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9日 星期三

虛雲老和尚調伏毀寺損佛的李根源將軍

虛雲老和尚調伏毀寺損佛的李根源將軍的圖片搜尋結果

袁世凱把持國民政府後,地方軍閥各自為政,任意橫行,魚肉人民。飽受外侮與內患中痛楚的中國人青年一代,把他們不幸的命運起先歸咎於滿清政府,滿清倒了,他們就把一切的怨恨轉移到「迷信」上面來。
  
       這時候的雲南新軍統領李根源,是曾在德國陸軍留學的返國的少壯派將領,一向都厭惡神佛迷信,自從升任為全滇新軍統領之後,老早就想破除迷信。剛好有兩個 不守清規的和尚嫖妓爭風打架,給新軍抓到,增加了李根源的惡感。他以雞足山僧人數萬之眾,藉口有武裝抗拒,就親自率領新軍騎兵,帶了新式來複槍與馬克泌機 關槍,開往雞足山。這數千兵將,一路拆炸佛寺,逮捕和尚。


        此時的虛雲在祝聖寺內正講著經,突聞僧人們狂奔報信。虛雲果斷而堅定地決定下山勸阻李根源。眾人勸阻無效,各個淚下入雨,哭倒伏地。。。。

 
       
 虛雲不理眾人,逕自大踏步下山去了,他來到了悉檀寺山門,那些衛兵都是本地人,素來熟識虛雲的,一見他來,就都嚇得慌忙攔住。

       「虛老!」衛兵班長說,「您老人家快逃命去吧!大帥正要抓你槍斃呢!您快逃吧!」

        虛雲說:「由得大帥槍斃我吧!煩班長替我投名刺求見大帥吧!」
  
        衛兵們說:「虛老!大帥見到您老,您還有命哪?我們不敢替您回!您快走吧,再遲恐來不及了!」

      「那麼我自己進殿去見大帥!」虛雲說:「各位班長請放我進去吧!」

      「虛老!」衛兵們攔阻不住,虛雲已經進了殿內了。

        大殿上擺著太師椅子,坐著兩人,一位是身穿大元帥戎裝的軍人,另一位是四川省布政使趙藩,後者素來拜服虛雲,慌忙起身迎接。
   
      「虛老!您老人家怎麼來了呢?」

        看到階上這位百髮飄飄,白胡長垂的清瘦老和尚,氣宇不凡,態度安詳鎮定。李根源不由不心中吃驚:「哦!原來這就是虛雲!果然有一點不凡風度!」
  
       「趙大人!」虛雲謙禮道:「想不到在此見到您!久違了!是的,虛雲今日來了,是來拜會李大帥的。」

       「哦!」李根源傲慢地不回禮!「你就是那個虛雲!」

       「正是賤號!」
    
       「我正要抓你!」李根源厲聲叱喝:「你竟敢自己送上門來了!來得正好!你大概以不怕死自命吧?我問你!你有幾條命?」
    
        虛雲昂首泰然地說:「大帥!虛雲只有一條命!也不是不怕死的英雄好漢,只是個出家人,今日不避斧鉞,冒死來見大帥,實是為了保存佛教前來向大帥請命!請大帥立刻停止拆寺毀佛!「

      「你真不怕死?」李根源冷笑,用勃郎寧手槍指著虛雲太陽穴:「我只消輕輕一按扳機,你就報銷了!看你還能講什麼豪語?逞什麼強?」

        虛雲面無懼色,溫和泰然地微笑:「虛雲早已心存殉佛,大帥請隨時開槍好了!若是虛雲一死,得遂大帥之心願,虛雲又何惜此一風燭殘命?若是死前得蒙大帥聽我講明白又得蒙大帥從今不再毀佛,虛雲甘心一死!」

        李根源冷笑不已,厲聲喝道:「虛雲!你諒我真不敢殺你?你真不怕我?」

        虛雲說:「非也!大帥要殺虛雲,還不容易?大帥要虛雲畏懼,卻無可能了!」

        李根源厲聲叱喝:「好!虛雲!你有種!你閉目等我扳機吧!」
  
        虛雲夷然說:「我不須閉目,請動手好了。」
   
        李根源大怒,手指就要扳下槍機,急得趙藩慌忙叫道:「大帥!」卻又不敢再說下去。
    
        李根源冷笑著,卻忽然收回手槍:「你說得對,我要殺你,還不容易?我要叫你死而無怨!你先答我話!你口口聲聲要殉佛,又叫我勿毀佛教!我問你!佛教有何益處?」

        虛雲微笑答道:「佛陀設立佛教,立下大慈大悲,濟世利民,普度眾生,脫苦度厄,勸化世人為善去惡,修行修德,自度度人!佛教首先教人治心,心乃一切煩惱之源本,本得其正,而萬物以寧,而天下太平 !世界安寧。」
  
