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3日 星期二

和平使者自述

在我生命早年,曾得到兩個相當重要的啟示:第一我發現賺錢是容易的;第二,賺了錢卻作無謂的花費是完全沒有意義的。在當時我就已知道這不是我來人世間的本意,但那時候(已有很多年前)我也並不清楚自己到這兒的目的究竟何在?由於內心深處迫切地渴望追尋有意義的生活,加上經過整夜在樹林中漫步深思之後,使我在靈性上得到一個如今看來十分具有關鍵性的轉變。我開始毫無保留,完全奉獻我的生命,將它用於從事利益他人的志業。我希望你明白,這是一個不能退轉的地點。從那之後,你將永遠不能回復以前純然自私自利的生活方式。

開始為能「給」多少而活
這個改變帶領我進入生命的第二個階段。我開始為能「給」多少而活,不再為能「得」多少而活,這使我走入一個嶄新的而美好的世界。我的生命開始變得有意義,上天也為我身體健康而祈福,使我不再有任何頭痛及感冒的毛病(而大部份的疾病實在也是心理因素所引起的)。由那時起,我清楚明白自已的使命是要為和平而努力。這裡所指的和平是全面的,包括國際之間、團體之間與個人之間的和平,而最最重要的是每一個人心中內在的詳和與安寧。不過,願意奉獻自己的生命和實際去奉獻自己的生命仍然有很大的區分。對我來說,這中間尚需經過十五年努力去準備和內心不斷地追尋。

攀登生命絕美的峰頂
這段時期,我漸漸認識到心理學家所謂的「自我」和「大我」。我開始了解這兩者之間的關係就好比有兩個我,或兩個天性,甚或兩個彼此持有完全不同看法的意志,因為這兩個看法南轅北轍,使我在這段期間飽受掙扎,深深感覺到當兩個我持有不同見解時的痛苦。我的情緒起伏不定,忽高忽低,有如高山深谷,許多的山谷連延,但就在這一連串的掙扎之間,我出其不意地攀登到絕美的峰頂,那是我第一次體會到內心安寧的滋味。那是渾然忘我的體會,與有情眾生合而為一,與天地萬物融為一體。從那以後,我不曾真正感受到被隔離的孤寂。我可以一再地回到這美麗的峰頂,並且一次比一次駐足更久,只偶爾離開片刻。直到有天清晨醒來,我清清楚楚知道自己永遠不會再跌到山谷底了!我個人的掙扎終於到此結束,成功地奉獻我的生命,尋找到內心的安寧。這又是一個無法退轉的旅程起點。我再也不會陷入掙扎之境,因為所有正確的選擇都將發自內心,絲毫沒有勉強,根本毋須掙扎。

生命進行到此尚有發展的餘地。在我進入生命的第三個階段時仍有長足的進步,但這好比生命拼圖的主要圖形已成定案,清楚明白不會改變,只差邊緣的部份有待繼續添加完成。你免不了會走到成長的極限,但發展的過程是相當和諧的。身心總好像充滿愛、和平與喜悅,為種種美好的感覺所圍繞,有如處在一個備受護持的環境中,內心如如不動,幫助你面對所有必須面對的處境。

這個世界也許對你冷眼旁觀,認為你正面臨著天大的考驗,但內在的機智卻源源不絕,幫助你輕易地渡服難關。沒有任何事能難倒你,周遭籠罩著自在與安詳的氣氛,對任何事不再強求,生命顯得豐盛而美好,但絕不會繁瑣,不帶有壓力。這是我學到的一個很重要的事:如果你的生命與你在人生圖案中的角色一致,同時,遵守主宰宇宙的規則,那麼你的生命將會是豐盛而不吃力的。如果感到吃力,多半是因為你所做的遠超過你該做的,超過你在整個事情的企劃中所分配到的工作。

如今,生活是為了要「付出」而不是「得到」。當你全心全意地付出時,將不難發現與「沒有付出就沒有收穫」同樣的道理是「有給予,就無法避免要接受」。包括像健康快樂、內在的安寧等等最美好的事情都會得到。你會感覺到自己有無窮的精力,像空氣一樣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就好像跟宇宙能的源頭搭上了線,通上了電。

