地何人可得?
仙佛慈懷,為度世人出苦得樂,邀福遠禍,無不以建設人間淨土,務令世人皆過幸福生活為本願。近來人間法盛,學佛修道者眾,成為時尚,蔚為風氣。然法興弊生,人眾則濫。故宗派每見鬩牆,真理且多訛傳,致合修者如入五里霧中。有盲修瞎煉誤入歧途者;有背離正道釀成不幸者;有家庭失和人道有虧者;有槓高自大傲慢凌人者;有門戶深築大道不通者;有真理不悟妄求形相者;有妄自尊大自稱人師者。凡此偏私之情不勝枚舉,令大乘心法懸絲欲斷,先天妙道落人非議,此皆障道之罪也。
「天佛院遊記」乙書,奉天承運應機而著,文雖淺白,內含真理,誠為修身悟道,感化世人之寶典。本書乃由天曹、地府、人間、九九紫陽關,天佛院等各司,奉旨分工合作著成,費盡神人之苦心。全書洩盡普度三曹收圓萬類之奧機,初見平常,久思成妙,千變萬化,能驚天地、動鬼神。闡明萬教「性」與「天道」,發明前聖未發之隱言,喚醒迷失佛子,頓悟昨非今是,以重整道盤,維繫正宗於不墜。本書有以直指人心頓入玄微;有以單刀直入掃蕩群魔;有以口誅筆伐維護正法,一片婆心流露無遺。願天下學道修道者,皆能細心參研而皈依正道,循書中之原則而修,保證登天有梯,成仙證佛可冀矣!  哈哈止
師尊:悟緣淨心,靈遊時辰已屆,鎮殿將軍請嚴護法壇,吾等出遊。
悟緣:叩見  師尊,晚安!今夜怎不見仙鶴來臨?
師尊:現在吾倆將往「紫陽關碧陽殿」訪遊,仙鶴另有任務,不能為我等之遊力,快上蓮台,吾倆上路了.........。
蓮台向西騰空而去,隱於雲霧之中,遄騰迅疾,傾刻之間飛逾千里。端坐蓮台瞰及凡壤,綠水青山,霧林樸森,碧水連天,流釀潺潺,貫通華胥嶺,穿山越水,景優獨秀,絕山川之勝景。美哉!堪稱世外桃源,  師尊隨興而歌。歌曰:
歌兮歌兮,歌歌歌,天事人事何其多?非吾佛仙起嚕囌,因人自孽結網羅,惹動上蒼降瘟疴。自作自受苦劫磨,佛聖仙真不忍過,降筆著書化世科。惟望惡賊變婆婆,神人合作璇筆戈。指訓人間善事和,迷津指破歸正訶。從此回頭離苦波,性命雙修圓沱沱,極樂多多坐金荷。
師尊歌罷,不覺已越「紫陽關口」,又逾「神陽殿」、「清陽殿」。俯瞰西南,渺茫之中建有宮殿,高聳霧中,頂蓋琉璃,光射烽煌。殿閣樓觀之旁,一排高屋白樓,約有數十間,出入之眾頗多,悟緣不明其故,請問因由.........。
師尊:此乃「碧陽殿」所轄,原人考證之所,今宵吾倆奉旨訪遊之地也......。
話畢,師尊緩緩降下蓮台,忽聞鐘鼓之聲齊鳴,前面殿內走出仙吏,排班迎接。
仙吏:  古佛大駕光臨,有失遠迎,下官奉  祖師之命,前來歡迓。
師尊:諸位客氣了,今夜吾師徒奉旨前來打擾,還要勞煩多多賜教,悟緣!快拜見諸位仙吏。
悟緣:下生悟緣,拜見諸仙吏............。
於是眾人齊向「碧陽殿」而行,步不數武已至殿前,莊嚴殿闕,有若大廟。門楣上懸一金匾,書曰:
「碧陽殿」三大字,殿闈高聳,列立巨大石柱,上刻書一對長聯,書曰:
碧陽丹青正氣長存只在中和證
剛愎優柔矜躁偏急皆磨復性初
殿前清幽,兩面石壁彩畫鮮明,詩訶點輟,令人目不暇給,忽見一員仙吏,身著太極道衣,步出殿外,滿面和氣,作揖為禮。
仙吏:  祖師在內院有請,歡迎  古佛與悟緣修士人院稍息.........。
於是仙吏前導,悟緣隨  師尊之後入殿。只見闊綽殿皇,莊嚴華麗,眾執事仙吏見  師尊等入殿,皆起立相揖作禮。仰觀正面,高懸一匾,書曰:
「氣貫長虹」四大金字,光輝四射。左右殿壁復懸掛許多詩詞,悟緣無暇讀誦,一同連進三道圓門。既至內院,見  祖師親自出迎。
師尊:  祖師久違了,今夜奉旨前來貴殿請教,盼請多予方便協助。
祖師:  古佛您老客謙了,請一同上座,令司禮員設筵呈上瓊漿仙果。
師尊:  祖師雅意敬謝了。悟緣!快快拜見  祖師。