        李根源聽罷,顏色稍緩和,點點頭說道:「這倒也罷了!算你能言善辯!但是,要這些泥塑木雕的偶像有何用處呢?這些偶像徒然導民入於迷信!和尚不事生產,借佛斂財!實乃社會之寄生蟲!」
    
        虛雲從容莊敬地說:「佛言法相!相以表法,不以相表,於法不張。雕塑佛像,乃是借此象徵佛像莊嚴慈悲,令人見而生敬仰信心又生敬畏。人心若無敬畏,則無惡 不作,禍亂以成。即以世俗而言,泥山塑聖,丁蘭刻木,中國各宗族祠堂,以及西洋各國銅像,亦不過是令人見而生敬信而已。佛像雖是泥塑木雕,吾人所敬拜者, 並非泥土與木頭物質本身,而是敬拜其所象徵的大慈大悲之佛菩薩,從而心生百善之念,自度度人,見佛像而起敬信之忱,功效不可思議!語其極則,若見諸相非 相,即見如來!」

        李根源點點頭,微笑道:「聽你講來,也不無道理!好!你請坐。」
  
        他隨即又令:「副官!叫人奉茶點給老法師!」
     
        虛雲笑道:「大帥不必客氣了!我不能領用葷油茶點。」
   
        李根源說:「老和尚果然修持不同!不過,我看你們這些和尚,大多數仍是不做好事,反而做很多怪事,導人迷信,不事生產,成為國家社會之寄生蟲廢物!又有些和尚飲酒吃肉打架,爭田奪產,太不是東西!」

        虛雲微笑道:「和尚是佛教僧人通稱,有聖凡賢劣之別,不能因一二不肖劣僧而唾棄全僧!即如:吾人豈可因有一二無行秀才而罵孔夫子乎?又即如大帥統領兵將, 雖軍紀嚴明,無疑大多數官兵軍服從軍紀,但亦能人人均如大帥之聰明正直乎?海不棄魚蝦,所以為大,佛法以性為海,無所不容,賢劣並度,各人自性修持,亦難免有悟有迷,有佛有魔。但是一般而言,絕大多數出家僧人都是虔敬佛法恪守清規,僧秉佛化,護持三寶,濟度眾生,潛移默化,其用彌彰,於國家社會之人心與治 安,於倫常秩序,於法律,於學術。。。。。。都有莫大之無形貢獻,並非廢物也!說到不事生產,出家人亦多有自耕自給的,並非一概依賴社會,出家人之治經治學,教化世人,善化風俗,亦即是生產矣!生產之意義,固不僅限於莊稼耕織,舉凡百工諸業,莫不為對於社會有直接或間接之生產,士農工商軍政醫教育無不是生產者!佛教僧尼亦是對社會人群有教化貢獻之生產也!

        李根源不住點頭:「老和尚,這些都算你會說能言了!但是,我是不心服的!你們和尚講什麼因果,講什麼輪回,這些迷信觀念!都是渺茫無科學根據的!我是個在西洋學科學與軍事的人,我最瞧不起這些古老迷信!所以我決心要剷除它!我倒要聽聽你又怎樣狡辯?」

        虛雲微笑道:「首先,我要說明什麼是迷信!所謂迷信,乃是指不明真理不知究竟而且不辨善惡;不分正邪之盲目附從。例如,殺人以祭邪神,宰牛羊雞鴨生靈以拜鬼神,用金銀賂求鬼神佑得財富,行淫亂以媚妖鬼邪神,籍鬼神而斂財營私,假鬼神而行喪天害理之邪行,或者假鬼神而導人行不忠不義不仁之事,教人偷盜姦淫殺生,教人欺騙敲詐,鼓勵殘暴無道。。。。。。凡此種種才是迷信!若夫教人以忠孝仁愛,倡導信義和平,崇揚禮儀,堅修廉恥,發揚大慈悲之佛心,普度眾生出於 苦厄而極樂平安,教導世人以慈悲為懷互助相扶,以慈悲仁德教化世界,以六度萬行作為精進之本勤力修持,趨善卻惡,皈正棄邪,此種正信正智,又何迷信之有?」

