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3日 星期二

靈性人生-3


如果我這輩子有失去信心而且害怕的時候,大概就是那時了,因為我知道那附近絕對不可能有人來救我的。我反倒覺得整個情景──這冷、這雪、這黑──很不真實;當下只有上天是唯一真實的。我與一樣東西完全合一──不是要自己的身體,這個會壞滅的皮囊──而是與驅使這皮囊活動、永存不朽的真如本性合一。

我覺得自在極了;不論是留在這一世繼續奉獻,還是進到下世再做,我都覺得很平安。冥冥中似乎有指引要我一直往前走,到底是走在公路上,還是走到了田裡都不曉得,什麼都看不見。穿著短帆布鞋的腳已如一大塊冰塊,走起來沈重蹣跚,身體漸漸凍僵。

麻痺甚於疼痛後,一般所謂的幻覺──也有人叫幻象──出現了。就好似我仍然清醒,不僅僅能感覺肉體那一邊完全的黑暗、酷寒、席捲而來的大片雪花,也能清晰感覺靈識那一邊的溫暖和光明,逼真得好像可以走進去一般。那景象美到極致,它的顏色來自我們熟悉的世間,但超乎世間色;它的音樂來自我們所知的世間,但超乎世間樂。

然後我看到生物,很遠很遠有一簇,中間有一個快速朝我而來。很近時我認出來了。她看來比去世時年輕很多。

我相信,在這段已經開始所謂死亡的過程,最親近最親愛的人會來迎接我們。我陪過臨終的朋友,還記得很清楚他們對陰界與陽界親人講話的情況,就好像他們都同在房裡一樣。

所以我想我的大限到了,便迎上前去。我說(或我想):「你是來接我的吧?」

她竟然搖頭!比了比叫我回去。就那一刻我撞上橋樑,景象不見了。

感覺有指引一樣,我慢慢用手摸索著橋身往下走,躲到了橋下面,在那兒找到了個大瓦楞紙箱,裡面還有一堆包裝紙。笨手笨腳地把僵掉的身子挪進那紙箱,再慢慢用遲鈍的手指頭把紙蓋在身上。於是就在大風雪的橋下睡著了。老天給我的不僅是這個庇護所,也給我這難得的經驗。

如果你們看到我陷在大風雪中的景況,可能會說:「這可憐女人的遭遇真是可怕。」但是我自己回顧,卻會說:「真是段奧妙的經驗,使我得以面對死亡,當時心中不是恐懼,而是在這個時刻感覺上天存在的清醒心。這顆清醒心正是你們需要時時保持的。」

我相信能有機會體驗「死亡」這個轉變的初始過程是我的恩遇。因此,現在當親愛的人度過這段光榮的轉化過程、進入更自在的生命的一刻,我能欣然面對。這是一生中最後的偉大歷練,我期待這個稱為「死亡」的轉變的來臨。

* * * * * *

有人問我,我說的「已經開始所謂死亡的過程」是什麼意思。

沒錯,我們稱為「死亡」的轉變是一段過程。首先,你開始覺察到不僅只有我們這個世界,還有個非肉體的靈界存在,然後在靈那邊的親友迎上前來,你會認出他們,又發現自己和兩邊的世界都可以交流溝通。我到的地步也就是如此。下一步便是「銀繩」(silver cord)斷落──與這邊世界的連繫切斷了,只不過仍然可以看見聽見這邊,這時候是處在「通會界」,和靈界親友歡聚重逢。然後就進入下一個要學習的階段了,如果程度夠高,也就是服務奉獻的階段。

靈界「在另一度時空裡,與我們並存」,這兩界是參雜混合的。我們只能感覺我們這個世界,可是他們兩邊都知道(多半)。有些情況下可以相互聯繫,比方說我們能替他們禱告,他們也能為我們禱告。

死亡是個美好的解脫,進入更自在的生命。這有盡的軀殼,這身體,都放下了。那以自我為主的本性隨著你在非肉身的世界裡學習成長,而後再回來進入另個適合的肉身、適合的條件,去學習未完的功課。若能更深一層看人生,就會在生時悲傷而死時欣慶。若我們能認清,和整體生命來比,人生是多麼短暫,就比較不會為塵世的問題所苦惱了。

* * * * * *

喪禮應該是個愉快的送別會才對。回憶這人已往的善行,朗誦他喜愛的詩篇,唱他喜愛的歌。如果這樣做,這解脫的人也就會和我們一同欣慶。

* * * * * *

就如我接受頭髮的顏色──從小時候的金黃到大時的紅褐,也無悔地見它轉為現在的銀白色。同樣,我也準備好了承受時間到來時,我的頭髮乃至整個皮囊都自塵土來,亦化歸塵土,而我的靈識則繼續下一個更自在的生命,這該是我頭髮變白的時節,每個時節都有要學的功課。如果你先前已學會了這一段的功課,生命中每一時節都很美好在為了未完成的功課想要再來,就是這種情形。

宗教
宗教不是目的。最終的目標是人與上天合而為一。世上會有這麼多種宗教,皆因人類不夠成熟,喜歡突顯微不足道的相異處,而忽視重要的共同點之故。各個信仰間只有教義和儀典的不同,宗教的本質則是一樣的。

各個宗教就好比上山的路,看似不同,但不是都一樣到達山頂?殊途同歸,所追求的難道不是同一件東西?

