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3日 星期二

和平之道-2


幾則不用暴力的故事
有一天我在一座古堡旁邊沈思,心想,如果這座古堡能說話的話 ,會對世人說些什麼呢?於是便寫下了下面這篇短文。

古堡的話
你們在築我的時候,是花了不少時間和金錢的,就為著我可以替 你們抵禦外侵,保衛本城,而今我已荒廢在此,一派淒清景象,不過 ,我卻不是唯一遭遺棄的東西;現在,即使是最先進的防禦工具也沒 什麼用了,然而你們心裡頭的恐懼不安,卻使你們仍執著著它們不放 。

雖然大把的人力、物力耗擲在這些東西上面,你們內心卻知道這些 東西並不能保護你。而今,面臨這樣的新時代,核子戰在對人類說: 「不是和平,便是毀滅!」不過,難道就因為那些原本無用的防禦工 具已遭淘汰,你就真的毫無保護了嗎?你們難道忘了真正不滅的保護 就在「依天道而行」之中?自古以來的先哲與明訓一直在告訴你們, 唯善方可止惡,事實也說明,若要交朋友,自己須先友善。你們要什 麼時候才能有足夠的智慧不再走那條通往滅絕的路,而回到那永恆不 滅的保護中?地球上的人類啊!抉擇就在眼前,你們還來得及選擇生 存,但是你們得快做決定!

叫做「人」的奇怪生物
外星人對於這種叫做「人」的奇怪生物,看法可能是這樣子的。

有個從別的世界來的生物,駕著太空船,在一個偏僻角落停好。 第二天早上,他經過一個軍營,看到人把刀子安在一種奇形怪狀的棍子 上,不停往稻草袋子裡扎。

「這是什麼?」他問一個穿制服的年輕人。年輕人答說:「刺刀練 習。我們在對假人練習,學習怎樣用刺刀術殺人。當然,用刺刀殺不 了多少人的,要殺很多人就要用炸彈。」

外星人嚇得吃驚大叫道:「你們為什麼想要學殺人呢?」

「我們也不想」,年輕人無奈地說:「我們是不情願地被派到這 裡的,也不知道要怎麼辦。」

當天下午,外星人經過一個大城市,看到一大群人聚在廣場上,觀 看一個穿制服的年輕人受勳。外星人便問旁邊的人說:「他為什麼受 勳?」那人回說:「因為他在戰場上殺了一百個人。」外星人很驚恐 地看著那殺了一百人的年輕人,然後走開了。

在城的另一頭,外星人聽到收音機裡大聲宣布某人很快要被處死 刑。他又問說:「他為什麼會被處死?」旁邊的人回答他說:「因為 他殺了兩個人。」外星人聽了便慌忙走開了。

晚上,外星人把事情想了又想,打開筆記本寫道:

「似乎所有的年輕人都被迫學習如何有效殺人。殺了很多人的 便以勳章做獎勵;那些不太行的,只殺了一、兩個人的,便以死刑做 懲罰。」

外星人悲哀地搖搖頭,加了段註,

「?看來,這種叫做『人』的奇怪生物會很快自己滅種。?」

和平希望的憧憬
在那段四十五天祈禱和斷食期間將近尾聲的時候,一天我半睡半 醒著,一個美妙的景象出現了……,希望的景象。

我看到世界各國都在戰備武裝,我跟他們說,但他們不聽;我為他 們悲泣,但他們毫不在意;我為他們祈禱,環顧四周,看見世人也與 我一同祈禱。

接著我注意到,在大家祈禱時,有一個矇矓的光點出現了,升到我 們的上方,逐漸成形,一個光芒四射的形狀浮現,白袍充滿了光明, 耀眼的臉龐使我幾乎無法正視。人形說話了,和藹的聲音裡充滿雷霆 萬鈞的力量,「放下你們的劍!」祂說:「那些拿劍的終將被劍毀滅 !」各國都嚇了一跳往上望,紛紛丟下武器,世人終於又歡欣共處了。

和平與廢武的再思
我想再強調一次,正當的祈求應該付諸正當的行動,因為,「沒有 實行的信念,是死的信念」。把想法付諸實際行動最好的方法,就是 寫一封呼籲和平的信。

廢武的實際進程會很慢,部份由於恐懼感仍深植人心;部份由 於世人還抱著藉武器來達到目標的無謂希望,部份由於在備戰狀態下 ,有些產業的經濟似乎更好。

新時代要求的標準比較高。倡議和平的人本來都稱為理想主義, 但是在這個核子時代,理想主義成了唯一的實際主義。我們一直認為 自己的理想很崇高,那麼,現在就一同用理想來應付這個危機吧!

我相信戰爭有違上天的旨意與人之常情,也體會到和平之道即是 仁愛之道,本著這些信念,我會為和平努力,以身作則,用愛的方式對 人處世,盡力影響所有我的團體使用仁愛之道,影響我的國家施行仁 愛之道,影響聯合國施行仁愛之道,並且祈求仁愛之道遍行於天下。

我也會向軍隊說,不錯,我們需要你們保護。空軍可以致力淨化 空氣,海軍陸戰隊能挽救已破壞的森林,海軍能清理海洋,海岸防衛 隊能整治河川,陸軍可以建排水工程來預防洪災等,以及其他對人 類有益的事。

我們往往被「這件事不可能成功」的想法劃地自限。不少人認為 世界和平不可能實現,更有不少人認為不可能得到內心的安寧,而往 往卻是那種不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人做到了。

所有困擾、煩惱的根本原因在於我們自己不夠成熟,這就是為什 麼我談了這麼多有關自己內心的安寧,因為它是邁向世界和平的先決 條件。如果我們夠成熟,戰爭也不可能發生,和平便可確保;正因不 成熟,才無法知曉宇宙的定律,才會認為一惡可以剋一惡。不成熟的 一個症狀就是「貪」,弄得我們很難學會「分享」這一個簡單的功 課……。

而今我了解到,在病癥日益加重的時候,偶爾還是要先治一下標 ,如果放手不治,很可能就沒法再去治本了,所以越戰期間我也參加 了一些和平示威。那個時代頗奇妙,國民不理會政府,終於停止了越 戰,顯示了我們國家人民的力量。

然而還有症狀之上的症狀,譬如飢荒日益嚴重。我想要使每個人 都能得到乾淨的食物、水及空氣;我想要能供給他們所有的物質需要 ,同時也給他們精神上的甘糧、美好的環境,以及一切有助覺醒的啟 示。數學不用太好就可以算出來,如果世界各國不再製造毀滅的武器 ,就可以讓全世界的人都豐衣足食。

我們應該依循自己至高的覺光來仁慈對待那些不祥和的人,啟 發他們朝好的方向走。不論何時,只要你把祥和帶到任何紛亂的局面 裡,對促進和平都是一點貢獻,不管你做的事是為了增進世界的和平 還是群體的和諧、人與人的和諧,或是自己內心的安寧,對整體的 和平都有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