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3日 星期二

和平使者自述--成長


第一章 成長
我覺得我這輩子一開頭的生活方式對我幫助很大。感激老天讓我生在小鎮邊的農家,有個快活的童年;可以在林子裡玩,可以在溪裡游泳,有足夠的空間容我成長。我希望每個孩子成長的地方都夠大,因為小孩子跟植物一樣,種得太密就長得病弱,沒法得到充分的養分來發展。

我們開始在為此生的使命(天命)作準備時,通常都還不曉得到底是要做什麼。我小的時候也一樣,搞不清楚真正的目標,只是不知不覺中已在多方進行。那麼,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為這和平使命舖路呢?現在回想,應該是從自己定下「重要事優先」的準則後開始的。從此我給人生諸事定下了輕重緩急的次序,按部就班地生活,同時學到自律,直到長大仍奉行不渝。若沒有這條準則,我就沒有辦法走上和平使命的旅程。

從小,大人就沒灌輸我任何宗教方面的東西。我到十二歲才頭一回見到教堂裡面的樣子,還是因為那天經過教堂門口,大門敞開著,看見有個工友正在裡面打掃;十六歲時,為參加婚禮,才頭一次進教堂。

念高三時,我開始了「尋找果陀」的心靈旅程,不過只向外求。徬徨的我不停自問道:「『造物主』是什麼?究竟什麼是宇宙的主宰?」問了許多人,問了無數次,也沒有真正的答案。所幸我沒有氣餒,既然無法向外從知識上找到,那麼就從別的方向試一試吧!有天,我牽著狗出去溜了好長一段路,一面走一面沈思,到了晚上,決定先睡一覺,明天再想,就在第二天早上,內心深處的聲音告訴了我答案。

高中時代的答案十分簡單——在這宇宙之中,人類把所有超越人類的力量與想像的東西歸為一體,名之為「天」,也就是「宇宙的主宰」。

得到這樣的答案後,又開始我下一階段的追尋。我先是看到一棵樹,心想,「這就是一個證明」,因為窮世人之力也不能創造出一棵樹,即使造出一棵類似的樹,也無法像真的一樣生長,可見冥冥之中有一種超越人類的創造力存在;我望著天空,尋找一向愛看的星星,心想,「這又是一個證明」,宇宙裡必定存有一個萬有的力量,使星球各自在軌道上依序運行。

同時,我也注意到宇宙裡的生滅變化。那時候我住的附近有個燈塔快被海浪沖走了,大夥合力將它往內陸移了一點,很慶幸終能把燈塔保住。這顯然是另一樁證明,除了規律的變化外,宇宙中還有別的力量在影響和改變這種規律。

四時行焉 百物生焉 萬物作焉而不辭
一旦從內心得到了印證,我就深信已經觸到自性中最高的覺光了。

我有很多次曾在智識的層面上體悟到「天」就是真理,曾在情感的層面上體會到「天」就是愛,是善,是慈悲。是一種創造力、一種動力,一個無上的智慧、一個永恆且無所不在的「元能」(SPIRIT,譯註一),它結合了宇宙中所有的事物,並賦予生命。這個想法把它和人的距離拉近了,它不在的地方,我也不可能存在;每個人都含有「元能」,每個人也都在「元能」之中,天人本合一。

高中二、三年級的時候,我在一家叫做「一毛半毛」的平價商店打工,我很喜歡那工作,尤其喜歡把櫃台收拾得漂漂亮亮的,看我弄得不錯,老闆竟連櫥窗也讓我布置。嘿,我比櫥窗裝潢師可便宜得多呢!