現在你的生命完全自主,不再受「自我」的控制。自我是受身心的慾望所控制,譬如身體希望追求舒適與方便、心中有所要求、情緒上突來的激動等等。事實上,身心和情緒都受制於更高的天性,好比我可以跟我的身體說:「躺到那水泥地上去睡覺。」它會聽從;我可以對我的心說:「拋開旁騖,專心做眼前的工作。」它也會遵從;我可以對我的情緒說:「即使面對最壞的情況,也要保持冷靜。」它漸漸會安靜下來。這是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哲學家索洛(Thoreau)曾寫道:「如果一個人不跟他的同伴同步,也許是因為他聽到了另一個鼓手的鼓聲。」現在你就在跟隨著不同的鼓手,讓更高的天性來指引你,不再降低生活的步調。

步行,直到世界和平
一直到一九五三年那年,聽從更高的宇宙自然法則之後,我才得到指引,受到召喚,給予鼓勵,開始了我為世界和平所做的朝聖之旅。這是完全以傳統的方式,不斷虔誠的祈禱、誠心誠意步行的一種方式,也是一個接觸人群最好的機會。我穿了一件有字的背心,方便與人結緣,背心前面寫著「和平的朝聖者」,我認為它如今已取代我原來的名字,它強調著我的使命而不是我個人。背心後面則寫著「為世界和平而步行二萬五千英哩」。背心的用意是在接引別人,當我走在高速公路旁或市區內時,不斷會有人因為好奇而來接近我,那時我就有機會和他們談談和平的意義。

我以身無分文的朝聖者走完二萬五千英哩的路,所擁有的僅是身上所穿的和口袋裡能裝的。我不屬於任何組織。我說過我將不停地走,直到有人給予療護才休息,將連續斷食直到有人給予我食物才復食,將不斷流浪直到人類學會和平之道才安定。我可以真實地告訴你,在旅途中雖不曾真正要求過什麼,卻得到所需的一切,這證明人的本質多麼善良。

我隨時帶著和平的信息:和平之道該是「以善制惡,讓真理克服虛偽,用愛心化解仇恨」,信息本身並不新奇,重要是在於如何將它實踐。它的實踐不僅在國際情勢上是如此,在個人情況中也是如此。我認為導致目前世界局勢如此動盪不安,是由於個人內心不成熟的反映。如果我們都是成熟和睦的人,戰爭將不成問題,因為它根本不可能發生。

我們每個人都可以為和平貢獻一份力量,從目前的處境開始,從自已內心做起。一旦自己生活中充滿和諧,自然就能將它反映到外在的情況中。事實上,我認為人們對「生存」的渴望,往往會促成某種侷促不安的和平假像,反而需要更深的內在覺醒來使它持續。我認為當我們發現核子能的時候,就進入了新時代,這個新時代需要注入新的生命,來使我們提升到達更高的理解層次,幫助我們面對新時代的問題。所以大多數我都把主題放在以內在和平做為達到世界和平的第一步。

真正面對生命的呼喚
當我談這些尋求內在安寧的步驟時,我是以整體的構想來說的,至於步驟的多少並沒有固定,它們可增可減,只是方便解說這個題目的方式而已。重要的是,這些步驟沒有一定的次序,一個人的第一步,也許是另一個人的最後一步,所以你可以從最容易的步驟開始,當你走了幾步之後,接下來的步子會更容易走。在這方面,我們可以互相分享心得。你們之中,也許沒有人會像我這樣步行朝聖,而我也不打算激發你們步行朝聖的意願,但從生活中尋獲和諧的經驗是可以彼此分享的。我猜想當你聽到我所提供的這些步驟時,你或許會認出有些是你已經走過的。

首先我要提出我自己必經的一些準備,第一個準備工作是對生命持有正確的態度。要面對生命,不要逃避,不要追求虛榮,停留在生活表面的泡沫幻影之中。如今有上百萬的人選擇這種生活方式,他們永遠無法找到任何有意義的事物。只有願意正直、果決去面對生命,並深入生命精髓的人,才可以找到它的實體和真理,這正是我們現在所要做的事。

當生命中出現困難與考驗時,最重要的是在於如何抱持有意義的態度來面對它。如果你能看到問題的全貌,如果你知道整個故事的始未,你就會覺醒到生命中沒有一個困難不具有它存在的意義,沒有一個考驗不能有助於內心的成長。當你看清楚這點,就會發現困難其實是機會的另一個面貌。反之,如你不能勇敢面對問題時,就只好漂流過一生,內心得不到成長。只有依尋高智慧的光來解決問題時,我們才能獲得內在的成長。共同的問題需要大家共同來解決,只要有一個人逃避他份內的責任,就沒有人能獲得內心真正的平靜。所以像解除世界武裝和促進世界和平這些共同的問題,需要每個人一起來解決。讓我們共同來思考這些問題,來談論這些問題,並尋求這些問題的答案。

