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6日 星期一

甄碧秋結緣語

地府 道親 甄碧秋結緣語民國七十七年
  我好苦!我好苦!請天命點傳救救我...,我是甄碧秋,上海人。今天是承蒙 地藏古佛慈悲,讓我入壇來的,叩求天命點傳慈悲,救我回天去,我不要在這裡,這裡好苦哦!
  我是二十九歲時才求道進入道場,因剛入道場,什麼都不懂,佛規禮節又未學習,且又目不識丁,但蒙前賢慈悲一一教導,才漸漸參加種種的研究班來學習。後來等我明理之後,甚至將自己所有的積蓄全部奉獻給道場,又承蒙 仙佛慈悲點醒而立下清口願。可是我不像講師一樣能夠上台講課、代天宣化,因此,只好在廚房裡工作,每天在那裡忙個不停,尤其是遇到法會之時,更是忙得團團轉、汗水直流,然而卻無前賢肯來幫忙,而這些辛勞,往往只換來一兩句的:碧秋,辛苦了!難道碧秋做得這麼辛苦,就只有這兩句話(辛苦了!)就能代替嗎?啊!太不公平了!廚房的工作本就不好做,個人口味不同,食量亦不一定,如何能煮到皆大歡喜,吃得個個高興,很難!
  因此每當我把飯煮太多或不夠吃時,皆要被前賢責備,致使我心生不平,開始怨天尤人,甚至發脾氣。心裡只是一味的責怪前賢的不公、不慈悲,完全沒有反省自已的過失,亦未能體會前賢講課的辛勞,與各人所擔職責之不同,也忘了修道乃在修心,只是很想行功立德,處處去結善緣,可是前賢卻送碧秋一句:你不懂,你什麼都不懂,去那裡做什麼?各位賢士你們想想看,對一個有心要開荒、行功立德的後學講這種話,豈不傷透她的心了。在道場上的修持,並非每個人的境界都是那麼高,尤其我還是新道親,真理尚未十分的明,被前賢當面這麼一講,足以讓我退出道場的,更何況我目不識丁,道齡又淺,處處還待前賢的提攜,大家怎可有此種分別心呢?我和大家同樣都是 皇母靈!為何要分彼此?
  前賢講師在講課時,常說修道人要與一般的世俗人不同,不可有分別心、有計較心,大家要淡泊名利、公心一片!然而為何今日的道場,卻也變成與社會一樣,事事靠看人際關係來對待,這樣太不公平了!為何前賢對於較有名望的人,就事事百依百順的,甚至把他捧得高高的,而對我這一個鄉下的婦道人家,卻是丟在一旁,似乎以這種態度來對我,已經是我的福氣了!因此我忍無可忍,一忍再忍的忍到四十幾歲,我終於再也忍不住了,從此離開了道場。
  離開道場之後,從未見過有前賢來找我。而自己也因前賢的冷漠,更是把自己與道場畫出一條界限來,從此不研究道理,而且還違背了(清口願)。因為我深覺道場比社會還現實。可是,現在我後悔當初會有這種想法,我沒想到這是 上天慈悲,借人借事來歷煉我、造就我,讓我心境提升的好機緣,否則我若是以此種不平的心,去開荒去成全人的話,受害者將更多,而且還會耽誤到天事!這些在當時我都沒想到,只是怨天尤人,為何我如此的辛苦付出,卻得不到適當的回報,而且還受到眾兄弟姐妹的冷言冷語,他們雖是口出無心之言,可是刺傷的卻是一位有心修道、行功立德的後學,此過誰擔?
  從此我再也不渡人了,而且開始譭謗天道,阻擋人家去求道、去聽道理,更叫人家不要行功了願,尤其是要拿錢去幫助開荒的,我更是阻擋。我就這樣不但造口過,而且還謗道的情形下,在我生第四胎時,我的身體開始起了變化,但我不知那就是 上天給我的啟示:要我守口德,今日雖離開道場,離開前賢,可是口德還是要修,隨時還是要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否則福盡禍到時,唯恐連 上天也救不了你。這些我都沒有體悟到,依舊還是我行我素,到最後導致自己神智不清,一直到四十七歲時被無常帶至地獄,我才清醒過來,可是一切都太晚了!
  既已得受自古不輕傳的大道,就該好好的懺悔前愆,感謝 天恩師德來好好的修持。然而我沒有,我忘了(道在師傳修在己),自己不知修,還要怪罪別人,甚至開齋破戒、譭謗天道,天啊!我碧秋犯了多大的罪!...我不知當我心起不平時,我累世的冤欠與魔王、魔子、魔孫,他們早已在兩旁排班迎接我,走向罪惡的邊緣了。我真的不知道他們會『順水推舟』。啊!天命點傳慈悲,碧秋錯了,碧秋不該得寶不知惜寶,而且還辜負 上天給我這個肉體好來修持,我不但沒有把原靈來救,甚至還阻擋人家去求道、修道,我知錯了!
  感謝 恩師慈悲,帶吾進壇來。再感謝天命點傳慈悲,讓吾有此機緣,在此顯化,訴說因緣。碧秋有一事:叩求天命點傳慈悲成全:在道場上修持,雖每個人皆有心來修,但因各人累世所結之因緣不同,因此各人的機緣與所擔負之職責亦不同,我們大家都是 皇母靈,都是一師之徒,應該要互相牽引。上下一心,彼此關照提攜,尤其是對老人家,更要付與關懷,千萬勿以為老人家,年紀大,辦不了什麼事。要知道有一天,你也會老的。大家將心比心的細思量一番啊!還有身為前賢的,對後學要付出關懷,他們若是心有所不平時,就要多方開導體恤,切莫再以冷漠態度待之,他們若因此背了道,離開道場,請問此過你承擔得起嗎?
  碧秋今已無肉身,感歎後悔已遲,如今天道垂世,暗釣賢良之時,望諸位賢士能好好的正修持,好好的守住自己的願立,最起碼也要守住十條大願,千萬莫學碧秋立了清口願,卻來開齋破戒,而且還譭謗天道,立下如此的大願,不但口未清,連心齋也沒守好,以致魂被黑白無常,帶至地獄受刑,這裡好苦好苦!我不要在這裡,希望你們也不要來此報到。

  願!乃是己心所立,一切行止皆在己,修道最好把德積,最好把精神來提,因忠良孝子皆是出於寒門,英雄不論出身低,只要有堅定的信心與意志,定能浩然常存,聖德無疆,傳為美譽。我時間已到, 恩師催我回去交旨了,就此辭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