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9日 星期日

超越自我的第一步_立聖賢志


「立聖賢志」的圖片搜尋結果


國父勉勵人「做天下第一大事,做大事不要做大官。」是不是?什麼叫做大事?何謂大?惟天為大,惟堯則之,是不是?我們現在所辦的才是天大的事情,眾生的事大不大?既然身負重職,有大志想辦大事,就要徹徹底底切切實實的去做,不要有所改變。
真道的可貴,德性的至尊即是:「如保赤子之心誠求之。」不要有所顧慮,不要有所希求,懂嗎?
當一個母親撫養一個子女時,她絕對不會考慮到他將來能給予他什麼,而才給予照顧是不是?既然生他,她只知愛他,照顧他,明明知道長大可能讓她失望,她仍舊還惦念照顧著他。甚至替他擔罪,替他死,死而無怨無悔,此為母心亦即佛心也。慈母為子女如此,佛聖在世時亦拋棄私人的情,將一切愛施予眾生,他對待眾生就如母親對待子女一樣,不厭不倦的提攜照顧,勸化眾生,願為眾生項罪,眾生不救誓不成佛,那位善薩無此心?五教聖人異地而同志,均是為眾捨已。
如果你們一動念,一出口,一做事,皆是以大體為念,以眾生為念,你就是做大事,你就是大人。長久如此,一直到最後一念,那豈不就是德配天地,道貫古今,精神永不朽?
過去成聖成賢祇是一種理想話,一種勉勵語,如今正是實現的時候。
「亂世造聖賢」,人人皆知。如今正值大亂之世,當知此時正是考拔聖賢之年,爾等徒弟,此時不立志向前,更待何時?爾等英才,不為候選,更找何人?望徒弟勉之勉之!
丈夫一世要有擔當,不擔當則無處世之事業。明哲達人要善擺脫,不擺脫則無出世之胸襟。而賢哲處世,一龍一蛇有英雄肝膽,仍需有菩薩心腸,而後可以有所為,有所不為也。
人人可以為聖賢,人人可以為仙佛,在人有志無志耳。
有志不論在家出家都能修。有志者,在家妻為朋,子為伴,世事不能染,恩愛不能牽;以性命為重,以道德為尊,借住世法而修出世法。
無志者,世事看不破,重其假而輕其其,不知性命生死事大。
我勸爾等,早早看破,難修務必要修,難行務必要行。莫等無常到來,功名富貴不能帶去,就是這個臭皮色骸,埋在荒圻,肉化清風,骨入污泥,何況財物身外之事呢?
爾等既學聖賢,踏人我門,捫心自問?可有幾點堪與往聖比擬?有曾子之孝心?有舜帝之體親?有柳下惠之定性?有魯仲蓮之避嫌?有子路聞過則喜之勇氣?有子路有聞惟恐又聞之切行?有顏回之不還怒?不貳過?有伊尹之以天下為己任?
你們是一群深厚有淵源文化的人,你們更應該負起這種宏揚真理、宏揚道德的使命。因為你們所沐浴的道德文化最深厚。你們想要行萬里路,你們得先須有做聖賢的胸襟。不要只是貪眼前顧私利,當知道世間的變化難測啊!
徒兒當期許自己有聖賢之德,而非冀望有聖賢之位。
希望徒兒們都能夠擇善固執,雖然聖賢仙佛你們己不可能再遇到,但是聖賢仙佛的遺跡是可以追尋的;雖然聖賢仙佛所講的話,你們不可能再聽到,但是聖賢仙佛的史冊,你們是可以學習得到的。
徒兒既想學聖賢,先選好自己所要學的,接近於往聖那一位?起初先從有為人手,慢慢達於無為,有板有眼,道道地地的步其後塵,慢慢才能集大成,修得自性圓明,德性廣被。
心中無雜念,自然清清淨淨。人在苦海中最重要的是什麼?守住本份、安心人定、找回本性、怡然自得、立定目標。
不要天天立大志,要立長志,不要因沒有時間就把它拋一旁,沒有目標而茫茫過一生,趁著此身努力往前走,若無此身時,想辦也辦不成,後悔來不及,天時緊迫不要再沈迷,要積極了愿。
低心下氣為靜、悟、慧;讀書為明理,明理後效聖法賢。
做佛陀有妙竅,什麼是妙竅,拾已為眾第一招,然後嘛!慈悲為懷救迷僚啊!救迷僚!
教育兒女以德化,以錢教子敗名傳,以德傳後萬古流,岳飛孟子及聖賢,爾等當知效古聖,才能使子成名焉。
君子行道,向為磊落。諳世之本體,脫世之韁鎖。輿論大道之闊,不如潛心悟修。
天薄我以福,吾厚吾德以迢之;能知又者,天不能貧;能忍辱者,天不能禍;能培育英才者,天不能孤;徙以身任天下者,天不能絕。
一心一意以古代聖賢做模範,以老祖師做模範,以師志為己志,以天心為己心,效法聖賢仙佛的德性。那怕用走、用跑,到最後都有結果。不怕慢只怕站,最怕向後轉,只要志向不變,像龜兔賽跑,最後烏龜還是嬴,所以到最後一定會有成績的。
如果能夠循著聖賢所走過的路,效法他的事跡,效法他的行為,那你也可以萬世都得到他人的景仰,受人膜拜,配享聖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