        李根源靜聽,不停地點頭,他臉上的暴戾神色漸漸消失了。他說:「老和尚,這些話講得很有道理!但是,你仍未解明因果輪回,這些不合科學!」

        虛雲說:「所謂科學,乃是人類智識的積聚與探討,繼往而開來,知往而究未來,從已知求證未知!此種是求證之學問,永不停駐,務須不斷探討!方是真正之科學 精神!在當前之階段的科學知識,固然已較以往中古時代大為進步,但是是否就已經是無所不知了呢?是否就是完全瞭解宇宙奧秘了呢?」
   
        李根源說:「那當然還不能!」

        虛雲說:「現階段之科學知識,無論是化學物理數學天文學醫學,雖已很發達,但是都未曾真正接觸到宇宙本體的奧秘億萬分之一!今人但知講科學,尚未深入宇宙 深處去研究啊!西洋中古時代仍在「黑暗時代」飽受教會統治,講什麼地球是四方的,講什麼天方地圓,又講什麼地球是宇宙中心,太陽隨地球旋轉。。。。。這些 似是而非的謬論!但是佛教經典,早在幾千年前早已講明宇宙是無限的宇宙,天外有天,世界外還有無窮世界,也早知道地球是繞日而行,也知道宇宙有億億萬萬星 球星雲了!西洋科學直到十八世紀才有顯微鏡發明,得見有細菌微生物,可是佛經早在數千年前已經說出一滴水中亦有無窮之生命存在。佛經早指出宇宙大至無限大,小至無限小,這些觀念,在法華經,華嚴經,楞嚴經,大般若經。。。。。。等等許多經典內都有提出的,只須細心去讀,都會有發現的,佛經所講的這些,亦算是不科學否?」

        李根源歡喜道:「老法師!請再多明示!我是越聽越有興趣了!您說得對!很對!」

        虛雲微笑道:「佛經在幾千年前早已窮究真知,知道了宇宙是生生無窮的,物質生了會滅,滅了會再生,只是形態不同,色相轉化而已。而直到如今,西洋科學家才講:物質不滅定律」!宇宙中一切物質與非物質之「能」,均是循環不悉生滅的,佛經早已講過世界相續與眾生相續,這都是完全符合宇宙物理法則的,為何你說輪回不科學?」

      「可是。。。」李根源說:「輪回說是講人死了會輪回為畜生。。。」


      「不錯!」虛雲說:「沒有足夠的宇宙物理科學知識之人,聽見輪回學說,就會不信,就會視之為迷信!如今我試具一淺例以說明輪回!比如說!今有人所飼養之一貓狗病死,他將其屍埋於樹根下泥土,貓狗屍體腐化,被細菌吃光,其剩餘的體內各種礦物質元素,什麼鐵什麼鉀鈣。。。。。。等等,都歸回泥土中,而被草木吸收,於是就成為草木的一部分,草木及其花果又被動物吃下,元素又成為動物生命的一部分,這道理就是物質的循環,再簡單不過了。」

        李根源說:「我同意這一點,但是,這跟佛教講的輪回仍不相同。。。。。。」
   
        虛雲說:「明白了物質在宇宙中循環的道理,我們才可以進一步談輪回!我剛才講的是地球上的物質循環,還有宇宙的生滅循環來講,宇宙中各星雲系統爆炸成 細微氣體之後,已經毀滅,但是其爆炸之光與能及氣體,漸漸又旋轉聚匯成形,再成新的星雲系統,每一系統內都有億萬星球,兆兆太陽,生靈各異,即是華嚴經內講的:如因陀羅網世界,亦如鏡燈,重重發光,佛佛無盡,無盡法界。賢首品雲:十剎塵數如來。華嚴經云:華藏世界所有塵,一一塵中見法界。又說:譬如帝珠之 網,。。。。。。總之,三千大千世界,無窮無盡。。。都是在不斷生滅循環之中!」
    
