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3日 星期二

簡僕人生



生活簡樸是邁向內心安寧的一步。長久過簡單的生活就會創造內在和外在的安寧,也就是和諧的人生。

就我自己來說,這一步始於了解到「擁有的財物比實際且立即所需的還多,並無意義」。一旦把自己的物求降到維生所需的層次,我就開始感受到在內心和外境之間、在精神和物質之間,產生了一種美妙的和諧。

有些人似乎覺得,像我這種簡樸和奉獻的生活一定艱苦無趣,卻不知簡單中的自在。我無時無刻不在感謝上天,讓我得以時時沐浴生命的豐盈。我的生活充實、美好但不擁塞。如果你覺得日子過得擁塞,就表示你所做的比你需要做的來得多。

我的人生也曾掉進泥沼;我以前也是有貪念的,之後我起了個簡樸生活的誓——只要世上還有人生活匱乏,我就絕不接受生活必需以外之物。

你們大概也過著擁有太多東西的日子。一旦把生活簡化,我保證你們會感覺和我一樣的自由自在。若你的出發點是捨,那麼你所需的便自然可得。

我的生活中,我「想要」的和我「需要」的完全相同,超出所需者就是累贅。你們不可以給我我不需要的東西。我身無分文,不過,想要保持這樣還真不容易。有的朋友好心好意想送我很多錢,當然我拒絕了。

有人認為我某些人生的「樂趣」被剝奪了;可是他沒有想到,所有我人生中不必要的或用不著的東西一件也沒有。因為當我選擇和諧的生活時,本來就未包含那些東西,我對那些向來就沒有一點興趣。

我不是舒適和方便的奴隸,如果是,我就不會是苦行的旅人。

我們也可以讓錯誤的信念主宰人生,而且甘心做牛做馬。大部分人並不想要自在,而寧可發牢騷,不平地說不為財產、飲食、菸酒等等所奴役是不可能的,他們不是丟不掉,而是不真心想丟掉。

* * * * * *

物質需求多半依氣候環境、健康情況等而定。我們通常要個遮風避雨的地方;要火、毯子、衣服取暖;要乾淨的空氣、水和足夠食物來維生。當然,還有物質之外的需要,這種需求通常與金錢無關,不過也不是絕對的。比方對有的人來說,如果沒有優美的音樂或玩玩樂器就不算完整的人生。所以,我們固要簡化生活,至於怎麼簡化卻因人而異。

四十年前,我學到了金錢和物質不能使人快樂的道理,很多事也印證了這道理真實不虛。我遇見過很多富翁,他們有個共同點,都不快樂。以身價二十五億的霍華休斯來說,人家說他最可憐,是被恐懼折磨得極痛苦的人!我也認識一個女子繼承了四百五十萬遺產,從此就沒好日子過。因為她本來就很樂善好施,所以想好好的善用這筆錢,結果發現這筆錢還真是一大負擔,如果沒有這筆財產,她恐怕還過得安寧一點。

於是我了解,如果你擁有的不敷所需,就不會快樂;但如果擁有的太多,也不會快樂。擁有足夠且不太多的人,是最快樂的。

* * * * * *

我想起一位女士,多年來奮鬥不懈,工作得很賣力,牢騷也發個不停。後來我跟她說:「你只要養活自己就好了,幹嘛做得這麼辛苦?」她說:「哦!我有一棟五個房間的房子的房租要付。」

「五個房間的房子?」我說:「但你沒別的家人啊!你一個人住個一間房的房子不就好了嗎?」

「是啊,」她悲傷的說:「可是我有五個房間的家具呢!」

她工作到皮包骨只是為了那些家具有個適合的房子放!這種情況比比皆是,我也只能說:「你們可別這樣。」

由於我們對物質的先入為主的觀念,往往使我們失去了生命中最可貴的部分,那就是自在。

不必要的財物即是不必要的負擔。
一旦有了,你就得伺候它了。

再說說另一個女人的故事,雖然方式不頂理想,不過,總是得到自由了。我與她偶爾才見面,有次去看她時,正好是她的大宅被燒掉一個月以後,她和先生自孩子長大後就一直住那裡,房子是兩人出門時燒掉的,除了身上穿的,就什麼都沒了。