相信什麼就全力以赴
第二個準備工作是調整我們的生活,使它與宇宙的法則協調一致。造物主不僅創造了宇宙萬物和有情眾生,也同時創造了運行萬物眾生的法則。在物質界和精神界都靠這些法則來管制人類的行為。我們如果能了解它,使生活行為與這些法則相互和諧,我們的生活就會和諧。如果我們不遵行它,就會給自己帶來困難,而成為自己最壞的敵人,如果是出於無知導致的不和諧,或許會使我們受一些苦,但如果是明知故犯,那會受很大的苦。我認出這些法規都是大家耳熟能詳、深信不疑的,僅需我們去徹底實踐而已。

所以我開始忙於一個有趣且有意義的計劃,就是去實踐所有我所相信的善事。我並沒有妄想自己能一次全部做到,但如果我做了明知不該做的事,我會立刻停止,並設法儘快將它捨棄。這是一種比較容易的方法,如果拖拖拉拉,慢慢停止,那將是漫長又痛苦的。同時我如果沒有去做該做的事,就會忙著去做它。通常都要花上好一段時間去生活,才能將信仰落實,這當然是可能的。但現在只要我相信什麼,就會全力以赴,將它在生活中實踐出來,否則就顯得毫無意義。當我跟隨已有的最高的智慧之光時,我發現其它的光也都能給予我,一旦實踐已有的光,就能接納其他更多的光!

這方法對誰都一樣適用,而這些正是我們可以共同研討的。但第三個準備工作則是每個人所特有的,因為每一個人在宇宙生命的圖案中都有他特定的位置與角色。如果你還不清楚自己的角色,我建議你試著以接納的心從寂靜中去尋求。我以往是在美麗的大自然中漫步,保持靜默與開放接納的態度,美好的靈感就會源源不絕的湧現。你會逐步去做一些你認為該做的善事,即使在開始時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但你已開始在扮演宇宙生命圖案中屬於你自已的角色。在你生命中,這成為你最重要的事,其它世俗人出於習慣所追求的名利,完全是表面的、膚淺的,對你來說,已經微不足道。

有些人明知這些,卻不去奉行,這是很可悲的。我記得有一次當我走在高速公路旁時,有位開了一部高級車子的男士停下來對我說:「能實踐自己的使命是多麼好的事情啊!」我回答他說:「我認為每一個人都應該去做自己覺得是對的事情。」他接著告訴我他真正想做的事,而那正是一件極需要去做的好事。我聽了之後,也跟著興奮起來,想必他已經在著手進行,我說:「那真是好極了!現在進行得如何呢?」他居然回答我說:「唉!我沒辦法做!因為那樣的事情是賺不到什麼錢!」我永遠忘不了他是多麼的不開心。但是你知道,在這物慾橫流的時代,我們都在用錯誤的標準來衡量一個人是否成功,我們用金錢和物質來衡量,但這些並不能帶給他快樂和自在。如果你已知道卻仍無法做到,你確實是會感到非常不快樂的。

覺得自己不缺什麼
還有第四個準備工作,那就是將生活簡單化,使得內在和外在的幸福、精神和物質的幸福,從你的生活中取得和諧。這對我來說相當容易。就在我將生命貢獻於利益他人服務眾生之後,我覺得只要世上還有人得不到他基本的需求時,我就無法再去接受超過需要之外的任何東西。這使我將生活所需降到最低的水平,我起先以為這樣做會有困難,會受一些苦,但我顯然是估計錯誤。現在我所擁有的儘是身上穿的和袋裡裝的,我不覺得自已缺少什麼,對我而言,我所想要的和我所必要的是完全相同,所以你不可能給我任何我不需要的東西。

我發現這樣一個偉大的真理──「不需要的財產只會成為多餘的負擔」。我倒不是說我們每一個人的需要是一樣的,你的需要很可能比我大許多,好比你有個家庭,為了孩子,你當然需要有個穩定的家庭中心。但我的確知道,任何超出基本需求的財產,都很可能成為你將來的負擔。