悟緣:下生白陽修士悟緣叩見  祖師聖安。
祖師:哈哈!悟緣免禮,賜坐一邊。
師尊:今夜吾領悟緣遊訪貴殿,伏望  祖師垂訓,說明貴殿職司及關署情況,以刊載金篇為濟世之資也。
祖師:  余居「碧陽殿」中,掌管盤察修子進道功程,法號「天衛祖師」。本殿下設化氣、懲戒小關九室,專司懲罰修子在世習氣偏斜之用。不論皈依寺觀善堂,或「得道」及其他教門之人,在世雖能行功立德,代天理物。但若後天脾氣剛強暴躁,任性自是,才高氣旺,欺藐先賢,目無尊長者,或過於強橫,未能隨緣而變成攪擾同修之果者;或優柔寡斷,不能當機扼制歪偏,以致姑息養奸,敗壞正規者。皆送入「化氣關」接受矯正。
故凡在「化氣關」內受矯正之原靈,俱以在世犯乎小過者。矯正之期,三旬為定,監察專吏時時巡察之。見有剛強氣質化平者;矜躁偏急歸中者;優柔寡斷復正者;懦弱懼怕恢勇者,則稟奏吾祖,宥罪寬刑而過關,保至「丹陽殿」接受其他考證。或有在「化氣關」內接受矯正教育,三旬期滿而氣質尚是不改。則或延期再教育,或貶落「懲戒所」嚐受行刑之苦。總之,務必合其懺悔歸正而後已。
今逢天開文運,盡洩千古不傳之玄訣,庶民得聞修在火宅,以期明心見性,內外雙圓。然開泰普渡之期,能披荊斬棘,開荒傳道之士,往往偏重勤以弘化,廣度有緣,建功立德,而忽略習氣之修煉。一旦歸空,雖名掛天榜,地府抽丁,苦刑未能加諸其身。但其氣質未臻全真全聖之境,故上不能昇天,下得以避幽冥,因此方有本殿「化氣關」之設,以期將修子之後天習性清除,而合其果位也。
師尊:感謝  祖師詳細說明貴殿之職司,現在是否就前往參觀各關室之情況?
祖師:是也!吾令導引仙吏帶領,前往「化氣關」實地採訪。
仙吏:請  古佛與悟緣隨下官一同前行.........。
三人穿過幽雅亭園小徑,忽見眼前一棟白樓,正面懸一匾,書曰:
「碧陽殿化氣關」六大字,金光閃閃,其旁並有對聯書曰:
化濁反清見原來
氣暢中和證蓮台
關前有一仙官在彼恭候。
仙官:參見  古佛,歡迎與悟緣賢士蒞臨本關,下官在此恭候多時了。
悟緣:下生拜見仙官,今夜隨  師尊至貴關採訪實例,望祈仙官方便賜教,以資遊書勸化世人也。
仙官:貴師徒乃奉無極天命而來,本是代天宣化之聖事,下官自當遵旨助辦也。。請三位隨吾入關。
仙吏:此關所磨煉者,皆為在世罪過、習氣較輕之士,目的只在令其懺悔改過,不似地獄之重刑懲罪戒惡。故在此關接受教育者,個個在世都是三施兼行,功德滿滿之士,祇因一點習氣未能修圓,不能直昇各「洞天淨土」或「天佛院」,實是美中不足也。
悟緣:如此說來,世人欲修至全真證道,亦是非常困難之事了?
師尊:徒言差矣!修道、證道貴在乎天真流露,平常行事一切遵理,合於中和。只要不犯執理強橫,時能克己復禮,則是一個活佛全真之人。再說,上蒼不許尚存後天習性(剛愎自用,優柔寡斷、矜躁偏急......)者登上一塵不染之蓮台。有云:「心淨即佛土淨」,故欲登各「洞天淨土」或「天佛院」者,必先去其後天習氣。
仙官:  古佛所云甚是!恭請三位進入關內,實地採證,當可更加明白......。
話畢,四人魚貫進入「化氣關」內。
仙吏:請仙官提調幾名受磨煉之修士原靈,來此接受訪問,以資遊記。
仙官:當然,待吾提調五位原靈前來報告受磨緣由,以資勸化世人.........。
隨後仙官提調一位道長、一位僧侶、二位道親、一位善士前來。
仙吏:爾等聽言,此兩位乃  天然古佛及人間修士悟緣,今夜奉無極  母旨,著作「天佛院遊記」,特來採訪本關,快快向前請安,並請自述在世間修行之情形,及在此受教育之經過。
五位原靈:弟子參見  天然古佛及悟緣修士。
悟緣:下生拜見五位道長,敢問此位道長,觀您滿面佛光,慈眉善目,在世有修,卻為何被困在「化氣關」?