        李根源說:「這與輪回因果有何關係呢?」
    
        虛雲說:「因果律,就是宇宙循環的法則!凡事必有其前因,始有今之果,必先有生滅之因而形成後果。星雲系統爆炸是因,轉位為光為能是果,循環不已。息息相承,再成新星雲系統,就是因果律的循環!凡是生靈都有智慧識力,其色身物化之後,識力仍存,即是俗人所講靈魂。若他修持行善,心定神安,自然知道趨吉避凶,一心持念彌陀就知道往生極樂世界,若人作善,必有佛菩薩來接引他。相反地,若人一生多作惡行邪,心性乖戾不良,良知已閉塞,智慧盡失,他的識力靈魂亦 迷失,又不知持念佛號,他自然就會墮落,在迷惘昏朦之中,隨他自己的貪心淫欲等等而附著於畜道,世世也不得超脫,生生受苦。至於其人生平的惡孽所為,也必然需要一一償還。這原是宇宙中的法則,凡事都有去必有來,往復不絕,就好比打回力球一樣,用多少力投出去,還會反彈回來的。因果循環與輪回,有何不科學呢?」

        李根源聽罷,毛骨悚然,全身冷汗,同時也感動已極,誠懇地說:「虛老!弟子聽您老人家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弟子只因留學西洋,只學了些皮毛科學,實未知宇宙深理,故此妄自毀佛!如今聽了教誨開示,弟子完全明白過來了!請虛老讓弟子皈依座前學佛吧!」

        李根源立即就跪下來頂禮虛雲,那幾個副官衛兵也慌得跟著跪下了。
  
        虛雲微笑道:「大帥請起!大帥既已都明白過來,發心信佛,足見大帥仍是善根深厚,覺悟得快!但是皈依之事,仍須請你多多先接近佛法,心生確信,堅固不移,然後再說吧!」

        李根源忙說:「虛老!請勿再稱弟子為大帥!縱然虛老今日不肯收我為弟子,我也已經自己私淑大師了!今後但請直呼賤名吧!」又說:「若蒙虛老不棄,便請今晚在此接受弟子供養晚齋,請虛老千萬勿卻,並請再多講些佛經與宇宙真理,以啟弟子茅塞!」
  
        虛雲本是守午的,怎會吃晚餐?可是轉念一想,為了要度化這位軍閥,挽救佛教寺院與出家人,也就不宜太過於拘執小節了。於是說:「既是李先生不棄,虛雲怎敢不奉命?」

        李根源大喜過望,吩咐左右速備豐宴,又邀了軍部主要將官多人來作陪,大家同聽虛雲講宇宙體原理與佛理。
  
        當晚宴後,各將官告辭走了。李根源又下令掌燭,秉燭夜談。與虛雲討論佛理,從因果分明,說到業網交織,業果因緣,世界相續,眾生相續。。。。。。等等佛教基本真理,談到佛經中的深奧真理。虛雲越講越入深奧,李根源聽得佩服得五體投地,兩人談到午夜,越談越起勁。
    
        李根源歎息道:「今日若不得虛老如此諄諄教誨,我實不知佛理佛法這樣廣大深奧!我如今完全信服了!我已一心要皈依佛法了。但是我以往已經殺僧毀寺不少,孽業已重,奈何奈何?」

        虛雲溫藹地說:「殺僧毀寺,此是當今一時之風氣浪潮所致!並非先生一人之過也!知過而能改,善莫大焉!先生今後去惡從善,將來極力護法,則功德莫大矣!」
  
        李根源問:「不知我能將功贖罪否?」

        虛雲說:「往昔,阿育王殺僧毀寺,大毀佛教,後來幡然悔悟,改為大宏佛教,建設佛寺佛塔遍及全印度與緬甸,他盡力行善,倡導信奉佛教,成為一大護法,功德無量,千古傳誦!今者,先生以無明而殺僧毀佛教,且幸所毀未多,先生若發心將來盡心護法助善,怎麼不能贖罪呢?」

        李根源感動以至泣下,又再跪叩曰:「虛老!弟子悔悟了!今後將以餘生全力護持佛法,教化眾生卻惡向善!」

        次晨,李根源即親自護送虛雲返寺。祝聖寺數百僧人見虛雲往見李大帥,一夜未歸,都料想虛雲必是遭到李大帥殺害了,全寺人心惶惶,正在驚慌,戒塵與聖空勸慰無效,各人都打算逃命了,忽然見沙彌來報:「虛老回來了!後面還有官兵護送呢!」

        眾僧慌忙出來,只見身穿將官戎裝的李根源,親自牽馬,馬背上坐著七十二歲的虛雲老和尚,緩緩走向山門,後面跟著數十騎護送。日照山中出現金光,從山頂自下。草木都給照耀得成為黃金顏色,全山金光!燦爛莊嚴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