儘管照料這棟房子是一大負擔,可是想到她對這房子一向都很眷戀,我便說了幾句安慰的話。不料她卻說道:「別安慰我了吧!我現在不需要這些安慰了。想想看,我再也不必打掃那閣樓了,我再也不必整理那些衣櫥了,我再也不必打掃那地下室了!為什麼我以前從沒這麼自由過?好似重生一般!」

後來她們夫婦倆住在一棟很小的公寓裡,我相信她們必然已領略到自在的妙處了。只不過如果能早點學會捨,把多餘的物資送給需要的人,不是更好嗎?如此,她們二人才會因布施而有福,接受的人也是福利。反正無論如何,她們就這樣的得到了解脫自在。

* * * * * *

有空的話,我建議你們去野外走一走。在太陽下走一天,然後在星空下睡一晚,很能啟發靈性。能過簡單、自然的生活是很美妙的體驗,如果你背上還揹了吃的、睡的種種裝備,就會學到「不必要的東西就是不必要的負擔」;很快就會明白生活的基本需求不過是——冷時取暖,下雨時有一方乾處,餓時一點食物,渴時的清水而已。不多久你就能把物質定位,明瞭它們只不過是拿來「用」的,不用時就可擱在一邊。你很快的便能體會領略簡單生活中的大自在。

* * * * * *

在一九五二年五月到十月,我開始和平朝聖之前,我先把從喬治亞州到緬因州的阿帕拉契山道走了一遍,一共兩千哩。中途若有特別景點再岔出去,一共也另走了五百哩。

我都露天而宿,裝備是長褲、短褲各一,毛衣、上衣各一,薄毯一條,兩塊夾層塑膠布,偶爾把落葉塞進去當床墊。身上並不能一直保持乾暖,但我甘之如飴。早飯和晚飯是兩杯乾麥片,用清水泡一泡再沾紅糖吃,中午是兩杯高單位奶粉,配點林子裡找到的莓子、乾果或野菜。

經過這些磨練,我已經為和平之旅作了萬全的準備。比較之下,走高速公路可是容易多了。

* * * * * *

能吃到在樹上成熟的可口水果,能吃到剛從田裡摘下的鮮脆蔬菜,是多好的事。而未來的農業能不用殺蟲劑之類的毒藥,食物就能直接從田園拿到飯桌上享用,又是多好的事。

有天早上我走過新英格蘭山區,就地採了點帶露水的藍莓當早飯。想到我的同胞在吃各種加工加味的食品,就明白若要我點早餐,那麼帶露水的藍莓便是最好的選擇。

春夏季晝長夜短,能日出而起、日入而息是很棒的。秋冬時白晝短,又可以享受一點夜晚時光。我相信空氣中含有一種太陽的成分,日落後會變稀薄,只有睡覺時才能吸收。從九點睡到五點對我來說恰好。

* * * * * *

能在賦與生命的陽光下、在清新的空氣中工作,身處大自然靈性之美裡,真是美好。很多人也知道這道理,就像有個我碰到的年輕人,他的寧靜日子被打斷了一陣子。當時他父親身體很差,無法再照料農場,就把農場賣了,所以他也離開了,後來他做了好幾年自己很沒興趣的事,只為了湊錢再買一個農場。

能以種植作物滋養大眾為生是很好的事;換言之,能以積極的貢獻自己的社會為生是很好的事。每個人都應該如此,當然,在健全的社會裡,每個人都會這麼做。

* * * * * *

我穿的衣既最舒服又實用。下面是一條藍長褲,上面一件長袖襯衫,外罩那件有字的長背心。背心下擺前後面都縫起來做成好幾個口袋,裝我所有的財產。計有梳子一把,折疊牙刷一支,原子筆一支,地圖一張,幾份我的文宣品和信件。

所以你們就明白為什麼我回信回得特別快了——免得口袋太鼓。我的口號是——每盎斯都重要!外衣裡面穿的是條運動短褲和件短袖襯衫,這樣在路過有湖有溪的地方,隨時都可以游一場神清氣爽的泳。