道士:咳!吾一生修行均是嚴以律己,辦道正氣,一絲不苟,代天宣理,廣度迷津,絕無貪著名利。只是吾之個性剛烈不阿,遇事主觀又固執己見。與人論事,往往得理不饒人,甚至暴跳如雷大聲指責。在吾認為乃在維護正法,從不知反省此種行為是否合乎中道?
只因在世辦道有功,又皈依鸞堂。歸空之後,經「三叉路口」前之「儒道釋候息室」,轉往「紫陽關」,順利通過「神陽殿」口、「清陽殿」口之考證,而後來到「碧陽殿」,沒料到卻被困在「化氣關」受磨煉。  天衛祖師訓示吾:「性情太過剛強,柔性不足,雖然一生功德甚多,也難入聖成真」。判吾在此懺悔三旬。
雖然此關並無刑罰,但若還生不服之心,即時全身好似被火焚燒一般痛苦;若是時存懺悔之念,則靈台清涼,通體舒泰,實是奧妙至極。
吾趁此機會奉勸在世辦道之人,切勿執理暴氣。必需時時克己復禮,滅卻心頭之火,磨掉剛愎之性,方不致來此「化氣關」受苦磨也。
悟緣:多謝道長將親身經歷全盤道出,下生祝福您早日離關證果。
請問這位滿面慈悲,道行高深之師父,為何亦在此受磨煉?
師父:阿彌陀佛!慚愧!慚愧!今日留在此關,實是汗顏無地。貧僧在世受佛法之薰陶,一向戒律精嚴,慈悲為懷。雖身在空門,但亦不離入世救苦,宣揚佛法不遺餘力。只因吾生性溫和近乎軟弱,有如世人所稱之「好好先生」,是故處世往往失去原則,善惡混淆不清,對於惡言惡行之處理,顯得懦弱無能。
歸空之後,順利通過各關口之考證,然後來到「化氣關」。  祖師訓示吾言:「爾柔性過多,剛性不足,優柔寡斷,難以成神證佛」,判吾在此懺悔。此開雖無受刑之苦,但若稍有優柔懦弱之心時,全身即似冰一樣寒冷。不過只要一提正氣,不懼萬難衝破邪偏之念,即時靈台溫暖,萬般舒服,真是不可思議。奉勸世上修道辦道之人,千萬勿屈服於強勢力之下,優柔軟弱,否則難免像吾一般,難以過關。
悟緣:感謝師父之金言玉語,您之年紀老邁,智慧已俱,短期間內必能出關,直登西方淨土也。
此位道貌岸然之前賢,您亦是道行高深之修士,為何也在此接受矯正磨煉?
前賢:咳咳!說起來實在慚愧,今日困在此關,亦是罪有應得。吾乃生長於貧家之獨子,自幼雙親視如心肝寶貝,拼命工作賺錢,讓吾得以享受溫飽,並受完大學教育。可是吾卻對目不讖丁之雙親,不知感恩反時加輕視。
後吾偶得人引導,拜求至道。因吾學識高,學習迅速,不久即擔任講師,自此吾一心為道努力奔走,開荒播種廣渡緣人不計其數。後又承前人之看重,領天命擔任點傳師位,渡眾濟世,前後共達二十年。
然而,吾潛意識內對雙親輕視之情,仍難以磨滅,認為兩老是不識字之粗人,有礙吾之面子。在人道上雖無違孝之行,但常在不知不覺中,做下使雙親難堪之事。
歸空之後,因無惡過,地府註消死籍,經「得道候息室」,並通過「紫陽關」之考證。本思從此得至「天佛院」中享萬八清福,不料  天衛祖師訓吾:「雖然度眾有功,可是矜性未改,又輕視父母雖未達不孝之程度,但過於愛面子乃修道者之大忌,判入「化氣關」懺悔三旬」。此時吾真是悔不當初,奉勸在世修士,勿過份愛面子而礙了靈性之純真,否則似吾一般悔之晚矣!
