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9日 星期三

立爐立會

爐的圖片搜尋結果

天鼎地爐 民國二十七年間,中國陷入動盪最劇的時代。對日抗戰如火如荼地展開,人命如游蛉螻蟻,為救渡眾生,道也在這時一日千里地鴻展開來。然而要在戰亂中傳道,是非要有過人的信心勇氣與堅固不移的道心。所以為了鍛鍊更多能負重任的弟子,老中層層立爐會來淬鍊人才。而立爐的目的,不外是教導弟子們懺悔改過,去除前業、根除毛病,但方法則是依入爐者的根器不一而足。 入爐如鍊金,干鎚百煉,十分嚴苛,甚至有性命之憂。但一旦出了爐會,人人都如脫胎換骨般,一身業障盡法,各立大願開荒闡道,能力擔當部非往昔能比。 「上天不留一佛子,西天不留一菩薩,都臨凡搭幫助道。」每一次立爐,仙佛比人還忙。用盡辦法引導這些弟子懺悔、改過、起信,所以種種不思議的顯化在當時到處流傳。 通常入爐會者都被關在小屋內,吃食最簡陋的醃菜與窩窩頭;坐沒有靠背的長板凳,所以若是瞌睡,無不撞得滿頭包,而且一有人犯了毛病,或起了妄心,仙佛即刻來借竅,非棒即喝,班員們的毛病無所遁形。每個人都戰戰兢兢,想藏、想躲、想不改都不行。若有業障重者,或曾殺人的,亦有冤魂來惜竅,將班員昔時為非作歹之行鉅細無遺地批露,令每個人不得不相信確有鬼神,有因果業報,而不敢再違背天理良心。 二十八年順天大會三百二十人,那裡面打死了一個人,給人了冤欠,用粗大的木扁担,五十根全打斷了。一個月日期,大門深鎖,活佛老師有命買二斤七里散,大家都不知道什麼意思,了冤欠一打才知道,屁股打得飛花冒血,吃點七里散,後上醫院縫針去了。晚上睡覺就躺在磚地上睡,髒髒的,也沒有枕頭棉被,兩個禮拜也沒洗洗腳,吃飯二個饅頭,一碗稀飯,夠不夠也不管,一點鹹菜,一天有時候吃一次,有時候吃兩次,有男的女的共三百二十人,那裡頭考驗什麼,外人也不知道,就像共產黨鬥爭一樣,全都不合乎情理。那時坐的椅子,全是長板凳,你坐歪了,仙佛「啪」一聲打下去。而仙佛借竅的人都是加入班的班員,十位、八位,不一定借誰,大家全害怕,你起疑心仙佛就借你來說話,叫你有罪自個兒說,你某年某月某日在甚麼地方作的過錯,仙佛全給你說出,打自個兒的嘴,嘴打的冒血,大家看著他怎麼打自個兒的嘴巴。你父母在地獄裡受罪你不信,領你下地獄自己去看,領你上天堂去看,一個月畢班後出來,全都像小鬼一樣,也沒洗澡,頭髮、鬍子長的老長的,瘦瘦的身體。立了愿,大家全誠心開荒闡道去了。 二十五年秋天,南京政府下令調查山東有「一心天道龍華聖教會」馬思偉自稱馬皇帝,信他教的均姓馬,身穿上衣左大襟,在山東維縣。調查人員到山東濟南,不知龍華聖教會在何處,有人說你們可以去問問老師。調查人員隨到 師尊佛堂處問:「你這裏有姓馬的嗎?」師尊說:「有的。」調查人員不分青紅皂白,就把 師尊及齊點傳名銘舟、王星五及三才共五人帶去南京一問:帶錯啦。俗語說:「有錯拿,,無有錯放。」因此也未問清楚,至二十六年春才具結釋放,被困三百天。回濟南後,仙佛到壇才說:老中以前有訓金陵五老爐,至此才知道受鍛鍊,歷代祖師均受過大魔大考。老中臨壇有命再立爐立會,鍛鍊有緣佛子,天津有純陽爐,入爐者有六十人,日期為十六天,紫陽爐有四十餘人,日期為九天,還有少數的數次。二十八年二月,北京順天大會共有三百二十人,日期為一個月。濟南理數道教會,一百五十人為十五天,還有鄭家口十二天也有百人。所有受過鍛鍊的人,出班後均有大願,各處開荒闡道,仙佛顯化。 二十九年春季大典(三月十五日 師尊來到天津,住在霍永盛先生家,老中到壇還要立爐立會,鍛鍊人才。 師尊再三懇求云:「孩兒擔不了這大責任請免爐會。」 老中指示:「好了,從此以後天地為鼎爐,不再立爐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