你們如果有宗教信仰,應當把它當做接近上天的踏腳石,而不要把它變成你與上天別的子女之間的隔閡,或變成把你困住的高塔,高高在上,與人遠離。不管有沒有信仰,都應在靜默中尋找上天──向內心求。

如果我們打算孤立別人,其實只會孤立自己。我們都是上天的子女,沒有一點偏心。上天對一切尋求祂的人示現,上天對所有願傾聽的人說話。靜下來,就認識上天。

* * * * * *

我有虔誠信仰,但是不屬於任何教派。我遵循的是上天教法的本義,而非文字。人往往會非常依賴宗教外表的形象和組織,反而把原本的目的──接近上天──給忘了。唯有了解到上天本就住在我們心中,也在所有人的心中,才是通往天堂的道路。要知道我們都是無盡無邊世界中的一份子,每個人的所思所言所行,都會對別人造成影響。

* * * * * *

在和平之旅開始沒多久時,我談到新約《聖經》雅各書全篇和舊約的一點摘錄。很多人認為這些經典很重要,我倒覺得有必要細究其內容,這樣與大家的溝通才能更妥善。沒錯,《聖經》內涵許多真理,但往往大家並不了解真正的意義。人用說明教法的文字取代了教法的本義,真理因此曲解而生謬誤。如果你們想要印證真理,最好的方法就是向內心去求,而非求諸一紙印刷文字。

你便會注意到耶穌說:「你們為何光叫我『主啊!主啊!』的,卻不照我所說的去做?」這個意思祂表示了好多次。因此,我覺得真正的基督徒會依耶穌所教的天理來生活。耶穌也說:「不必說『看哪!瞧啊!』的,因為天堂就在你心中。」祂一再用很多方式來告訴人,他們本身所具有的能力。真正的基督徒的人生是由心中的天堂所引導的──即以天為主的本性──有時稱作「內住的基督」。

很多人自稱信基督教,但是真正依此生活的人很少──幾乎沒有。而若真正依此生活,大家又可能覺得你神經。有句話倒說得貼切,說這世界分兩種人:不接受基督教義的人,和實踐基督教義的人。

我相信耶穌會接納我,因為我依照祂希望世人做的去做。不過這並不表示所有自稱基督徒的人都會接納我。我當然愛耶穌,也感激祂,我希望基督徒都能學習遵照祂的誡律而行,那就是最美的世界了。

愛之道
惡不可服惡,只有善才能服惡,這便是學習愛之道的功課。現今世上有兩種相反的道路,其一是以惡制惡的老路子,用新式武器把世界帶回一片混亂;另一則是以善止惡,帶來的會是光明、成熟的遠景。

我們沒必要去摧毀所謂的惡,因為沒有任何違反天理的事物是可以長久的。世間所有不善只能暫時存在,它本身便含有自行毀敗的種子。唯有在不踰越天理的範圍內,可以早點使惡消滅。為了制惡而造出另一樁惡,只不過把惡加倍而已。

天理時時都在彰顯,因為不合天道的事慢慢在減少。有誰會懷疑天理最終將大行於天下呢?只不過這日子多快來臨就看我們自己了。願意放棄多少暴力也是看我們自己。只要我們願意放下,暴力就會減少──只要願意除舊布新,暴力就會減少;因此我們應共同努力,同使永生鳥自灰燼中復活(譯註一),同為人類復興再生打下基礎,一同促進心靈覺醒的提升,直到進入必來的黃金時代。

為了促使黃金時代來臨,我們必須留意眾人善的一面。須知人皆有善,不論掩蓋得有多深。沒錯,人性裡有冷漠,有自私──但也有善。善不由評判而來,乃是由愛與信而得。

純淨的愛是一種願意付出的心,沒有一絲求回報的念頭。愛能拯救世界免於核難。「愛上天」:以接納和回應的心相對。「愛人類同胞」:以友愛和付出的心相對。依愛之道來生活,方才無愧於稱做上天的子女。

* * * * * *

你認識上天嗎?你可知宇宙中有一股比我們偉大的力量存在,不但在我們內心呈現、其實無處不現?這就是我所稱的上天。如何真正認識上天?隨時有祂的指引、無時不體會祂的存在是什麼感受?認識天,就是以愛廣被一切人與生靈。認識天,就是感覺內心的安寧──平靜、安祥、穩定,能面對任何外境。認識天,就是心中喜悅盈溢,擴及世間。

如今我只有一個願望:為自己實現上天的意願。這中間是沒有衝突的,上天指引我做和平朝聖行,我便歡歡喜喜地做;上天指引我做別的,我同樣歡喜奉行;若我所作所為招致批評,我不卑不屈接受;若我所做所為獲得讚賞,我即轉讓給上天,因為上天只是藉由我來完成的。在我執行上天指引的事情時,我便會得到力量,得到支援,上天會明示方向,我轉達所言,不論路途平坦或坎坷,我永遠走在上天慈愛、安寧和喜悅的光中,而我則以感恩和讚美詩回報,這才是真正的認識上天。而認識上天並不是大人物的權利,渺小如你我都一樣可以。上天一直都在尋找你──每一個人。

如果一心尋求,遵循天理,廣愛眾人,去除私心、眷戀和不好的念頭與心情,你就能找到祂。此時你必在沈靜安寧裡,因為上天原本就在你心中。

譯註:埃及神話,指相傳生長於阿拉伯沙漠中的一種美麗孤獨的鳥,每五百年自焚再自灰燼中重生,成為不死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