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3日 星期二

放下


放下

好了,最後一件,就是放下。第一樣要放下的,是自我欲望。一旦做到這點,就已經找到了內心的安寧。

你們可以從約束小我(卑我)著手。在不好的念頭生起時,轉化它,而不是壓抑它,使你的大我(高我)能取而代之作主導。如果想說壞話或做壞事,停一停,把心念轉到好的事情上。如是用同樣的精力,卻是用在說好話做好事上面,很管用的。

第二樣要放下的,是人我之別。我們總把自己當成世界的中心,從而有人我之分,跟自己有關的事總是加以評判,即使是我們理智上明白,也仍然免不了會非理性的分別。事實上,全人類是一個整體,我們每個人都是裡面的細胞;沒有一個是能單獨存在的。一切都為一體。唯有自其大者而觀之,才能體會什麼叫做「愛鄰人如愛己」,才看到世間理所當然的就只有一條實際的路,就是利益全體眾生。如果只是為了自私的小我,就等於是一個細胞在對抗全體細胞,絕對不可能和諧的。然而,你一旦為全體的福利而努力,就自然而然的與全人類同胞和諧一致,這是一種既輕鬆又祥和的生活。

第三樣要放下的,是對一切的依戀與執著。不論是對物、對地方、還是對人,只要還有依戀與執著,就不會真正的自由自在。利用物質並沒有什麼不對,物應盡其用,此物之所以為物,用之方成器。然而一旦超過了它使用的功能,那就最好打算捨掉不要,或轉讓給用得著的人。所以你已經用不著的東西,卻還捨不掉的話,它就會佔有你。在這物質至上的時代,許多人不是擁有財產,而是為財產所佔有,沒有自由。

在所謂的自由與解放變成時髦名詞之前,我認為我早已自由自在了。首先,我斷掉那些會使意志薄弱的習慣,然後是不再生起含侵略、挑釁的念頭。同時也把一切不要的財物捨去,我覺得,這才是真正的自由與解放。

另外還有一種佔有,就是對人的佔有。不管對方和你的關係多麼親近,一個人不可能擁有任何人。丈夫不擁有妻子,妻子不擁有丈夫,父母也不擁有子女。如果我們認為擁有他人,就會想要支配他們的生活,就會把關係弄得極不和睦。只有明白我們並不擁有他們,他們應當依照自己內心的想法來過日子,我們才不致替他們安排人生,才能與他們和睦相處。一切你想強行控制的事,只會反過來控制你。換言之,如果你想要自由,就須先給別人自由。

這塵世裡一切的關係,未必能持續一世不變。分離乃尋常事,只要好聚好散,懷愛而不懷怨,不僅於心靈無損,或還能助益心靈的成長。

對於這個讓我們暫時棲身的地方,應當感恩,好好享用,在下一站到來時,能夠無傷無痛的離開。在心靈成長的過程裡,常常得一次次連根拔起,也必須結束人生的許多篇章,一直到我們能夠不再留戀任何世間物,直到能夠毫無執著的愛所有的人為止。

最後一樣,是去掉一切負面的心情。這兒我想提其中一種,即使是最善良的人也會有的,就是擔憂。擔憂不是關心,關心促使你盡可能把事做好,而擔憂則是反覆去想不能改變的事,於事無補。

還有一樁對於負面心情的看法,我自己及別人都受益許多,就是:沒有一件外在的東西——不論是人或事——能夠傷害我的內心。我了解到,唯一能傷害我內心的,只有三種情況:自己不當的行為(而這是我可以作主的);自己不當的反應(這點比較不容易,但是仍可以作主)或是自己知而不為,例如目前的世界,就需要我盡棉力。認清這點之後,我心中是多麼的自由自在!我不再傷害自己了。現在就算有人對我做出最惡毒的事,我仍然會對這個心中不平衡、有病的人生出深深的慈悲,我絕不會用怨恨或憤怒這樣錯誤的行為來傷害自己。你的心是否受傷,完全在於你自己。只要你願意,你隨時都可以立刻做到。

這些是我自己得到內心安寧的過程,與你們分享。這些都不是什麼新道理,而是宇宙的真理,我只是把個人親身的體驗用日常口語說出來罷了。天道常存,只要我們遵循天理,所有悖於天理的事都不可能長久,因它其中就含有自行毀滅的種子。每個人的善良本性終將使我們循天理而行。我們的確具有完全的自由意志,也正因此,何時能順天應人而得到自心與外在的和諧,就完全在乎我們自己了。

在這段心靈成長的期間,我冀求明瞭上天對我的旨意,並且奉行。心靈的成長不易獲得,但是值得去下功夫。它要時間,就像世上任何成長都需要時間一樣。如果有一點點進步,就應該欣慰,不要沒有耐性,不耐煩只會阻礙靈性的成長。

將阻礙心靈成長的東西一點一點丟掉,是條比較困難的路子;因為唯有完全放下一切之後,才會得到真正的報酬。比較容易的是立即放下,因為上天的福祐立即隨之而來。在你的生活充滿上天的時候,自然便充滿著上天的祝福,遍及你的一切。

於我,就好像從虛擬的幻境裡逃脫,進入豐饒的實相一般。世人看來我好像放棄了很多;我放棄了累贅的財物,放棄了把時間花在無意義的事上,不再做明知不該做的事,該做的事不再耽延。對我來說,我覺得我得到了好多,包括無價的健康與快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