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3日 星期二

如何解決生活上的問題?3


有些恐懼來自過去,事實上剛才說的例子,可能來自那個原因,這是一樣的,面對你恐懼的去熟悉它。

有些地方你要用稍微不同的方法,我將告訴你一個漸進的方法。有位女士怕睡在小房間,她如果進去一間小房間便無法入睡,這個恐懼可能來自另一世。她到我工作的地方來求救,我們在圖書館的角落放一張床(很大的一間房間)給她,她仍怕單獨睡,所以我放了另一張床和她一起睡了第一晚,然後她慢慢的學著獨自睡著,接著我們試著比較大的臥房,漸漸直到她能在小臥房裡睡覺。你不一定需要用漸進法,但我們用是因為某些恐懼用漸近法較容易。

另外一種恐懼,屬於這一類的是懼高症,這也可能來自過去的經驗,有些年輕力壯的人也有懼高症。我過去所做的是將有懼高症的人帶到一個他們所能容忍的高度,我會陪他們一會兒,我將他們留在那高度看書,或做其他事一些時候,第二天我們立即到達那高度,然後再高一點,最後他們到達頂上,熟悉了高度,不再害怕。

有人問,有些恐懼是不是健全的?我不認為任何恐懼是健全的,除非你是對街道的恐懼,左右看看才過馬路,但我相信我們應該為自己盡責任,所以我過街一定是左右看看,我不認為那是恐懼,那是明智的。譬如,如果一個平滑的石頭上有小石子,如果我踏上會跌倒,我會小心避開,我不是恐懼,那是明智的。

上天的保護
最近我帶一團人去夏威夷的四個島做一個教育和啟發性的旅遊,一個警察警告我們不要睡在海灘上,據說在那海灘有謀殺案子,我非常關心在那些美麗的島上所製造的恐懼,我沒有恐懼,團員之一提醒我海灘的危險,我跟她說:「大家都在我的守護天使保護之下。」我們在任何海灘沒有一點事。

有一晚,我們是海灘上唯一的白種人。

其他人很友善,好幾位上來說:「幾年前,我在電視上看到你。」那是五年以前,當我初次去島上,他們還要我簽名,所以我認為我們不必擔心,我不認為擔心有什麼作用,僅是吸引所擔心的——「我所恐懼的降臨在我身上」。我在海灘上感到安全,同時我感到我的整個團體被保護,事實也是如此。

我有很明確地被保護的感受,有兩次我有離開我所乘坐車子的預感,其中一次我看到了為什麼,相反的,我曾經乘坐兩位高中生的車子,從「葡萄脛」到「洛杉磯」時,我並沒有下車的預感,雖然他們想讓老Chevy看下坡能有多快,所以速度很快,我坐在後座感到完全安全。

但有次我乘坐一個喝威士忌的男子的車,我自願替他開車,我讓他看我的駕駛執照,但他不讓我開,所以我請他讓我在路口下車,然後,我搭上一個小卡車,不到五英里,我們看到我第一次乘坐的車子掉進一個山谷,斜撞上一個木棉樹,我原來乘坐的那一邊的玻璃破了,車頂也凹進去,我立即看出為什麼我感到需要下車,司機並沒有什麼傷,他有些傷口,但不嚴重。

另一次我沒有看到任何結果,但我感到有下車的需要,這個男士是鹵莽的駕駛者,他看不見對方車子時也越過雙黃線超車,所以我下了車,我接著上了一個往東方向的車子,所以我沒看那部車有沒有發生什麼,我不知道,我希望沒有什麼。

所以某種程度的明智是好的,如左右看看才過街,但不是很多人常有的可笑的恐懼,你看,如果睡在海灘你也要恐懼,你一定每次在家裡睡也恐懼,想想有多少人在家被殺,或者當你睡在旅館,看有多少人在旅館被殺,這會造成莫名其妙的行為。

我是有完全被保護的感覺,如果我有像兩次坐車的不安全感,我會將大家帶開海灘,不過我感到絕對的保護,我沒有一點焦慮,我知道我們在海灘上是絕對安全的。

有很多事情我們不完全了解,我們只知道他們發生,譬如避開會傷害我的。我有次在一條小路上走,樹枝在頭頂上接觸著,我看不清前面的路,但我因為曾經走過,知道這條路,我可看到盡頭的光,當我正走得很快的時候,突然一個力量將我擋住,這是足夠將我擋住的力量,我則小心的往前看看是怎麼一回事,有一個鐵絲網攔在路上以防牛隻走掉,我如果沒有停住就會撞上鐵絲網,我們有的保護超過我們的想像。

最明顯的一次是在我開車的時候,我現在沒有駕駛執照了,但在所有我開車的時候,我是一個穩當的司機,車子都在我的控制之下,這一次我是開別的車子在一條沒有修好的路,路在下坡的盡頭有紅綠燈,你要左轉或右轉,兩邊都有車子轉,也有朝我的路上來的,當我看到紅燈時自然的將腳踩煞車,但沒有煞車,我拉緊煞車也沒有緊急煞車,我想,如果我可換到倒退擋也可停住,雖然車子會支離破碎,我試著放倒退擋,但進不去,我看到我前面的一輛旅行車有兩個小孩從後窗看過來,我必須把車停住,我不能左轉,有一個石牆在對面,車子又快又密的開來,右邊有個石牆和水溝,我有限的思維想,「開下小溝斜撞上石牆,那會停住車子,雖然會損壞車子,但會停住」。我無法去做,這是一生中唯一的一次車子不在我的控制下,車子向左轉穿過兩車子之間,上了一個有斜坡的泥土路,當然車子停住,我不知道泥土路在那兒,我不可能看到。

所以當你看到這種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你才能了解為什麼我感到充滿了絕對的保護,那保護延伸到任何和我一起的團體。

一個有用的觀想
我想將這觀想與你們分享,首先我們能否同意上天的保護圍繞著我們?知道你是上天美麗的孩子且都在上天的手中,接受上天——接受上天的保護——沒有需要恐懼的問題,如果你不是泥土的外表,知道你不是自我中心主宰的生命,知道你是上天的本性,上天的國度在你內心,內在基督永恆不壞地與你的真性認明。

安寧……寧靜——知道 我是上天
安寧……寧靜——知道 我是
安寧……寧靜——知道
安寧……寧靜
安寧
安寧……安寧……安寧

現在,有了我們是上天美好的孩子的認知,這是永恆的,不能毀滅的,讓我在愛中分手,但精神同在,上天賜福和和平給你們每一位。

(取自《她的一生和使命的自述》第六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