某天在一個清澈的山中湖裡游完泳,爬起身來,一面穿上我的簡單裝備,一面想著那些有一櫃子衣服要整理的人,那種出門旅行要帶大包小包的人。想不透為什麼人要這樣拖累自己。反觀我自己,自在得不得了,我所有的財產就在這兒了,多自由!如果要出遠門,我站起身來就可以走了,無牽無掛。

衣服一套就夠了,從一九五三年開始和平之旅就一直如此。不過我都很愛惜物品,只要附近有小溪或是公廁的水槽,就可以洗衣服。晾衣服更容易,只要再穿回身上,讓太陽的熱把水份蒸乾。

我只用水清潔皮膚;肥皂會除去皮膚表面的天然油份,大部分女人用的化妝品、面霜也一樣。

我腳上穿的是雙便宜的藍運動鞋,軟布面軟橡膠底,而且穿大一號,腳趾可以在裡面自由活動,感覺和光腳差不多,而且一雙通常可走一千五百哩。襪子也是藍的。我挑深藍色穿是有原因的——很實用又不顯髒,而且藍色也是和平和靈性的象徵。

東西不用到實在不能用的地步,我是不會丟的。有一次在我快要離開市區之前,那位招待我的女士說:「和平,我看到你的鞋子該補了,我本來想幫你補的,可是因為我還蠻懂縫紉的,所以知道你的鞋是沒法補了。」我跟她說:「幸好就因為我不太懂縫紉,不知道這鞋已不可補——所以我剛才自己補好了。」

頭幾年的冬天我還有條藍圍巾和一件藍毛衣禦寒,後來都用不著了。我現在已經很能適應溫差,不管冬天夏天,室內室外,都穿一樣的衣服。

如候鳥一般,我夏天往北走,冬天向南移。因為如果想要在戶外和人聊天講話的話,就得選大家願意待在外面的好天氣。

天氣實在熱、太陽實在烈的時候,蔭涼的地方人人喜歡。樹蔭下特別涼爽,不過除非樹很大,不然就得不時跟著樹影挪動;雲也有移動的陰影,我把石頭的影子叫作長影;堤防在清早和黃昏時的影子也很長,在沒處躲的時候,連灌木或稻草堆的陰影也可以,至於人造物,如房子、甚至那些破壞景觀的招牌,也有陰影可藏;其他如橋,不但可躲太陽還可躲雨;當然,戴帽子和撐傘也是方法,但我兩樣都不用。有一次,一個記者問我口袋裡是不是有折傘,我答他說:「我又不會溶掉。我的皮膚是防水的,一會兒的不舒服沒什麼關係。」不過我偶爾會拿塊紙板遮陽。

遇熱則思水。不過我發現如果那天只吃水果當飯的話,一整天走下來也不會渴。我們的生理需求就是如此簡單。

* * * * * *

我在野外過了一陣子美妙的生活之後,想起一則往事。我經過以前住過一段時候的城市,走在馬路上,下午一點鐘,一大群一大群穿著光鮮的人,個個臉色蒼白或塗著顏色,匆忙而有序的出入上班的地方;而我,身穿褪色的上衣和磨得差不多的褲子,走在人群之中。走起來安安靜靜的膠底布鞋,夾雜在那批又緊又有型的高跟鞋的卡卡聲中。在比較窮的區就沒什麼,在比較富的區就有些吃驚的眼光過來,有的帶著輕蔑。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只要你願意走在街上那批隊伍裡,就可以看到路兩邊都有商品展示,有的多少有點用處,有的根本就是無用的垃圾。有的尚稱美觀,很多都頗難看。陳列的商品何止上千——但是,朋友,最重要的東西不在裡面。自由不在裡面,健康不在裡面,快樂也不在裡面,更沒有內心的安寧。而朋友啊!要想得到這些東西,你也需要逃離那隊伍,冒著被瞧不起的險。

對世間來說,我可能看起來很窮,一文不名的走著,全部的家當都在身上。然而我非常有福,擁有多少金錢也買不到的財富——健康、快樂和內心的安寧。

* * * * * *

生活簡單即人生純淨,
多寧而少爭。
謂真理難信而今卻明 ——
前所未成之事今可成。
噫!生命之美在單純。
(摘自《她的一生和使命的自述》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