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25日 星期三

獲得心靈的安寧

“獲得心靈的安寧”的图片搜索结果

在心靈成長的過程裡,會經歷許多高山與深谷。而在奮鬥之中,偶或有如登峰頂的美妙體驗,初乍嚐心靈安寧的滋味。

一旦清晨我在戶外散步,突然這種感覺來了。頃刻間我感覺心靈前所未有的昇華,還記得我知道已沒有時間和空間的存在與限制,只覺一片智慧光明,好似不是走在地上一樣。四周沒有人,沒有動物,但是每株花草樹木都好像籠罩著一圈光環,每樣東西都像發光似的,空中燦爛金光點點,如斜雨透空一般,這類經驗有時稱作啟明期。

此間最重要的不是所產生的現象,而是對萬物一體的體悟。不僅全人類為一體,現在我更明白,所有的生命皆為一體,包括世界上一切動物植物,包括空氣、水及大地本身。而最奧妙的,就是我們與那無所不在、無所不包,賦與一切生命的祂合一不二。我們通稱祂為上天。

自此之後,我再也不會覺得自己與一切是分開相異的了。我能一次次回到那絕美的山巔,一次比一次維持得久,只有偶爾脫離片刻。

也就是這時,我得到了步行朝聖的啟示。當時我坐在個小山頭上,俯瞰新英格蘭的鄉間。之前一天我曾暫離那合一的狀態,是以當晚對上天這麼想著:「如果我能一直保持在合一的狀態的話,好像就能更有用。因為每次脫離,我的力量就弱很多。」

次日破曉醒來,我又回到了心靈的山巔,感受奇妙特殊無比,我知道我再也不會落回谷裡了。我明白掙扎已經結束,我終於已將自己完全的奉獻出來,找到了內心的安寧。這又是一個不可逆轉的點,不會再回到掙扎裡,掙扎期已經結束,因為你是心甘情願的去做該做的事,不是被迫,沒有勉強。

之後,我的心安靜地與上天同處了一會兒。突然有一個念頭打進心坎,心中升起一股強烈的動機,想要開始朝聖,要以這個特別的方式作和平安寧的示範。

我已見到自己一人走在路上,身上穿著這項使命的衣服。還看到一張美國地圖,標著很多大城市,圖上又似有人用臘筆畫了一條曲曲折折的線,從東岸連到西岸,跨越一州又一州,自洛杉磯到紐約。我立即明白我要做什麼了!而這張圖,正是一九五三年我第一趟步行的路線。

自此,我進入了一個嶄新且美妙的世界,我的人生因一個有意義的目的而充實。

然而,進化的過程並不是到此為止。我在這人生的第三階段裡進步了很多,就好像人生拼圖裡中間主要的部分已經拼好,清楚呈現,不會再有變動,只是四周圍還不停在放進新的。邊緣不停在加大,但過程是和諧的。我一直有一種被一切美好包圍的感覺,被愛、安寧和喜悅所包圍。就好像一個保護層,內心不會為外界所動,帶著你通過一切必須的考驗。旁人可能冷眼旁觀,認為你面臨了重大困難,但是內心的力量總會自然湧現,助你輕易就度過難關。似乎不再有難事了,有的只是平靜安詳自在從容,凡事皆不忮不求、順理成章。這是我學到的很重要的一課。如果你的人生與全體生命布局中你所屬的角色一致,並且順天而行,那麼人生便會充實美好,而且絲毫不覺吃力。如果覺得吃力,意謂你目前所做的超過了你份內的事,超過了你在宇宙整體生命中所該做的部分。

如今,活著是為了「付出」而不是為了有所得。在全心全意付出之時,你會發現,就如同「欲得需先捨」的道理一樣,「有捨必有得」,不僅僅有形的物質,即使是健康、快樂、內心安寧這些最珍貴的也都會自然而來。精力源源不絕,像空氣似的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好似通上了宇宙能量的來源一般。

至此,你方真正的作自己的主人。你那臣服於上天的大我,主宰你的身、心、情。(小我(ego)從未真正作主,小我是被希求舒適便利的身體所主導,被有所求的心、被需要舒發的情緒所左右。)

我能對自己的身體說:「躺到這塊水泥地上,睡著。」我的身體就會聽話照作。我也能對我的心說:「心無旁騖,專心做眼前的事。」心也會聽話,我也可以要求我的情緒:「冷靜,即使面臨可怕的亂境,不可動心。」它就能不起伏波動。有位偉大的哲學家曾說:「步伐與別人不一的人,或許是在跟著另外的鼓聲。」現在,你就是在跟著另外的鼓聲:那更崇高的天性,而非低下的自我。

心靈的成長完成後,你就會了解所有的人都同等重要,在世上都賦有各自的使命,也都具有同等的潛能,只是人人處在不同的成長階段。這是真理,因為我們都有自由的意願,具有是否想完成精神與情感成長的自由意願;許多人選擇不要。你也有是否想要開始心靈成長的自由意願。在你覺得完全自願、沒有任何保留的、願意脫離以自我為中心的人生時,就是心靈開始成長的時候;然而,大部分人選擇不要脫離。不過我自己正是由於這段成長而得到了內心安寧,成為今日和平使者之旅的先前準備階段。

透過神聖天命的眼,可以窺得一切現象的本體,看到創造一切的創造者。那真是個美妙至極的世界!

一九五二年時,我知道該是和平使者踏出步子的時候了。當年,韓戰正如火如荼,麥卡錫年代達到頂峰的那個時代,國會議會認為人人有罪,除非他能證明自己的清白,那時人心惶惑,因此保持冷漠是最安全的。那正是朝聖使者需要邁出去的年代,因為使者的任務就是要喚醒冷漠的人,開始思考。

於是我用所餘最後一點錢,買了傳播信息要用的紙、刻印油紙版,以及第一件背心的材料。雖是我設計的,不過是加州一位女士替我縫製的,背心上的字是一位漆招牌的先生幫我漆上去的。我一穿上,就覺得很棒、很對,馬上衷心接受了它。