簡化的生活為我帶來極大的自由空間,在我開始感受到這種自由之後,我發現內在和外在的幸福生活充滿和諧。為了個人的生活,也為了整個社會的生活,我必需在此特別提出這種和諧的重要性。如今這個世界正處在一個極度不和諧的狀態,人們完全著重於物質生活的發展,以致於當核子能被發現的時候,我們會將它放在炸彈裡,用它來殺人致命,這是因為我們內在的健康遠不及外在的幸福。將來正確的研究方向應該放在內在靈性的追求,只有這樣才有可能讓我們把兩者帶到諧調點,也只有如此我們才能善於利用已經開發的外在幸福資源。

淨化身體、淨化意念
除了以上四個準備工作之外,我發現還有一些淨化自己的工作要做。第一個最簡單易行,那就是身體的淨化。這與生活習慣有關:你吃的明智嗎?是為了活著而吃嗎?我認識一些人是為吃而活著的。你知道什麼該停下來不吃而適時斷食?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概念需要知道。同時你有明智的睡眠習慣嗎?我盡量早睡以便有充足的睡眠。你是否吸收足夠的陽光和新鮮空氣?多運動與大自然常接觸?你也許會想這應該是人們第一個願意去做的,但以我的經驗發現人們往往到最後才去做它,因為這牽涉到將壞習慣戒除,這正是我們緊抓著不肯放的。

第二個淨化是意念的淨化,它的重要性,自不待言。如果你知道意念的威力有多麼大,就永遠不會讓不好的念頭興起。當它是正面時,會對善念產生極大的影響,而當它是負面時,也的確會使人致病。

我記起一位六十五歲的男士,當初剛認識他時,他有慢性病的跡象。從跟他的談話中我也可以感覺到在他生命中曾有過甚深的怨恨,只是初步看不出來而已。他和妻子及成長的兒女都相處甚歡,在社區裡也和朋友們有談有笑,但內心的怨恨依然存在,我發覺他怨恨的對象居然是早已死去的父親,因為他父親教育了他的兄弟,卻沒有教育他。一旦他能將怨恨從心中釋放,久經的慢性病逐漸消除而終於痊癒。

如果你對任何人有半點怨恨之心或任何不好的念頭,就必須儘快將它去除。因為這些念頭只會傷害你自己,對別人產生不了作用。有句話說:「恨,會傷害懷恨之人,而不是被恨的對象。」光是去做正確的事,說該說的話是不夠的,你必須還要有正念,這樣生命才能達到和諧之境。

淨化慾望、淨化動機
第三個淨化是慾望的淨化。你貪求些什麼?是否想要新衣服、生活享受、新傢俱或新車?如果你能知道並扮演起在整個生命構圖中屬於你的角色時,就能夠要什麼有什麼,使慾望與生活一致。當你想到這些時,難道還會有其它事比它更值得去追求嗎?

第四個淨化是動機的淨化。你做任何事情的動機是什麼?如果純粹只是貪心、自私或對自我榮耀的希求,我會建議你別去做那些事,做任何事,不要出於這樣偏狹的動機。但這並不容易做到,因為我們做任何事情都可能有混合的動機在內,好的、壞的都混為一談。好像商場上的生意人,他的動機未必崇高,但仍混雜有想要照顧自已家庭的動機,以及可能為他的社區謀福利的動機。

您假如是要尋找內心安寧,那您的動機就必須是付出,是以服務為宗旨的,它必須是給予而不是獲得。我認識一位很好的建築師,很顯然建築他相當在行,是他的正業,但是他的動機略有偏差,他只想賺更多的錢,超越別人的地位。他賣命地工作到身體不支而生病,就在那個時候我遇到了他。我讓他為別人做一些小小的服務,跟他談為別人服務所能換來的喜悅和滿足,我知道一旦他體會到服務的喜悅之後,將無法再回到純粹自利的生活方式,那以後我們保持通信約一段時間,在我朝聖第三年時,路過他住的城鎮順道去拜訪他,他完全換了一個人,幾乎都認不得他了!不過他仍是建築師,他正在策劃一個方案並跟我說:「你瞧,我之所以要這樣來設計,是為了要配合他們的預算,然後再造在他們的土地上,便它看起來很不錯!」他的動機是為了服務他所策劃方案的人。他變得光彩奪目改頭換面。他的妻子說他如今事業蒸蒸日上,因為連遠地的人都來請他設計房子。

我遇到某些人,必須靠換新工作來改變他的生活,但我也遇到更多人,僅將動機改變,純粹利益別人,就能使生活得到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