那時櫃台有兩部收銀機,某天,其中一部裡面沒零錢了,很自然的,我就在另一部打下「無交易」的鍵,然後拿了些零錢出來。登時,我察覺到我在這犯下了大錯,並聽到一旁有竊竊私語道:「她剛剛打了『無交易』的鍵!」於是,有位男的巡店員走過來對我說:「你過來。」我被帶到角落一部待修的收銀機旁,她問我說:「你幹嘛這麼做?」

「怎麼了?我只不過把零錢從那個收銀機裡拿出來罷了,又不是偷錢。」

「你受過訓,絕不可以打『無交易』鍵的。」

「沒人教過我啊!」

於是他走向原來應該教我的女巡店員那兒,這件事就算這麼了了,因為這樣,那個女的很討厭我。我想這事得補救一番,於是刻意經過她桌子旁,看到上頭插著幾朵花,都已經謝了,第二天一早我從自己院子裡摘了一大把漂亮的花帶去送她,對她說:「我昨天看到你桌上的花謝了;我想你一定喜歡花吧!這是我自己種的,摘了一點送你。」她當然拒絕不了。到了週末,我們已經手挽手一塊兒下班了。

以前我曾在書上念到一句千古不易的格言——「要別人如何待你,先如何待別人」(己之所欲,先施於人)。那時候我就幾乎確信自己是在為和平使命準備了。這句格言幾乎在世界上每種文化裡都找得到,只是表達方式不同。

這句格言在我內心得到印證,影響了我一生。其實這條金律可以推演出好多種變化應用,甚至還歸納到我的和平使命上去,比方我高中時就有個自己的原則——「如果要交朋友,自己要先友善。」分析起來,這也是那格言的延伸,人通常對於與自己有關的事物比較有正面的反應,因此我訂下此生一個重要法則,即「欲求和平,自己要先得安寧」。

畢業後就有個實踐的機會。我找到了一份差事,不巧正是一個朋友心裡非常想要的;她真是恨死我了,說盡各種我的壞話。我想這種情況對大家都不好,於是使出了我的法寶——想盡她所有的優點,對別人說她的好話,想辦法幫她忙,對她好,一年後當她結婚,我成了她的伴娘。看到沒有,一點點心靈上的功夫就有如此長遠的影響。

人的一生要做很多選擇,這些選擇累積起來決定一生。我自己以前碰到幾樁事要做選擇的時候,就已經明白是在為這個和平使命暖身了。譬如念國中時不少同學抽菸,而我不抽;高中時不少同學想要我跟他們一起喝酒,我也不喝;畢業進入社會之後仍面臨一樣的考驗——所有朋友都會抽菸喝酒,在那個年紀,凡事都必須和大家一樣,否則,壓力蠻大的——現在有個名詞叫作「同儕壓力」,大家會因為我不順應潮流而瞧不起我。有一回,聚在朋友家客廳裡,我對大家說:「聽好!人生就是一連串的選擇,自己怎麼作決定,沒有任何人能阻撓,因此,我也有為自己作決定的權利,我選擇的是自在。」

歲月流逝,此後我悟到了兩個大道理。其一,「賺錢不難」,由於我一直被灌輸一個觀念,即「錢財就是幸福生活的保障」,賺大錢就順理成章地成了我追求的方向;其二,「賺了錢又糊里糊塗花掉,一點意義也沒有」,那時候我心裡明白此生的目的不在此,卻不知道來人世走一遭是要做什麼。

一直到了解了金錢與物質並不能帶給我快樂,才真正是和平使命的緣起。大家也許會奇怪我以前怎會在錢與物質裡頭打轉?不過想想,我們大家不都是這樣被灌輸這種矛盾的價值觀,而搞得不知所依。我還算運氣,曾經只為這件事所困惑,大部分人可是兩頭都迷失了。

我受的教育一方面是要去愛別人,以仁待人,絕不害人;另一方面又教我們,打仗時,服從命令去殺人、傷人是光榮的事,甚至還可得勳章。所幸這樁沒把我搞糊塗,因為我絕對不相信時空條件不同,就有理由去傷害別人。

不過,另有一樁矛盾的確困惑了我好一陣子。我從小學的是「待人寬厚、不自私」,而同時卻又教我們「如果想要有成就,就得主動去爭取比自己所需還多的東西」。像這類相互矛盾衝突的道理,讓我從小疑惑多年,但是我終究還是把它們都連根拔起了。

--------------------------------------------------------------------------------

譯註一:
老子《道德經》二十五章:「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
《列子》<天瑞篇>:「……清輕者上為天,濁重者下為地,沖和氣者為人;故天地含精,萬物化生。」
老子《道德經》四十章:「天地萬物生於有,有生於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