師尊:身為天道模範形
立定標竿天命生
中庸之道自然在
虛偽面子似心疔
徒兒不用怨艾,今日既知如此勸化世人,已是知恥近勇,相信「化氣關」亦非久居之地,必能通過考證也。
前賢:感謝  師尊慈悲訓示,愚徒一時迷昧,不能實心懺悔深藏潛意識內之矜氣,以致自食其果。
悟緣:此位師姊請了,觀汝頭頂善氣充盈,儀容端莊賢淑,料必亦是有修之人,因何留在此關?請道其詳,以資勸化之力。
師姊:悟緣師兄太過獎啦!吾在世身為天道道親,每日虔誠禮佛,時時聽聞聖訓,並常抽暇跟隨點師辦道。因吾之佛規禮節甚為純熟,故每被派為禮節訓練班的指導者。
吾在訓練其他師姊妹時,因為求好心切而要求甚嚴,對於不能跟上進度者,即認定為不專心學習之故,而予呵責嚴斥。在無形中傷害了無數師姊妹之自尊心,雖有其他道親建議吾不可如此,但吾始終自是其是,完全不採納善意之金言,對其他事務亦大都如此。
時間經過十多年,因吾認真辦道建立不少功德,歸空後歷經各關口之考證,然後來至此地,  天衛祖師翻閱「修道功程簿」,對吾言曰:「汝在世認真辦道,積功不少,兼且禮儀端莊,但往往求好心切而矯枉過正,犯了偏躁之氣。而且主觀太重,不肯接受別人建議,故還需留下接受懺悔教育,以候定奪」。
師尊:因才施教稟慈心
文武嚴寬應緣真
若執已見起偏躁
一入習性難證神
愛徒!汝不該固執己見一意孤行,犯了不能容包萬物之禁忌,一味矯枉過正,方會陷在此「化氣關」也。吾期望世上修子,能體會萬法應緣,因材施教之心。辦道必要活活潑潑,方方便便,始能達到不偏、不急、不矜、不躁之中和境界。
悟緣:感謝師姊介紹修道之功程,此亦是一儆來人之好例也。
此位善士請了,觀爾一身潔淨,舉止慈善,怎會被拘此關?
善士:被拘此關實是令人臉紅。吾在世皈依鸞堂,接受  恩主教化。了解人生本是一場空夢,唯有善惡業報隨身,故趁有生之年極力行功施善。
吾因生意關係,每日忙於交際應酬,對於低心下氣,持齋唸經,打坐靜心之修持,並不十分注重。只利用交際關係,組成一個慈善團體,對於濟貧助困、公益事業總是不落人後。
只因疏於修養身口之故,遇有事情爭論,常會口無遮欄,不顧禮儀,狂言狂語,種種惡劣習性表露無遺。皆因吾只知行功為善,不知清口修身,習氣太重。  祖師判吾在此關內改習性、去毛病,至此吾澈悟成仙成佛不是只憑行善立功而證,必需確實修心養性,三業清淨,達於純潔之原來面目,始能證得。奉勸在世修士,勿只重行功行善,輕忽修心養性,否則縱然福田多多,而心性未圓,亦是難以通過此關之考證也。
悟緣:感謝善士肺腑之言,世人觀閱本遊書,必也會以您為鑑也。
仙吏:勞煩五位原靈共同參著遊書,爾等皆已發實心懺悔之志,以諸位之功德,若能通過各關口之考證,必有清福可享。
仙宮:是也!本關旨在合修士澈底知過必改,五位原靈之優良表現,吾必稟明  祖師,讓爾等早日離開本關。
仙吏:敢問  古佛,吾們是否接著再往本殿口之「懲戒室」遊訪?
師尊:時間無多,不必了。「懲戒室」內之人,皆是在「化氣關」不肯認錯改過,被貶前往接受懲罰者。目的亦是在令其藉室內之設施,澈底清除後天之習性,以便前去各「洞天淨土」,或「天佛院」安位也。
悟緣:弟子對於慘不忍睹之懲罰情形,已有一次參觀經驗。敢間仙官,若是在「懲戒所」受刑三旬之後,猶不肯認錯改過者,不知如何處置?
仙官:不得已只好令導引仙吏帶至地府,再次判刑定奪。
悟緣:哀哉!如此......如此豈不太冤枉了!
師尊:修士得逢至道,即應修心養性,行功立德,借假修真。如此在世即是真人,歸空之後定能證真。否則以歷劫修來之大好佛緣,最後竟然被打入地獄受苦,豈不前功盡棄?所謂:人身難得,中土難生,正法難聞,明師難遇之四難,修子既已皆得,能不臨淵履薄,珍之惜之乎?
今宵時辰已晚,感謝導引仙吏及仙官之臂助,吾等就此告辭,有煩導引仙吏代吾等,向  祖師敬致謝意。
悟緣:下生拜別仙官、仙吏!
仙官仙吏:恭送  古佛與悟緣修士!
師尊:悟緣上蓮台......起......
佛壇已到,悟緣靈體還原,感謝鎮殿將軍護守法壇,吾回天繳旨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