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3日 星期二

如何解決生活上的問題?2


談憂慮的習慣
活在這一天,昨天僅是一場夢,明天只是一個幻想,但把握住今天,則每一個昨天是快樂的夢,每一個明天是希望的幻想,絕不要煩惱過去或擔心未來,活在今天,要活得安詳、自在。

憂慮是一個習慣,是可以改善的,我認為捨棄憂慮的習慣有一些可以幫助的方法。我和一些經常上教堂的人談話,發現他們仍然憂慮,那是完全浪費時間和精力的,如果你是誠心祈禱的人,你會立刻自動的將你所憂慮的,交到上天的手中──最佳的手。

這是一個最好的方法,開始時也許你需要多次的交還給上天,才訓練出習慣(我已訓練成)在事情上盡力而為,然後完全交到上天的手中。

你有多少次瞬間的憂慮?一般此刻都還好,你憂慮的是早該丟掉的過去,或為還未到的未來而焦慮。我們易於忽略此刻,這是上天給我們的僅有時刻,如果你不活在此刻你等於沒有活,如果你活在當下,你不會憂慮,對我來說,每一時刻是新的和美好的服務機會。

談生氣的習慣
我要再提其他幾個習慣,其中之一是生氣的習慣。生氣會產生很大的能量,有時叫做生氣的能,不要壓制,那會傷你;不要發洩,那會傷你,也會在這周圍引起波浪,你需要轉化它,設法將這無比大的力量積極地用在所需完成的事,或有益的運動。

告訴你有些人是怎麼去做的,譬如有位女士會把家裡所有的窗子洗過一遍;另一位則將餐間房子用吸塵器吸個乾淨,不管需不需要;另一位做麵包──很好的全麥麵包;還有一位則坐下來彈鋼琴,先是激昂的進行曲,然後冷靜下來,彈一些溫柔的曲子,像詩歌、安眠曲,那時,我就知道她沒事了。

有一位男士是拿出他的手推剪草機,注意!是手推的,沒有馬達,我那時住在隔壁。有一天,他來借他鄰居的動力剪草機,我跟他談起,他說:「沒有生氣的動力,我絕對無法用手推剪草機,剪那麼大的草地。」你看,這真的是很大的力量。

還有一位先生,他脾氣大到他的年輕太太預備帶著兩個幼小的孩子離開他,為了挽救了他的婚姻,他說:「我要採取行動改變。」他做了,當他感到要發脾氣時,以往他將房子裡的東西亂丟,現在他出去跑步,一圈又一圈的跑到他不生氣為止,救了他的婚姻,很多年後我看到他,我問他說:「你還跑步嗎?」「一點點運動運動」他說:「我有多年沒有發脾氣了。」當你積極的運用能量,會失去生氣的習慣。

這些方法在孩子身上也可用,我記得一個十歲的男孩,我試著幫他的母親,因為她對他無可奈何,他常發脾氣,有次當他沒有發脾氣的時候,我問他說:「在你所做的事情中,那樣事需用最多力氣?」他說:「跑上屋後的山。」所以我們找到了一個很好的妙方,每次當他的母親看他發脾氣時,她會將他推出門外說:「跑上山!」這方法很有效,所以,當一個老師告訴我,學校裡有位同歲數孩子也有相同的問題時,我建議她,要他繞著學校跑。

另外一對夫婦,有次他們倆同時生氣,他們決定繞著街道走,一個朝這個方向,另一個朝那個方向,但他們常碰面,當他們能和氣的碰面時,他們一同走回家討論是什麼引起他們的脾氣和將來如何預防。這是一個很明智的做法,你決不可能對一個生氣的人講理,因為那個人當時是不理智的。

我再講一個年輕母親的例子。她有三個未上學的小孩,她說:「當我生氣的時候,我想跑,但我不能,我不能離開我的三個小孩。結果,我經常將脾氣發在他們的身上。」我跟她說:「你有沒有試著原地跑?」我可以想像她「原地跑步」,後來她寫信告訴我說:「這方法和平而有效,不但能去掉生氣的能量,也逗孩子們。」

談恐懼的習慣
恐懼也是一個習慣,恐懼能被教導而且不斷的傳授。

我沒有一點恐懼,因為上天永遠與我同在。我有位朋友怕某人種的人,她的丈夫工作調到另一個地方,結果她必須生活在她所恐懼的人中。我先幫她認識這些人的音樂,因為她是搞音樂的,然後找到一位女士,她是這個團體的,她有兩個和我朋友同年齡的孩子。我們去看她,兩個小男孩一起跑開,兩個小女孩也一起跑開,然後我們開始相識,當然,她們很快的就成為朋友。我記得她們去對方的教堂,那是很美好的。一個星期天,她們一起去一個教堂,另一個星期天,她們去另一個教堂,有意思的是,當她們互相認識後,她們發現她們的共同之處大於她們的差異,她們互相了解之後,自然友愛。

我認識一位女士是大學英文教授,任何時候,只要遠遠地有點雷聲,她都會驚慌,因為她幼小時,只要有雷雨,她的母親就會跑到床下,當然,小孩也跟她一起躲進床下。她被母親的榜樣──教導成怕雷雨。小孩子們是如此被教導。

所有的恐懼是恐懼不認識的。所以什麼對制的方法──熟悉你所恐懼的,我們必須學習所有的安全規則才能熟悉雷雨,這些方法是有效的。

我要告訴你另一個關於恐懼的故事。我聽說過怕老鼠的女士們,我也認識怕狗的男士和女士們,但這個女士怕貓,我不是說野貓,只是平常家裡的貓,她的鄰居都有貓,所有她的朋友也都有貓,每次看到貓她就尖叫跑開,變得發狂,她告訴我,她覺得每隻貓好像就要跳到她的脖子上似的,心理學家也許會說:「當她是嬰孩的時候她被貓嚇了,她雖忘了,但仍存在潛意識中。」這也許是正確的,但無所謂,我說:「你如要去除對貓的恐懼,你必須和貓認識。」她說:「不行!」我說:「你怕小貓嗎?」她說:「如果夠小的話!」所以我借了一隻很可愛的小貓,主人說:「可以借,也可以保留。」我帶給她,問她說:「妳怕這嗎?」「不怕那小東西」她說,「現在,妳必須熟悉牠,妳必須餵牠、跟牠玩。」當然,你已知道故事的結局,小貓變大貓,但那時她已捨不得還回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